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侄子想当兵体格不合格,他该如何选择?

从戎军考

当兵体检不合格怎么办

他吧嗒吧嗒地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抽着烟,烟灰缸里已经有好几根烟蒂了。下班回来有些晚的妻子给他掐灭了正在吸着的烟。平时他是不吸烟的,单位的同事、朋友给他递烟的时候,他都是礼貌地摆摆手。今天他一定遇上难题了,才会让他举棋不定。屋子里的严味很重,呛得妻子咳喘连连。妻子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的眉宇间似乎在做着最痛苦的争斗,看样子他很为难。

他仰躺在沙发上,嘴里发出一声长叹。妻子就那样怔怔地看着他,不说一句话。妻子知道有些问题是军人的党性问题,不能随便打听,如果他想说一定会告诉自己的。到武装部长这个位置,妻子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满面愁容。沉默了半晌,他把自己郁闷了半天的心情告诉了妻子,妻子听了也替他犯起难来。

原来,中午的时候哥哥来找他了。侄子到了征兵的年龄,大哥想让侄子去当兵,按理说这是好事。可是,侄子先天发育不足,个头不够1.60米,这直接触犯了他的底线。身为武装部一把手的他,年年都在为国家选出一大批优秀的大兵。学历和身高的各种把关都极其严格,有些滥竽充数的混在里面也都被他在最后的时候挑出来。他挑剔的时候铁面无私,毫不留情,同村的乡亲曾经说他不近人情。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若是有不合格的兵混在里面,部队的首长也会毫不客气的批评他们。这些年,偶尔有同村的兄弟姐妹找到他,让他通融通融,都被他一一拒绝了。可这次居然是自己的亲哥哥找他,他忽然犯起难来。

爹妈在他七岁的时候,相继去世了。哥哥又当爹又当妈,拉扯着他这个弟弟。有口吃的哥哥舍不得吃,也留给他。没有了爹妈,哥哥就是他最亲的亲人了。上学时候,他很争气。初中、高中阶段,他一路领先,高考的时候,他被解放军国防大学录取。哥哥竟然比他还激动,在村里大摆宴席。

他是全村第一个考取军校的大学生,叔叔和舅舅,二姨也来祝贺他。哥哥为了供他上学,早就辍学务农。哥哥给县城的汽车厂当修理工,维持他们两个人日常的生计。偶尔,叔叔、舅舅和二姨也来接济他们兄弟俩,有时候临走也塞钱给他们。

考上军校以后,哥哥也照例往学校给他寄钱。他不想让哥哥太为他操心了,他告诉哥哥:他们学校偶尔给他发奖学金,他还有一部分特困生补助。哥哥却嘱咐他不要委屈了自己,每次他俩谁也说服不了谁,他知道哥哥心疼他,怕他在外边吃不饱、穿不暖。学校的奖学金,他年年都拿最高。他每次颤抖着手从学校传达室拿来哥哥的汇款单,再悄悄把用不着的钱存起来。

四年后,他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了。同年,他分配到了县城的武装部。工作上,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他虽然在最基层,却也被领导们看在眼里,两年后,市里领导来考察年轻干部,他被领导破格提拔了。几年后,他又提拔到了现在的位置---武装部长。

哥哥来为他祝贺,他却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告诉哥哥,不管我在什么位置,我在家里永远是你的弟弟。因为他管征兵这一块,经常有老乡来家里找他,都被他委婉地拒绝了。他告诉他们,一切都按政策办,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都符合标准。可是但凡来这里找他的老乡,都有一两项不符合标准。见到如此铁面无私的他不留情面,他们只能悻悻而归。哥哥来家里,为侄子的事找到他,按理说他应该帮忙。可是个头不够的侄子,彻底让他犯难了。党性和理性让他慎重考虑,感情上,他又想帮哥哥一把,毕竟没有了爹妈是哥哥一直在照顾他,供他读完小学、初中、高中以及大学。又帮他张罗着娶了现在如此贤惠的妻子。哥哥的恩情,他怎么能忘?没有哥哥,哪里有他的今天?

妻子看他犯难的样子,给他出主意:“如果这事真的不好决定,你就以工作为重吧。相信哥哥也会理解你的。这些年我们手头也宽裕了,我们可以在经济上帮助侄子。让他用这些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当兵也不是他唯一的出路啊!”妻子说着已经把一张存折放在他面前,他看了看存折上的数字:15万。妻子的一席话点醒了他,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些天他一直自责在征兵这件事上不能徇私,他又不想让哥哥因为这件事跟他反目。还是贤惠的妻子,想到了可以缓和他和哥哥关系的好办法。他拿起电话,给哥哥拨了过去:“哥,我一会儿去家里吃饭。不要太麻烦,家常便饭就好。”挂了电话,他如释重负。

他带上一瓶收藏多年的好酒,带上那张早就准备好的存折,带着妻子和儿子一起去哥哥家。此时此刻,在他的灵魂深处,他只是哥哥的弟弟,侄子的叔叔。只不过那些闪亮的军魂老是在他眼前闪现,让他一次次站在选择的十字路口。

本文作者:刘丽娟 | 图片来源:网络

来源:兵部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