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年前,他考上了北大分数线,选择了中国国防生

image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

饱含激情战斗

方才不负韶华

文| 王永鹏

转眼间,毕业入伍已有七年半。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整理思绪、回望来路。一路走来,慢慢的抛弃所有的年少轻狂和风花雪月,尝尽成长蜕变中的辛酸和苦楚,在爱与不爱中理解选择,在忍与不忍中学会生活,在顺与不顺中砥砺自我。

2009年,告别美丽的中山大学校园,我踌躇满志,带着“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豪迈,誓要在部队建功立业、报效家邦。

然而,骨感的现实完全不是理想丰满的样子,成长的蜕变成为最艰难的试炼。初到部队的那段日子,横刀立马的浪漫主义色彩被直线加方块的枯燥乏味彻底颠覆,自命不凡的自尊心被跑不过的障碍、拉不动的器械击得粉碎,指点江山的豪情壮志被不近人情的纪律要求几乎浇灭,激扬文字的书生意气被内务公差的冗杂琐碎消磨殆尽,我患上了地方大学生在部队所有“水土不服”的症状。

特别是父亲的突然离世,让我的情绪几近崩溃。那段时间,我消沉、迷茫、烦躁,从未那样强烈地想要摆脱一个枷锁,冲破一种生活。

夜深人静的一个晚上,我独自一人站岗,裹着大衣抬头看天,面对天地的辽阔无垠、永恒不变,我思绪飘忽、心生悲凉,开始怀疑当初的选择。

我质问自己,高考成绩高过北大分数线、大学里取得过各种荣誉、活跃在各种社会实践活动中的我,是不是应该选择离开,去选择一家外企或者留学深造,在功利的社会里学着赚钱、在文艺的世界里当个小资?

这样的困顿让我常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无意中看了作家王蒙的自传,我才被那样一个历尽磨难却始终强悍的人生深深震撼了。

王蒙在回忆起文革下放的那段晦暗人生时说,“在那段无忧、无为、无欲、无梦的日子里,仍有一个关键词,有一个思想,能起死回生,化消极为积极,变被动为主动,使无所事事变得意味深长,使虚度岁月变成与时俱进。它是零风险,它不被剥夺,不需恩准,没有手续,不看气候。那就是学习!”

就是这样的一念之间,使得当时看似陷入困境的人生棋局顿生出路,且变得大有可为,也成就了一代文豪。历史地看待我们的时代、我的处境,我竟生出许多的感慨:上山下乡的年代,父辈如我们一样年轻,可却学会了面对生活的风雨,学会了在绝境中寻找生活的意义,学会了保护,学会了争取,学会了承担,学会了在风雨飘扬的年代自我拯救。相比之下,横亘在我面前的这点挫折又算的了什么呢?

image

托马斯·卡莱尔说:“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是啊,谁的青春不迷茫,与其在孤独中自怨自艾,不如在困难前整装前行,像高考一样,为理想再一次孤注一掷,因为年轻,我们缺的绝不是激情和资本。

所以我告诉自己,没有富甲一方、位高权重的家庭出身,我一样可以成功,而且必须成功;我告诉自己,基层就算条件再艰苦,我也一样可以适应,而且必须适应;我告诉自己,厚积才能薄发,艰苦磨砺与事业成功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但它的确是取得成功不可缺少的沃土;我告诉自己,饱含激情的奋斗,为的不是名车豪宅,为的是一种优雅的生活姿态和从容的人生境界。

为此,我开始一边疯狂看书,传记、财经、技术类的书籍我都来者不拒,不仅开拓视野、汲取力量,更收获知识、丰厚积累;另一边疯狂锻炼,穿雨衣绑沙袋背仿真枪,一个MP3一副耳机,风雨无阻。到任职培训结业,武装五公里已经能跑进21分半,3000米也进了12分钟,器械更是从一个都拉不上到能拉十几个,最后还被选派参加了总部5个科目的毕业抽考。这样的成绩虽不算拔尖,但对我自己来说确是莫大的进步,这足以让我重拾信心、找回自我。

事实上,这些积累很快就有了更大的用武之地。2010年底,部队大抓正规化建设,我所在的团作为试点单位承担了各类规范任务,无论是宣传栏还是团史馆都需要更换大量展板和海报,这个重任被赋予给了会点PS、懂点视频编辑的我。

一个月的时间,我设计安装了全团50余个灯箱百余幅宣传海报,对团史馆所有展板进行了图文调整和更换,并开创性地编辑完成了团队的团史录像。这个录像也成为每一批新战士入伍了解团队的必修之课,每当自己的声音伴着团史视频在礼堂响起,内心的自豪感都会油然而生,觉得所有的付出和努力都无比值得。那段时间的夜以继日,换来是的一片肯定和赞扬,也使我得以快速崭露头角、脱颖而出。

2011年,我调入团政治处,从此与政治工作结缘。在政工战线上摸爬滚打的这些年,让我深刻体会到,政治工作是灵魂工程,抓人心管思想,蕴含着润物无声的强大力量。特别是在选调到师机关,成为一名组工干部之后,这种体会越发强烈。
做文章写材料不仅需要“一字之失,一句为之蹉跎;一句之误,通篇为之梗塞”的严谨细致,更需要标定方略、引领方向的思想高度,因此我丝毫不敢懈怠。

在这个磨碎筋骨、耗尽心血的行当,我常常以“戎装在身,为社会福、为邦家光”的理想激励自己,常常以“文债在身,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的精神督促自己,因为坚信勤能补拙,所以加了不少班、熬了不少夜,捱了不少难以名状的孤独和痛苦;因为坚信劳必有获,所以多学一些,多做一些,确实看到难得一见的“风光”和“景色”。

回顾这些年的工作,虽不是件件满意,却也能事事尽心,一些材料被首长肯定,一些做法被上级转发,一些研讨被杂志刊登,一些浅见被党委采纳,虽风雨兼程,却收获颇丰、进步很大。我也因此得以提前从正连职晋升为副营职。

回想起来,那些不眠不休、点灯熬油的日日夜夜教会了我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想抓住机会就要扎扎实实地积累,要想收获成长就要认认真真地付出。

image

硅谷传奇人物、Facebook的二当家桑德伯格曾说:“最终塑造我们的,是我们所经历的那些艰难时光,而非浮名虚利。我们所经历的每一次挫折,都会在灵魂深处种下坚韧的种子。我们记忆深处的每一次苦难,都会在日后成为支撑我们走下去的力量。”

在经历了父亲的突然离世、初到部队的彷徨迷茫、进入政治机关的风雨彩虹之后,我对此深信不疑。我相信,适逢风清业正、实绩取人的好时代,所有受的苦、吃的亏、担的责、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我们前行的路。

当然,没有人能孤身抵达成功的彼岸。作为一个“资深草根”“异乡异客”,家中无庙堂之人、部队无老乡半个,能早早进入师机关、提前得到晋升、顺利走到现在,除了自己的努力、战友的帮助、家人的支持,更多的是组织的关心厚爱与首长的提携点拨。不曾忘记,父亲去世之后,在我最无助最黑暗的那段日子里,团干部股长给我的真心安慰和热忱帮助;不曾忘记,在备战正规化试点任务最繁重的时候,团政治处首长一眼没合陪我加班给我提神的那三天两夜;不曾忘记,在我面对留在师机关还是去当指导员的犹豫抉择面前,老科长与我语重心长的那通谈话;不曾忘记,在一次加班到深夜疲惫到顶点时,政治部首长在微信上与我敞开心扉的勉励与鼓舞;不曾忘记,在一次次推敲材料、一次次探讨工作中,师党委首长的耳提面命、言传身教……

这样的情形还有很多,他们影响着我,改变着我,正是这些低迷时的援手、青涩时的扶持、关键时的点拨,让我这个小人物在大社会的洪荒中找到了位置,让我在部队这个大熔炉中保持了性格中最宝贵的棱角和锐气,让我始终守住了精神上的自由和人格上的独立,让我得以遇见更好的自己。

罗曼罗兰说,生活中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在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青春注定是残酷的,成长的道路不可能一片坦途,即使荆棘满布,这也终究是我选择要走的路。唯有时刻饱含激情战斗,在未知里快乐地生活抑或迎难而上,才不负这个时代,不负此生韶华。

来源:一号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