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工资涨了改革来了,我想起了中途离开的你们

从戎军考

部队工资涨了

时隔一年,帝都再次召开军队改革会议,毫无疑问,这次会议将载入史册。

这次会议关于人们期待已久的脖子以下改革,这次会议关乎部队作战力量编成,这就意味着要涉及到一些列的裁撤、并改和优化组合。

比起工资的提升、军官转文职等军改信号,我更加关注在强军征程上的人,特别是那些同样拥有强军梦想、却在中途离开的人。

因伤退学的赫哥:堂堂七尺之身愿许国,奈何国不与我

从学员到军官,一开始我以为自己没学会与人相识,到后来我才发现与人分离才最难学。
赫哥是军校同学,我们一起熬过了大一的新训,熬过了大二的升学考核,熬过了大三的连环不断考试,最后,赫哥却倒在了毕业的前夕——大四。

由于长期大强度的训练,赫哥的腿在大二就出现了不适,但还不是经常性的难受,加上大二学员地位太低,医生也不愿意开出转诊单让他到大医院去确诊和医治。

顶着伤病,赫哥挺过了大二的升学考核,但是腿上却越来越明显,在大三升学考前夕,赫哥终于获得了去到大医院转诊的机会,而此时医生却问他,为何拖这么久?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吗?

很明显,情况不容乐观,可以说是很糟。

最终诊断的结果是十字韧带撕裂。

这样的伤病对于军人而言,大多数情况下就是军旅生涯的终结。

对于即将迈入大四的学员而言,无疑是致命的,完全是一种厄运。

而赫哥也只是普通人,自然是难逃厄运。

即便拖着那条老残腿,他还是跑完了五公里,跑过了四百障,顺利升入了大四。

大四开学不久之后,学校并没有给赫哥任何机会,直接启动了病退的程序,也就是因伤退学。

得到退学通知是那天是9月18日,早上得到通知,马上收拾东西,办理手续,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月色朦胧。

而赫哥也踏入了他曾梦寐以求的猛士车,这辆车会载着他去北京南站。

据说,用这辆车送赫哥还是营长争取的,因为他知道赫哥一直想体验体验坐猛士的感觉,赫哥自己或许也想不到在军旅生涯的末尾“梦想成真”。

后来,听营长说,那天猛士在校园里绕了一圈,坐在车上的赫哥哭的像个孩子。

赫哥自己也在朋友圈写了那句“堂堂七尺之身愿许国,奈何国不与我!”

而那也是上天送给我们这批同学的一个“9.18”。

摊上裁军的云哥:从军17载,老兵舍不得脱军装

云哥是一个从军17载的老兵,去年退役。

下面是云哥对自己17载军旅生涯的总结:

2年从师,5年班长,12年为文——收获:教出2名博士、2名军官,30多人次转士官、入党,生成基层史料百余万字;

2年入门,10年磨剑,7年耕耘——收获:撰发2000余篇文章,2300000字见媒体,200000字专著出版;

17年坚守,6年编辑,20余次军事行动——收获:编发将士稿件2万余篇;总部表彰6次,军区表彰8次,军师旅表彰23次;

这么优秀,能让他离开,只能有一个原因——裁军。

而对于他的离开无论内心多么不舍,我们谁也无法非议,只能送上自己的祝福,我还记得自己当初是这么说的:

这是一名老兵在退伍前夕所作,可以看成告别演说,亦可以当作军旅感言。回首来路,感恩、成长、梦想是关键词,展望未来,坚守、努力、拼搏是解说语。感谢您的倾情付出和不懈努力,让我们见识到了一名士兵所能达到的高度,给所有人树立了榜样!

作为兄弟,多希望您这次离开只是小憩,醉一下再挑灯看剑,梦一回再吹角连营;

作为战友,多希望您脱下军装只是梦境,醒来之后,戎装依旧,依然会带吴钩、巡关山万里。

科尔沁草原上的战车怒吼,你听到了吗?那里面没有遗憾与悲伤,是为你奏响!

因公牺牲的明哥:尽心尽力不畏难,为兵为军谋打赢

明哥是我的副连长,为人正直,工作负责、用心。

在基层副连职干部普遍闲的蛋疼的情况下,明哥矢志做一个不一样的副职。

所以当连长因为考核比武任务离开连队之后,他没有像其他连队的副职一样,把所有的事都推给指导员,而是负起了自己的责任。

那份责任不仅仅是副连长职责,更是一名军官对一支军队的责任。

突然,连队接到了外出抗洪的任务,副连长和指导员带队出发。

作为代理的军事主官,明哥在任务当中永远都处于最为危险的地方。扛沙包,他先来,并且总比别人扛的多;要堵漏,他先跳,常常是第一个下水,最后一个起来。

因为对年轻的士兵,这个90年的大哥在出发之前,有过承诺。任何时候,哪怕前面是火坑,他也保证自己第一个跳进去,最后一个爬出来。

可是,老天不会总是那么照顾他,哪怕他是我们心中的好大哥,是军队的好干部,是人们眼中的英雄。

在抗洪任务快要完成的时候,明哥因过度劳累,倒在了加固好的大坝上,再也没有醒来。
这个事情,单位没有大肆宣传和报道,是因为想给一名忠诚卫士最为真诚的尊重——让逝者安息。

就这样,胸怀强军梦想的明哥同样离开了我们。

当初的梦想终将实现,为当初的你却不在身旁

强军征程上,离开的人还有很多,有些如雷贯耳,杜宏、申亮亮、李磊、余旭;有些则默默无闻,如赫哥、云哥和明哥一般。

强军梦想,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梦想,而伴随其中必然存在这个世界上最为悲伤的事情——当初的梦想都实现了,但是当初的你却不在身旁。

强军征程上,裁减、走留、牺牲、生死,在所难免。

改革必成,强军梦想终将实现,在这条路上曾经奋斗过却离开了你,你们,每一个人,或许是转战他处,抑或是离开去了天堂,无论在哪,在这个脖子以下改革即将启动的时候,我祝你们在他处安好。

只管播种,不问收获;但行实事,不问前程。

感谢你们的倾情付出、咬牙坚持和耐心坚守。

王师北定中原日,诸君莫忘告前人!

来源:兵部来信,本文作者:KenShin |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