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爱这座军营了,所以我选择离开

老兵退伍

今天晚上送走了曾经和自己一起在同一面军旗下庄严宣誓的H,我的同年兵,一个被准转业的正连职干部。乍一回首,在军营已经走过了12个年头。三年的战士、四年的学员、五年的干部生涯,自己这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洒在这片热土上。回首12个春秋的时光,说光辉岁月,言过其实,说有苦有累,实话言之,说不负初心,恐不敢自认。

今晚的饭局,没有过多的人,就我和H。因为是最后的宴席,我和H都特别珍惜。酒过三巡,气氛上来了,情绪也高了,话匣子自然也就打开了。H自然而然情绪很激动,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弟呀,时光的车轮真快呀,一眨眼12年就过去了。还记得当初踏入这个营门的时候,我们多么年轻,18岁的时光,风华正茂,一腔热血,立志要在部队干出自己的一片天地。这么快就到了脱下军装的那一刻,到了离开的时候……说完泪水止不住地流。

我的双眼也模糊了,这个曾经和自己一起成长,一起受罚,一起考军校,一起从战士成长为干部的兄弟就要离开了,我怎能不伤感,怎能不悲伤。但是对于他的转业,我到现在还不太懂,为什么他对这片热土爱的深沉却又选择转身离开?禁不住还是问他了缘由。

H流着泪告诉我,兄弟,我对这身军装的感情没有一个人能比,12年了,你我从新兵蛋子到连队主官和机关干部,对这支部队的感情你应该理解,我正是因为太爱这支部队了,所以才选择离开。

我有点不解,为H点了一支烟,等待着他解开谜团:老弟啊,说句实话,我之所以走,是因为我已经丧失了自我,已经不再适合这支部队了。我抽了一口烟等他继续,当战士那会,我们的梦想是什么,是考军校,戴星星,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当初是怎么拼的,每天训练冲在最前面,每次五公里考核,第一第二非你即我。

晚上呢,再疲惫,也要在岗灯下复习文化课,有时候太困了,就靠着墙壁眯一会。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最终我们去了梦寐以求的军校。在学校,由于咱俩都是初中生,底子薄,为了能顺利毕业,学习多拼命,四年没有一个晚上不加班。面对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我们是多么珍惜,最终四年不也是全优学员走过来。H的话勾起了我对往昔的无限回忆,往事一下子涌上心头,这一切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

H仰头空叹了一声,继续:可是呢,兄弟,你看我现在都是啥样了,当了干部以后,特别是近一年来,自己感觉自己完全负了当年的初心。训练中满足于过得去,干部考核追求过得去,工作满足于不出事。每天充斥于脑袋的是什么?是哪部电视剧还没看完,是什么时候再去聚个餐,是和谁一起打打球?终于有一天,我翻看入伍时的日记,觉得都不认识自己了,自己还是当年那个渴望部队建功立业的自己嘛。

H伤心地道:现在训练苦一点,工作多一点,事情杂一点,就不情愿,就发点小牢骚。看了当年的日记,自己难受极了,自己悔恨极了,可是也就仅限于当时清醒,过后依然对电影、牌局念念不忘,魂牵梦绕。有时候夜里想了很多,明天一定要换条路,可第二天却依旧走老路。就这样恶性循环,麻木后悔恨,悔恨后又麻木。

年初的时候,看到改革越来越深入,自己是恐惧的,是郁闷的,是空虚的,作为一个12年的老兵,我觉得:虽然自己的青春丧失在了自我的麻木中,但是对这面军旗的热爱却永久不变。我之所以走是因为自己感觉自己不适应了,说大一点,我们要实现民族复兴啊,军队不强不行啊,我们得为自己、为子孙负责啊,既然自己已经麻木了,不能有什么贡献,也别拖后腿吧。说小一点,走了到外边没有了供给制的依靠,壮士断臂,总会清醒一点吧。于公于私,我都觉得要离开,虽然我内心深处永远热爱这片土地。H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临走时,H劝我,老弟千万别重蹈我的覆辙,别丧失在麻木中。

饭局结束,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陷入了深思:军改正在深入,这支部队必将走向强盛。每一个军人都应该在此次关头深思:自己的当年初心是什么?自己从军时的铮铮誓言在哪里?现在的自己是不是已经丧失在自我的麻木中,已经成为改革的绊脚石。但愿大家能和自己谈谈心,不要忘记最初的内心,不要忘了从军的抱负,不要让青春丧失在自我的麻木中。

本文作者:血色信仰 |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