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恋』我弄丢了手链,那是我懵懂青涩的青春

从戎军考

『军恋』我弄丢了手链,那是我懵懂青涩的青春...

我把我的手链丢了

那是一个像今天一样百无聊赖的冬天,夜幕刚刚落下,手机就很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快下楼、快下楼,我马上到你家楼下了,我给你个东西”。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催促声中带着几分欣喜。不用怀疑的是,我对她的话一向是很顺从的,于是我温柔的嗯了一声,抓起那件熟悉的大衣,匆匆下了楼。

寂寞的路灯把远方的夜空照亮,霎时觉得原来天气也没有那么寒冷。

不多久,远方的路口浮现出她的身影,如同往常一样,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她便像一只小兔子一般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扑进我的怀里,撒娇似的将那冻的白白的小脸蛋埋在我的胸前。良久,待那小脸蛋也终于恢复了原本的红润时,她才抬起头,弯着眼睛甜甜的看着我。

“嘿嘿,送你个礼物,快拆开看看”她忽然笑着说道。说罢便腾出手把礼物举到我的眼前。

我诧异了一下,这没过什么节啊,送什么礼物?但是看着她那期待的眼神,我便没有多说,接过了盒子。

拆开精致的包装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根红色的绳子,在那上面套着一只金色的小猴,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我皱了皱眉。

“花了不少钱吧?”

“没关系,都是我攒的钱。今年是你本命年,你又刚去军校半年,听你口气,天天都在烦躁。你看这只小猴子用两只小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就是我要告诉你,不管别人怎么说,你也不要怀疑自己......。”

她一向如此,对我讲起话来,可爱又机灵,像个小孩儿一样,却又要摆出一副照顾我的样子。

我深爱着她正如她这样深爱着我一样。

那个假期之前,正是我最不顺的日子。大学刚毕业的我,就按照惯例走进军校参加培训。年少轻狂的我总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但又被条条框框所束缚,很憋屈,总感觉也没人赏识,更是苦恼一个又一个“反人类”的制度,我甚至分不清了对错是非,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而她正是我坚持着这一切的希望。

她曾说要等我三年,三年后要我驾着七色彩云去娶她。而我低头掐指一算,三年后似乎可以考学,等我回来上学,那不就可以娶你了,靠谱,但是这七色彩云……确实得想想办法呀。

她噗嗤一笑说成交。

这段恋爱的帷幕就这样缓缓拉开。如同每个异地恋故事开始的时候一样,为了爱情,所付出的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那晚惜惜相别后,我把那只小猴子一直带在身上,整个冬天我都不曾放下。

很快,假期结束了,我又踏上了返回军校的旅程,也如同我第一次出发时那样,她哭花了脸。我傻笑的喊道“不哭,我很快就又回来了。”她哭着鼻子骂道“你管我哭不哭,我就哭。”

我回到了沈阳,而她留在了西安。

天气预报讲,西安今年又是个暖冬。而我们也就这么暖暖的把冬天挨了过去。

闲暇时我会抽空放下书本,拿出我为了和她联系而私藏的手机,熟练地敲打着键盘:

“干嘛呢?”

她总会立马回复:“想你呢呀。”

然后暖心的一直聊到很久。

春天都快要过完了,而沈阳的天气却好似愈加寒冷了起来。

整整一个月,身处军校的我仿佛是领导突然发现的新大陆一般,欣喜的开发着,运动会、排节目、篮球赛、微电影.......忽然间,自己从曾经的无所事事也变得充实起来,同时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能够偷偷的摸起手机,熟悉的敲打着键盘。

“干嘛呢?”

“....没干嘛。”

“忙着呢?”

“……”

这样的对话最近一个月我门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我耐下性子发了一句:

“我今天录了个新视频”

“哦”

“我听说西安下雨了,冷吗?”

“恩”

“这两天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

“那我给你说个事。”

“ ”

终于,连回复也没了。

我忍受不了了。

我心如刀绞的拿着手机,把那个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的数字,小心翼翼的按了出来。
“......”

“.........”

沉默是陌生的主旋律。

“所以你想怎样?”我开了口。

“两个选择,要么现在退了,要么算了吧你。”

“你不是说三年呢么?”

“那是刚开始说的,你还真信了。”

“随意吧.......”

我删掉了微博,点黑了头像。用我认为的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把自己与外界隔离。她影响到我了,她在托我后腿,我不会低头的,我不能让她影响到我现在的一切,我要努力......

我把她深埋在漆黑的心底,再用一块大石头牢牢压住,我要忍住,我不能去想,也不能提起……

她从我的世界消失了。

我回来了,半年的军校生活又这么悄无声息的溜走,短暂的假期也随之来到,短短的七天时间,我见了不同的好友,吃喝玩乐,诉说着自己的苦,又笑骂着之后的翻身仗。欢笑过后,心底也照进了那么一丝光芒。

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忍住,在假期最后一天我把电话打给了那个深埋在心底的人。

如往常一样她曼妙的从远方走来,还是那么醒目,像一道阳光一般印染了周围的景色。

简单的寒暄,开着几句只有我们熟悉的玩笑,她笑得依然美丽。只不过坐在饭桌的两侧,让我感到熟悉而又陌生。

饭毕,我怕自己会忍不住难受,怕自己拾不起自己那可怜的自尊,便匆匆装着样子说:“你该回家了吧?我一会刚好还要去找个人。”

“恩,那你要加油哦,好好干。”

“我晓得。”

“那拜拜了。”

简单的几句不带修饰的对话,结束了这艰难的一天。

终于马路边上,我脸上挂着微笑默默地看着她上了那辆熟悉的715路公交车。我知道我心有些疼。

挥挥手,再见。发动机的轰鸣声也顺景的响起,好像在跟我道别。

车走远了,我愣愣的看着远方。“诶?好像没有让她一个人坐车回家过吧?”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呢喃着。

今天我却把我那根手链给弄丢了。

我已经来到部队四个月了,那个小猴子一直静静的呆在我的衣服兜里,但是今天它却突然消失了,我翻来翻去,把所有的可能的地方翻了个遍也没见到它。

烦躁充斥在我的周围,我一时间也懒得再动了,只好点了根烟坐在窗边,苦思冥想着……。

良久,楼下的哨音把我从梦中叫醒。这时我才发现,窗外的月亮早已悄然升起,照亮了这寒冷的夜晚,我眯着眼睛看着那远方的月亮忽然觉得西安的月亮原来比它要圆的多……。

“罢了罢了,丢了,就永远也找不到了。”我呢喃着起身,拾起丢在一边的腰带和帽子,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向楼下走去......

★关注兰色,倾听军营那些事儿★

来源:marlboro 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