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是我们坚持军恋的唯一理由

相爱,是我们坚持军恋的唯一理由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

你是要远方的朱砂痣,还是要眼前的蚊子血

文| 妖大王

生活的本来面目在于,你想把它过成什么样子。

——题记

1.

老实说,两年前奔着结婚去找李先生时,并没有认认真真想过要和他结婚。

他当时在西安念军校,我一个人坐飞机,从昆明飞到西安,一个人坐大巴到鼓楼,夕阳西下,一个人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哐啷啷地踩过传说发生过连环杀人案的街面。

当我费尽心力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学校,却被告知早已错过开放时间,他出不来,我也进不去。后来他发短信给我,说让我在学校门的左边等着。

过了很久,直到我感觉有人在背后看我,于是转头,才看见小小的李先生像监狱里放风的犯人那样,扒着高大的、紧锁着的大门急切地盯着我似乎很久了——哨兵眼皮底下,他不能喊,也不能用手机——而我根本分不清左右。

对,我就是这么一个人,方向感薄弱到连左右都常常分不清,更要命的是,我在琐事上的记忆力奇差,每天起床永远不记得昨晚眼镜放在哪里,洗衣服永远不晓得该先放洗衣粉还是柔顺剂,忘带手机、钥匙、钱包的频率简直和一日三餐一样……朋友说,“你这叫不食人间烟火”,我爸一语道破真谛,“你就一生活上的白痴”。

他们的一致意见是,我应该找一个身边的,至少能相互照顾的。

李先生一出场就注定不符合标准,在西安的三天中,每天能见面八个小时不到,最后一天,突发紧急情况,他衣服都换好了,愣是出不来,得知消息的我似乎一下子预感到我们未来将面临的处境,举着电话耍赖似的在酒店里嚎啕大哭。

未来的日子,远比我想象得更糟。

李先生真正就职的地方在新疆,离昆明四千多公里远的地方,一开始待的那地儿,连快递都到不了。动不动就要出不可言说的神秘任务,动不动就要挂电话,动不动,就音讯全无。

当我发着高烧站都站不稳还要一个人去烧热水时,当收到写着“双恋”的请帖却四处找不到能陪着一起去的朋友时,当灯泡坏了却怎么够也够不到时,当深夜回家却发现找不到钥匙只能在寒风里瑟瑟地等着开锁师傅时,我都会崩溃地、无助地、咬牙切齿地想:滚蛋吧,李先生!

和李先生在一起我才知道,“相爱”是一对恋人之间何其脆弱的联结,一根突然拧不紧的水管,一辆怎么也打不到的的士,一个漆黑独行的夜,都可以轻易将一份感情变得岌岌可危。

可是,很多时候,除了“相爱”这一点,我搜肠刮肚都找不到坚持下去的理由。

2.

一直以来,李先生对我的间歇性爆炸式闹分手表示了极大的忍让和宽容,宽容到有时我都在抱歉之余想,他到底是在装还是真傻。

去年做了台阑尾手术,手术前医生告知,如果手术过程中发现子宫或卵巢被感染,需要一并切除。老妈听后吓得不行,拉着我说不做了。我问李先生,“如果我真切了,以后不会有小孩,你还要我吗?”李先生怒了,“我在意的是你这个人,你这条命,我不会因为怜悯你而娶你,无论你少了什么,我们都是平等的。”

术后因某些原因,我心动过速,在130+的心率下苦撑了半个小时,感觉自己快要过去了,我支着一口气问李先生,如果我现在死了,他会怎么办?李先生义正言辞地说,那我就放心地走,他不会随我去,他会像照顾自己父母一样照顾我的父母。

这两句回答让我又感动又放心,有惊无险之后我回忆了一下,李先生不是傻,关键时刻,他的智商和情商还是挺高的。也许对于一个兵哥哥来说,每分每秒都可能生死,所以随时随地保持镇静、有应付一切突发问题的能力、在紧急情况下快速做出正确判断,是必要素质吧。

住院的日子里,李先生衣不解带,一开始没床位,又不能起身,李先生只能跟我一起住过道,我躺着,他坐着,一整夜。等到早晨我父母来换他,他竟然回家匆匆眯了两个小时,又赶到了医院。后来搬进了病房,他睡在离我五十公分的床上,隔着一根帘子。

深夜,李先生睡得熟熟的,打着轻轻的呼噜,我气力微弱地踢了一下被子,微弱到只能露出一只脚丫,李先生居然十分警觉地弹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的被子重新盖好,。如此几个夜晚,每次他都能第一时间跳起来重复盖被子的动作,我别过头去,泪水吧啦吧啦流下来——他是要多爱我,多惊醒,才能在另一张床上睡着了,都察觉到我如此微小的举动。

也许此生,再遇不到这样一个人如此对我了吧。

现在,我一个人在深夜里哒哒地码字,回忆李先生回来的日子,哼着歌收拾被我糟蹋得一屋子狼藉的他,清晨敲着我房门用命令小兵仔的语气喊着快起床要迟到的他,长期与社会脱节发现肯德基可以扫码支付而雀跃的他……点点滴滴,都是值得珍藏的回忆。

突然想,如果李先生每天都在我身边,这些每天都能发生的回忆,因为庞大的数量累加上岁月的冲刷,也不见得会有多美好吧。

物,总是以稀为贵的。

3.

这些年来,我的身边走过很多朋友,眼见过各式的爱情,都是各样的悲喜。

朋友A,在“毕业就分手”的浪潮下与四年的恋人挥手,因为一个天南,一个地北,谁都不愿为理想彼此将就。工作后找了本单位的男朋友,她说泰戈尔的时候,他说DOTA,她说TFBOYS的时候,他骂脑残,她不会打他的英雄联盟,他也不懂她的少女心、浮生梦。最后日子索然无味了,她说想分手,又觉得,单位的人都看着呐,分了两人如何堵住悠悠众口?最后,从相对无言到无止境的争吵和绵长的纠葛。

朋友B,在父母的催婚之下嫁了当初苦恋自己的富二代,结果成了一出现实版的CCTV-8之《豪门媳妇不好当》,老公软弱又妈宝,朋友的性子又耿直,少不了婆媳间的斗智斗勇和打闹争吵。朋友原是一位有颜有思想的新时代传媒业女性,生生把自己折磨成了只会与婆婆扯皮的全职太太。她有一张宝马,她说,只有真正在宝马车里哭过的人,才知道当初自行车上的笑有多可贵。

朱砂痣也好,蚊子血也罢,也许,世上根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爱情,也没有完全称心如意的婚姻,相互彼此看着,都是围城内外的人而已。

其实,对于军恋来说,只要选对了人,认定了路,距离没有那么可怕,为了一根可以请修理工修好的水管,一些多留心一些就可以记住的琐事,一些只要勤快就可以完成的家务,就贸然选择一个不合适的人,才是真的失策。过于计较爱情里的不公,才是对自己最大的不公。

无论你的爱情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考验的,无非都是两个人相濡以沫走下去的决心和能力。

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一号哨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