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露海军首批女舰员四年的战位经历

编者按

4年的经历,对一个女兵来说,会留下多少梦里反复的故事?

2012年,海军首批全课目女舰员以100%的合格率圆满完成航海、报务、信号、声呐等舰艇专业考核,走上舰艇战斗岗位。从此,她们的喜怒哀乐与舰艇紧密相连。

不知不觉间,4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她们中有的考军校深造,有的退伍返乡,有的继续在岗位坚守,但不管身在何处,那些航行在远海大洋上的亲历故事,都始终萦绕在她们心头,出现在梦里,不曾淡忘,不曾消减。

image

随身带着塑料袋去值班

自述丨胡柯煜

提及上舰,大家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晕船。我们这一批上舰的女兵可以说是非常“幸运”,因为我们来到舰艇没几天,就要随舰执行出岛链这样的大项任务。但是,第一次出海,就要面对大洋上的风浪,我的内心十分忐忑。

风浪大的那几天,舰艇摇得厉害,我只能扶着两边的船壁走动。有一天早晨,轮到我值班,可是刚起床我就开始吐,到了吃饭点儿什么也吃不下。

下更时,我还是晕乎乎的,摇摇晃晃地从舷梯往下走,正巧碰见我们政委。政委看我晕船不舒服,问我吃饭没有。我摇着头说吃不下,政委劝我说,晕船的时候,再难受也要吃东西。我回到舱室没多久,炊事班班长就送来一碗面条。后来我才知道,这是政委让班长特意给我做的。不得不说,吃完面感觉好多了。

过了半年,我也积累了一套自己的抗晕方法。首先,心理上不要听到有风浪就害怕,不要给自己会晕船的心理暗示;其次,难受时尽量不要吐,除非实在忍不住;此外,再没食欲也要吃东西,哪怕是刚吐完也要吃,且尽量吃馒头、面条之类的东西,这样吐也不会难受;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记得随身带着塑料袋去值班。

image

第一次听外国人说英语时“蒙圈”了

自述丨马月露

虽然在上舰之前,我已经过6个月的专业培训,但这不代表刚上舰就能独立值班。培训时,我学习的是声呐专业,来到舰艇后,我却被分配到信号班,这两个专业真是一点联系都没有啊。

刚开始学习灯光、信号、旗语时,我加班加点学习还能勉强跟上大家的进度。可是,当第一次听到外国人说英语时,我还是“蒙圈”了。我甚至辨认了好久,才听出来对方说的是英语。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十几年的英语都白学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班长给我拿来了前几批护航的部分录音材料。从此,我将攻克英语作为最大目标。

就这样,我每天吃饭学,走路学,大扫除也学,尽量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多听多练,分辨不同国家的口音,熟悉他们的发音规律。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之后,我终于可以独立值班,在护航任务中真正发挥作用。

image

演习警报与新年钟声一同响起

自述丨詹佳惠

那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春节。那年春节,我们舰负责执行巡逻任务,所有人都在海上,谁也没有回家。

临近春节的那几天,我总是想家,想爸爸妈妈。但由于海上没信号,打电话只能用船上的卫星电话。但这个电话大家要轮流使用,每人最多可使用5分钟,因为后面还有战友在排队。

春节期间,船上的生活和平时没啥区别,唯一的变化就是餐厅门口贴着几张春联。除夕那天下午,副政委把我们几个女兵召集起来,任务是包饺子。这下,我们几个女兵可乐开了花,因为这是我们的拿手项目啊。

当然,更让人难忘的是,当新年钟声敲响时,同时响起的还有演习战斗警报。那一刻,我们每个人都在第一时间冲向自己的战斗岗位。

警报解除后,我来到后甲板,遥望远处忽明忽暗的灯光,内心非常安宁。那一刻,我想,家人应该围坐在一起看晚会、守岁呢。而我,正守护着他们和千千万万像他们一样的同胞们的幸福。

image

和男兵一起清洗漆黑封闭的油库

自述丨范丽娟

每次执行大项任务之前,舰艇都需要经历一次彻底地检查保修。舰艇进厂后,里面装的油和水需要全部卸掉,并对油库和水库进行彻底清洁。这个时候,是舰员最辛苦的时刻。

记得一次进油库,看到老班长们紧张的样子,我一脸茫然。换上旧衣服,拿起手电筒,带着足够多的抹布,我来到了油库门口。准确地说,应该是个“洞口”。进去之后,柴油的味道扑面而来,油库里乌黑一片,没有窗户,没有通风口,有“幽闭恐惧症”的人是万万不可进来的。

适应了几分钟后,我跟着班长开始工作。因为油库里的地面是曲面,并且很滑,所以经常有人摔倒。我自己就从一个拱形面上滑倒了,人没受伤,但鞋里、裤腿上都浸透了油。

当然,我们也清楚,任务前的准备工作虽然非常辛苦,但每一次出发前,我们都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使舰艇和舰员都达到最好的状态,只有这样,才能从容应对一切突发状况。

image

也门撤侨让我懂得士兵的责任与价值

自述丨李晓星

护航的时间大多是枯燥乏味的。几个月的时间,基本都漂在海上,大约1个月左右才靠港补给一次。

2015年3月,当我们的舰艇快到靠港补给的时间点时,突然接到了赴也门撤侨的任务。

第一次,我亲临了真正的战场。记得,当接收好侨胞,舰艇驶离码头后,我刚回到宿舍,“咚咚咚”的敲门声紧跟着响起。我打开门,外面是一位母亲抱着她几个月大的孩子。

“我能用一下你们的洗手间给孩子换尿不湿吗?”她眼光闪烁并小声地用询问。

“我们的卫生间太小,你可以在我的床上帮孩子换。”我请她进来,她看起来依旧有些不好意思。

“没关系的,你用吧。”我再一次说道。换完尿不湿后,她没有了刚才的紧张拘束,一脸安详的看着床上熟睡的宝宝。看到这一幕,我内心升起一种不一样的情怀,感觉非常的骄傲和自豪。

后来,我时常会地想起那对母子的表情。感谢祖国的强大,让我有这样的经历,让我能够切身感受到作为一名士兵的责任与价值。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蔡 晔、徐 辉

编辑:韩新新

编审:陈 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