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当兵三十而立,炊事班一哥老祝要走了

image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又是一年退伍季,又是一年离别时。看着这些卸下军衔的最可爱的战士,更多的是不舍和祝福。

老祝是这群人中最为特别的一个。十二年前,怀揣着对军旅的憧憬和向往,这个贵州大汉从黔南山区来到部队。因为体能好,力气大,新兵下连,老祝被炊事班长要走了。就这样,十二个春秋一眨眼过去了,养过猪,种过菜,炒过菜,做过饭。从第六年开始,老的炊事班长离开之后,他就成了炊事班的一哥。每次开饭,老祝都会站在餐厅门前对大家笑,吃过饭他总会到各个桌去问一声:饭菜怎么样,量够吗?因为他的周到服务,大家就叫他天官,大家说民以食为天,老祝就是管这个的,所以就叫天官了。老祝似乎很乐意大家这么称呼他,每次总是愉快地答应着。

一周前,老祝每天晚饭后除了完成应有的工作任务之外,我发现他喜欢坐在炊事班门前的台阶上,在夕阳的余辉中吐着烟泡,时不时还露出了微笑,似乎运到了什么开心的事。上周三,单位组织士官选晋人员考核,老祝拼了命,三十岁的人了,五公里却跑了第二名,到达考核线的那一刻,老祝晕倒了。看到这些,我似乎明白了老祝的心境,他在渴望成长为四级军士长。

前天去机关办事的时候,听机关的同志讲,今年士官选晋压力非常大,竞争非常激烈,可能要达到百分之七十的淘汰。晚饭时,才得知老祝要走了,全营的兄弟都非常惋惜,都倍加珍惜这最后的美餐。

晚饭后,老祝一如既往在台阶前吞云吐雾,我看着他在夕阳中深思,构成了一幅最美的落日画卷。我猜测他应该在回忆十二个春秋的甜美记忆和辛酸悲苦。我走过去,老祝甩了一支烟过来,我安慰老祝:祝班,可惜了,真遗憾。老祝笑了笑,吐了一口烟:不遗憾,十二年了,我从十八的壮汉,都成了三十而立了。外边的世界那么大,我该去看看了。真的,当了十二年的兵,我已经很满足了,没有遗憾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老祝继续他的吞云吐雾。

晚上点名后,我去找老祝,想珍惜这离别前的时光,再和他好好聊聊。进了他的屋子,一个老兵含泪在里面坐着,我有点诧异,问老祝:怎么回事啊?老朱说:没事。然后转向那个老兵:兄弟,不用感谢我,我走也不是因为你,你回去吧,这不我来客人了。那个老兵转身离开了。

我和老祝又在一起吞云吐雾了,交谈中我才知道:以老祝的考核成绩完全可以留下。但是,他却选择了离队。我问老祝:我知道其实你很想留下,可你还是选择走,是不是因为刚才那位兄弟。老祝摇摇头:说实话吧,我原本也想留下来,可后来我还是选择走了。也许说出来大家会诧异,其实十二年了,我在这个院子里待了十二年,我对这里的感情没有人比我深。可是正是因为我爱这里,我爱这身军装,我才要走。自己什么样,自己最清楚。今年为什么晋级压力大,都是改革的原因嘛,说实话,不改不行啊,可改就要有人走。我是初中学历,再加上这些年一直在炊事班,走了影响不大。

小刘不一样,他是大专,又是老班长了,他留下比我强。看着烟雾缭绕中的老祝,我没想到一个退伍老兵的内心世界是如此的光亮。我说老祝:你可以,你真的可以。老祝笑了:可以什么呀,明天最后再上一会灶台,我就打道回府了。

上午到火车站送别,小刘的眼泪就没停过,我抱着老祝许久不愿松开,看着渐行渐远的列车,我祝福老祝一路顺风,前程似锦的同时,也深切感受到了改革原来就在眼前。也许谈不上惊天动地,也许谈不上轰轰烈烈,但是老祝让我看到了一个基层战士的担当与胸怀,也许这才是改革的动力所在吧。真心祝愿每一个像老祝一样曾经把最美好青春献给部队的老兵一切顺心,再创辉煌。也真心希望每一个留队的兄弟能不负期望,为改革担起一份责任,为改革尽一点绵薄之力。

原创 2016-12-03 血色信仰 兵部来信

本文作者:血色信仰 |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