回家,是你在部队最后的战役

image

晚上和家人喝酒,好不容易都休假了就自然放肆了些。

推杯换盏间迷迷糊糊想起来一个哥说过的一句话,“希望能像你们一样做自己。”

当时我听得一愣,后来反应过来笑骂他:“滚,我看你最近飞不上还闲得蛋疼。”他白了我一眼,说相比部队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其实他更喜欢回地方挑战一下。

我笑了,他这么说,是因为他没走。

或许有人觉得部队这地方,吃人都不吐骨头,多少人都是踩着别人的肩膀上。可体制这东西就这么神奇,你看到了它的弊端,你看到了它的脓包,你拼命想逃离,可真走那一天却又舍不得。

二大爷退下来好几年了,可上次回来他喝多了跟我说,忘不了曾经指挥千军万马的那种感觉;五叔回地方很多年了,可是前几天,我看他的朋友圈发了一条关于转业安置的消息;二哥复员很多年了,年纪半把,可还是改不了早起跑步的兵习惯:“老板”退役一千多天了,研究生读得好好的,突然跑去做了一本关于军旅的哨位日历……

生活是一段旅程,部队是途径的驿站。我们找到了战友,寻觅了爱人,享受了阳光,也经历了风雨,一路走来,春秋变换、日月交替、跋山涉水、披荆斩棘……
很多人不想离开,不是因为已与社会脱轨,也不是害怕回到地方格格不入,可能抱怨过转业安置的钱不够买房,可能担心过回去后工资低还没有好工作。但其实最舍不得的,是挟裹身体前行的这身皮!

尽管曾经步伐踉跄,但忘不了五公里奔袭时的酣畅淋漓;尽管曾经满腹牢骚,但忘不了曾经在军旗下敬的礼!

原来跟哥们聊过,我说你怎么打算以后在部队的未来,他很平淡地回我:“没打算,穿着吧,这军装穿身上踏实。”

都不打算走,我当时就觉得:好刁,好狠。后来才懂,当你把仅有的、唯一的热情青春奉献给部队时,部队就像是你的恋人。

卸掉军衔、告别军旗,其实是剥茧抽丝、生拉硬拽的一种疼。

突然怀念禁酒令没出的那会儿,连队一晚的聚餐能喝上人家一个饭店一天的销量,一晚上战士们喝了又吐、吐了又喝,因为围着圆桌摆了一圈的,是酒不是菜,随着回忆下酒的,除了泪水还有过往。

部队几天前就包了滚蛋饺子,前天新兵授衔,昨天老兵告别,今天……一直以为,喝着喝着就哭了那都是小孩干的事,说着说着就哭了那特么更是小孩干的事,可这么大人了,真正面对离别时我才看开什么叫“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叫“只是未到伤心处”,“什么叫同袍之情”,“什么叫手足之义”。

曾经穿军装,在哪都是兵;曾经是战友,走哪都有情。

昨天,告别军旗、卸掉军衔;今天,背上行囊、挥泪转身。

“转业、复员、退伍”,这次回家,是你在部队的最后一场战役。

也许所有人会像舍不得家乡一样舍不得部队,而我,只希望接过战友递来的那只烟,弹奏一曲,唱上一首军歌,告诉我的战友,我有一壶酒,尔可诉衷肠。

愿回家这场战役,所有人都打得漂亮、打得出彩、打得光荣、打得响亮!

来源:马甲 一号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