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的终极疑问:为何而战,又去向何方?

image

士兵的终极疑问:为何而战,又去向何方?

周末休息,特地到电影院看了李安导演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住的对面就是电影院,为了看IMAX的影音效果,专门跑到华侨城欢乐海岸中影国际影城。

先说观影总体感受,值了! 不愧是大师级的大家。

李安有这种魅力,通过人物面部细节刻画,快速代入画面场境,让你身临其境,从而最终达到感同身受。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概况:19岁的德州士兵比利·林恩,被派往伊拉克战场,与其他七名突击小队成员,在伊拉克与当地反对武装进行了3分43秒的激战,机缘巧合成为伊拉克战争中的国家英雄。
比利·林恩与战友一起被召回美国进行巡回宣传,被邀请参加一场感恩节橄榄球公开赛中场表演的过程中,比利·林恩经历了人生中最荣耀又最糟糕的一天,但比利的内心却充满了抑郁和挣扎,战争场景更成为了他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伤痛。

战争类影片,有其独特的魅力,一直占据影片类市场很大的比重。此类影片拷问人性、勇敢对比懦弱、团结对比自私,让人唏嘘、让人担忧、让人恐惧。

我从19岁入伍到新疆武警部队,一直在反恐一线,看中场战事,确实有很强的代入感,新疆也是多民族聚集区,和中场战事的环境非常像。

李安电影镜头,时刻都在追逐让你快速代入,这些从战场上下来的大兵,在加长豪华车上快速代入战车上;舞台上烟花和战场炮火的交相辉映;因为纠纷与工人打架时和战场上敌人的生死相搏,这些镜头的快速切换,让人恍然进入一种同脉搏共呼吸的意境。

军人的终极疑问,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代中国军人就是只识弯弓射大雕,把自己最好的年华用到了弯弓上,但从未射大雕,中国已经和平了太久,和平太久,别说打仗了,内部的反腐仗,就是一场硬仗。

一名军人长期在和平中,从军人的职业来讲是悲哀的,没有经历过战场,怎么能说是军人哪?但从人性来讲,生命只有一次,尊重生命也就是尊重人性,凭什么让军人为小团队的私利益,牺牲自己的生命。

记得在军营中,到巴音布鲁克高原冬季驻训,晚上帐篷外风雪交加,穿着棉衣、钻进睡袋、盖上2个被子,晚上都能冻醒,冷的睡不着,缩在被窝里看了战友一直推荐的美剧《兄弟连》,从觉得热到汗水慢慢流下来,又到心冷了,《兄弟连》把战争的残酷和血腥,淋漓尽致的展现在眼前。

为什么战场不是军队政治教育课上讲的那样,让19岁的自己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
战争是用血腥的残忍争取平稳的祥和,这种天然的矛盾,怎么能不让年轻的战士充满困惑、充满疑问。

如果战争能够自圆其说,还能让战士在以后的生活中,找到当年拼杀的理由,要不就只能,活在自我建构的圆点之中。

繁华的社会,总会让你感觉格格不入

战场上走下来的战士,回到正常社会有很强陌生感,长时间无法适应平静的生活。紧张了太久,就忘记了如何放松。

为什么这些战士,特别容易出事,就在于看到了生命的极度脆弱。这会有二种后果出现,一种是对生命的尊重;另一种是看破生命,就容易不在乎,看轻自己的生命。

中国的军人,其实也有这种不适感。军队为了保证强有力的执行力,从你进入军营的第一秒开始,所有的教育都围绕“服从”这二个字展开,希望其不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有自己的判断。这种教育出身的人和多元的社会,一定会有较大的不适感,不主动不是不想干,是军队教育就是让你知道应该站在什么“位置”,不能越位。

人在苦的地方时间长了,会觉得放松自己、享受生活就会不习惯,那种格格不入,会让你想早点回到军营。

终要回归,到底靠什么立足社会

和平时代的战士退伍后,何去何从,就摆在这些年轻的战士面前。经历过战争的军人,一生都难以走出那些画面。

社会的发展,更强调知识、主动、创新,这些是现代军人缺乏的。近年来,大家能在不同场合看到招兵的宣传,说明国家招兵是个难题,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越文明的社会,年轻人思考力越强,越关注自我就越不喜欢进入军营这种环境。

军人也常说,2年的义务兵对人影响稍小一点,只要超过2年以上,那影响就非常大了,毕竟价值的形成期,是在军营教育下建立的。

退伍军人在就业市场上,真正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多年教育形成的超强执行力,对职业的忠诚,比较正的价值观或者在我看来比较稳定的价值观,做事有底线,这些是公司老板比较看重地方。

退伍军人,选择岗位就要结合有这些特点的工作去做,比较容易快速上手,先就业后择业,最终找到发挥特长的工作;先学习、先适应,再找到创业的机会。

退伍军人需要引起重视,重点改变的就是学习力的提升、创新的思维、规则内的变通,多一点风趣幽默,不断挑战自我,多做一些以前没做过的事情。

不管何时,都应该尊重军人,因为这是一个拿生命相搏的行业,因为有军人的存在,才能出现实力博弈下的平衡,才能带来和平的生活。

本文作者:微鸣艾特羊 |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