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恋中的姑娘,都是小仙女

从戎军考

image

▲图片来源网络

军恋中的姑娘都是小仙女

“我们都说过刻薄的话,也爱过不适合的人,更走过奇奇怪怪的路,最后我们都变得完整,也不再后悔莫及。”——病房

1。

本是在家养病,却被几个女人拉着聊天,每天都在群里说几句已经成为几个人的习惯。

于是我心血来潮,说要写一写她们的故事,只是单纯的夸夸她们而已。

苏苏是我认识时间最久的一个,而她与凯哥的恋爱史也是我见证的最多的那个。大一被凯哥勾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说起她,我是佩服的。她是标准的天蝎女,那一副傲娇的样子和敢爱敢恨的脾气,也是对了我的胃口。为什么佩服她,因为论辛苦,她一点不比其他的妹子轻松。

从成都到西安,又从济南到北京,到现在的济南到泰安,那一桌子的车票,是最好的证据。

大学时候,我兼职教法语赚外快,她躲在寝室写代码赚路费。攒够了钱,不是找个时间买张票就过去,就是给凯哥买点好吃的。后来为了让凯哥长点肉,她又跑去西安边复习,边做好吃的送去。

那几年,凯哥宿舍的少年们痛并快乐着,忍受着几万点的伤害又借着光蹭点好吃的。如今凯哥已经工作,距离在变,但她依然来回奔波,车票依然隔段时间就增加一张。

记忆中的她,娇小却永远有用不完的活力,背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保暖的衣服,跌打损伤的药,能解馋的肉干,赶几个小时的路,再走一段山路,只为见见爱的人。有时候看着她,我会想到周总理与夫人邓颖超情书上的一句话: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2。

左儿是我为了方便叫习惯的,她明明是一个温柔恬静的白衣天使,却硬生生的活成了叛逆少女般的女汉子,养花逗猫,明明有一颗萌妹子的心,却偏偏生了一张刀子嘴。

她的男朋友叫莉莉,我们几个一致公认莉莉是个好脾气先生。左儿说:“当年我们恋爱,是最不被看好的一对,然后现在当初看好的却分开了。”说这话时丫头的语气,也是没谁了。

因为她说,当初好多人觉得她脾气不好,太强势,时间久了莉莉肯定也会忍受不了。但他们好像忘了,她们不说她,他们也不说莉莉。她好不好,莉莉自己知道就好了。她可以对很多人和善,却可以在莉莉面前任性的像个孩子,她永远说着去看对象一趟远死了麻烦死了,却依然拼死的加着夜班只为了能有几天假飞去甘肃看莉莉。

在她知道我要写这篇文章时,对我说一定要把她写的完美点,莉莉写丑点也没关系。我说:为了莉莉的奉献精神,我一定把莉莉写的帅气点。

虽然是玩笑话,可是在我看来,美丑又能如何,在爱的人心里,你再丑都是美的,别人再美也无心。

3。

欣欣是我在群里认识的。男朋友豪哥跟我家大树先生一届。

这是一个不说话让你眼睛一亮的淑女,一说话就觉得自己看走眼了愤青女青年。做事永远简单干脆,世间万物就只有看的顺眼和老娘就不能忍了两种,就是这种直爽的可爱性子,豪哥依然爱的不行。

欣欣在西安,又一次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去看豪哥,豪哥却因为天气预报的一场可能有大雪的报道而取消外出。

没见到男朋友,她那个暴脾气,也是忍了又忍。委屈吗?又不是从床上到厕所这么近。想哭吗?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后来我们陪她聊着天,问她心情好点没,她说:“好了,一个人买了个全家桶,咬牙切齿吃完然后就没事了,现在正坐着火车滚回去。”

这可能不是她第一次被放鸽子,一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然而咬咬牙也过去了,当然了,没有什么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嘛,如果有,豪哥一定会多请你几顿。
爱情里,哪有什么脾气好脾气坏,又哪有什么讲理不讲理,不过是就是理解和包容。她说:“其实特别羡慕那些豪哥的战友们,因为他们可以朝夕相处。”

4。

为什么娶了一个姑娘,叫媳妇,大概就是想告诉自己要惜福吧,我也喜欢七叔这个解释。

一个姑娘,跟你一辈子,有口热饭,有个热炕头,有句暖心话,她要的不多,这一切跟她所付出,不值一提。

你只要多用心站在她的角度替她想想,那个时候,你会特别感谢,有一个姑娘,给了你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生,这人生,很世俗,但是,很温暖,一家三口或者一家四口,大手拉小手,紧紧握在一起。
“你知道,为什么,有些男人,很容易被诱惑打倒?因为他身后无人。为什么,有些男人,像是不倒翁一样,永远打不倒?因为他的背后有老婆和孩子在撑着他。”这是我听过最实在的话。

军恋中的姑娘都是小仙女,因为她们在每一次奔赴爱人的路途中,永远都精力满满不会嫌累;她们随时都能变出一堆的好吃的,又随时都能送上各种膏药。

所以啊,兵哥哥们,你瞧,大雄有他的哆啦A梦,小智有他的比卡丘,而你们也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小仙女。

所以如果啊,哪一天你们吵架了,或者你觉得被她们气到了,可不可以先不要急着发脾气,因为小仙女也有累的时候,也有魔法失灵的时候啊。

那么不如就想想那些她们可爱的瞬间,想想那些温暖你让你觉得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的记忆,想想那些以爱为名的神奇的魔法,都是因为爱才得以发光。

然后给他们爱的抱抱,因为那就是她们能恢复魔法的钥匙。

最后问候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小仙女,还有小仙女的那个他。我知道你们会看到,且有我认识的朋友,还有不认识的。与文中的几位打赌,她们说知道她们的人不多,我说会有人知道的。那么,若你知晓,可不可以帮忙转发。希望散落在天涯的我们,不孤单。

——想想

来源:一号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