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席卷基层后,这5种立功办法还用么?

文/冷热猫

这差不多是“脖子以下”军改展开之际的最后一次评功评奖,所以我斗胆把问题点出来,我相信,随着改革如秋风扫落叶般的席卷,这些都不是事。

“为了立三等功我用尽了洪荒之力。”小Z直言不讳地说,“这三等功是我争来的。”

我很诧异,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理直气壮的为自己争功,好奇之下,与小Z多聊了几句,才发现他这功争得还真有点意思。

问①:评功评奖一味论资排辈,合理不?

去年底评功评奖时,班长说,全班同志工作了一年都很辛苦,但是立功受奖的名额就那么多,班里有三位老同志要退出现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希望留队的同志能够发扬风格,把立功受奖的机会让给这些老同志。

“班长说的也对,班里的老同志兵龄都比自己长,为部队奉献了这么多年,临了立个功受个奖也在情理之中。”小Z暗暗盘算着一年来在各项比武竞赛中取得的成绩,又回想一年来各级领导的表扬和战友们的赞许,心中虽有不愿,但还是主动放弃了参加评选。

私下里,班长找小Z谈心,说,全连上下,甚至是营里面,对小Z一年来的工作表现还是很认可的,只是考虑到要照顾退伍老同志,还有那些兵龄长一点的战士,所以就要委屈一下小Z。班长希望小Z想开点,把名利看淡点,继续保持干劲不减,媳妇儿终有熬成婆的那一天。

问②:去年立过功,今年就不能再立了吗?

连队让班排推荐立功受奖人员名单,班长组织班内推举,战士小王全班一致通过,可是名单上报到排里的时候,被排长退了回来。理由很简单,小王去年立过三等功,今年不能再评了。

班长与排长据理力争,问,谁规定去年立过功,今年就不能再立了?排长说,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做人就不能谦逊一点吗?就不能为其他同志想想吗?班长被排长问得哑口无言。

回到班里,班长跟小王解释,小王倒是表示理解,可班长心里总觉得很别扭。小王去年立功是因为他全年工作表现突出,各项工作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而且较前些年进步非常明显,连队为了鼓励先进,激励后进,根据条令规定上报上级党委为他申请三等功。

今年,小王戒骄戒傲,依旧在工作岗位上作风不散、精神不减,代表团队参加上级组织的全能标兵比武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按规定可以记立三等功,可是小王为啥就不能立了呢?班长心里的结越结越大。

问③:晋职晋衔之后,为啥无缘立功受奖?

与小Z、小王遭遇不同,小刘今年拟选取为更高一级士官,与此同时,连队把他当成优秀士官候评对象,组织全连官兵民主评议。

评议过程中,有战士认为,按照往年惯例,小刘今年要晋级,不应该再参加评功评奖。也有战士认为,小刘能够顺利晋级,也算是组织对其工作的一种肯定,再参加评功评奖,有点说不过去。

指导员说,条令条例没有规定晋职晋衔就不能参加评功评奖,希望大家能够正确认识。为此,有人提出在把小刘纳入评功评奖范围的同时,再预选一名,民主测评时,二者选其一。

指导员提醒大家,民主评议不是差额选举。各班排可以根据条令条例规定比例名额,把优秀的、符合立功受奖的同志推举出来,经过全连民主评议之后,由支委会研究讨论,决定推荐上报。

来里来回的折腾让小刘很尴尬,他最终主动放弃了评功评奖。

问④:奖惩制度为啥变成了“纸老虎”?

也许小Z、小王、小刘的事例只是个例,不具备代表性,我也希望如此。因为奖励与惩罚制度是我军纪律条令的一项重要内容,它的目的是鼓励先进,鞭策后进,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也是部队全面建设的“加油站”和“检校站”,谁也不希望它走样变味。

但是有些或者极个别部队却把奖励当成摆平矛盾的筹码,照顾领导身边人,照顾选取晋级愿望落空的个别人,安抚工作不上进,脾气冲翻天的刺头兵,还有一些甚至把奖励当成礼物,私相授受,还有一些同志为了评功评奖花样百出,手段不穷……试问,这些评出来的先进,选出来的优秀能服众吗?这些“先进”“优秀”起到的标杆作用是不是如同一盏寒光四射的冷光灯,让人感觉刺眼呢?

也有一部分单位执纪不严,处罚之剑高高悬起,轻轻落下,致使奖惩制度变成了“纸老虎”。前些年,听战士们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战士总是喜欢不假外出,反复劝诫无效后,单位决定给予严重警告处分一次,没曾想,军人大会结束后的第二天,这名战士又不假外出了。被找回来后,这名战士扬言,一个处分背起,两个处分挑起,Who怕Who?!

难道他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后来听一些老兵说,鬼才不怕呢?他敢扬言一个处分背起,两个处分挑起,是因为他知道这些处分最终不会装进档案。连队干部说,他们不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危害,只是考虑到战士退伍回到地方后的发展问题,所以对一些轻微的处分都不会太较真。

问⑤:到底该让什么样的官兵荣登光荣榜?

该奖的不奖,该罚的不罚。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从何谈起?小Z说,今年他们单位一方面鼓励大家要勇于站出来,争功争奖,另一方面又告诫那些“平时不争,评时争”的官兵,靠资格老、兵龄长邀功邀奖从此再也行不通了。

所有人都知道,公正评奖,严明执纪是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基础,评功评奖又是一个单位建设的导向,评功评奖该怎么评,该给哪些人评,条令条例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能背离制定相关法规条款制定的初衷,一切要向战斗力聚焦,要坚决向歪门邪道说不!

我想多数官兵之间都会有这样一个共识:让一心扑在本职岗位上,兢兢业业努力工作的同志登上光荣榜,则官兵人人向上;若是让混日子、熬资格、耍脾气的人熠熠生辉,则这个单位必定乌烟瘴气,一盘散沙,注定要被淘汰出局。

当然也不可否认,立功受奖一直以来都是个难题,很大一部分基层带兵人也经常感慨:仗好打,功难评。难就难在,想立功的人多,立功的名额少,换句难听的话说,就是狼多肉少。那么,谁该吃肉?很显然能者居上!这是自然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

可能有人会认为“争功”太过功利,或者说缺乏处世哲学,也有人会觉得若是这样做不利于部队内部和谐。于是一些单位就提倡“平时争,评时让”,这符合谦虚礼让的传统美德,但谦虚礼让是品质,而不应该成为一级组织在评功评奖时的依据。官兵可以礼让,单位则不能因此顺水推舟,不能让“礼让”束缚了端平一碗水的手。
不排除有时候,也会出现一些“平时争,评时也争”的官兵,比如,小Z。我们在看待这些战士的时候,不应该有认为他们功利心太强的想法,也不应该戴有色眼镜观察他们,更不应该给他们贴上叛经离道的标签。

率军聚众勿在激气,朱德元帅曾说,你也想立功,我也想立功,这样就会打胜仗。很多战士入伍参军一方面是为了尽义务,或者建功军营,另一方面,想立功想受奖,这无可厚非,我们总不能因为一名战士有立功受奖的想法和具体表现,就认为他功利心太强,而区别对待吧?

我倒是认为对于这些有立功受奖想法的官兵不仅不应该区别对待,更应该鼓励,给予正确的引导。相反,对于单位和带兵人来说,应该严格执纪,维护军纪的严肃性,较较真,斗斗硬,让其知道军纪是铁打钢铸的。

本文由三剑客(微信号:jiankesan)公众号原创;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