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队说家乡话是一种什么体验?

 

在部队说家乡话是一种什么体验?

凡走过队列的一定听过指挥员喊口令,对,就是“1.2.1”,还记得指挥员怎么喊的吗?是“姨~而~伊”?是“幺~而~义”?还是“呀~啊~噫”?

由于身边的战友多来自祖国的大江南北,大家伙的口音自然是千差万别。尽管大家努力说着“普通话”,也难“阻挡”方言成为部队一大亮点,而这亮点也终将成为军旅回忆的一部分。

今天小编就说一说关于“你愁啥”“搞么子哟”的那人那事,请小伙伴们对号入座,一起回忆那段难忘的军旅时光。

河南迷糊蛋“恁弄啥嘞”

image

这么多战友,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个河南的“恁弄啥嘞”。迷迷糊糊的他总是问着大家:“刚才没听清,恁们弄啥类。”因为迷糊干活最多的是他,受罚最多的也是他。犹记得那次,他竟然忘记了连长的嘱咐,没有把活干明白,被班长叫到楼下“反省”。站了快一中午了,我们偷偷给他塞吃的,“恁弄啥嘞,额不要,做错了就该罚。”没想到迷糊的他竟然也有刚毅的一面。有些人不是因为不认真,不是因为不努力,他只是更需要我们的帮助。

湖南小伢子“搞么子哟”

image

刚入伍的湖南新兵对什么都充满着好奇,“你们在搞么子哟。”看见这个问问,看见那个瞧瞧。记得刚入伍的第一天,这个小伢子看见大家都坐在铁凳子上,张口就来:“你们搞么子哟,有床都不坐,坐凳子累不。”乐得他班长都不知如何回答了:“你先坐,你先坐。”可部队让人成长,让人成熟,三个月的新训过后,我们的“搞么子哟”也成长为了“哦,原来搞这么。”

东北铁汉兵“你瞅啥子?”

image

“你不干活,搁哪瞅啥瞅”,一听就是“开心果”三班副在叫他们班新兵干活呢。来自东北的三班副,形象好、气质佳、人幽默,是我们连的标兵。他那一口东北普通话也被我们学得是惟妙惟肖。记得一回,他们班新兵躲在门外面模仿他:“你瞅啥类,麻溜干活去。”吓的他们班其他人拿起打扫工具就往外跑。晚上,这个捣蛋兵在楼下被罚喊了一百遍“你瞅啥”,吸引了全营的注意。我们的三班副,因此更加出名了,人送外号“你瞅啥”。无论身处何处,总有些人笑对明天,带给自己,带给别人欢乐。

重庆弟娃儿“你娃颗砖大”

image

全连最高最矮的都分在了三班。我们来自重庆的弟娃儿望着他们班的那高个总要感叹一句:“你娃颗砖大啊,羡慕死我咯。”“家里基因好,没办法。”气得他直跳脚。可矮也有矮的好处,一到夏天,营里就要组织人员修剪树木,这时高个子们可就惨了,天天拿着剪子,抬着脖子竟是往高处够。几天下来,脖子都不能动了。而我们小个们也就修修花,剪剪草,“占大便宜”咯。“你娃儿颗砖大,就是要剪高滴。”“我晓得咯。”在一句句的欢笑中,连队也紧紧团结在了一起。

山东大汉子“劲个儿俺”

image

“劲个儿俺要练一练你们。”“劲个儿俺要........”一听就知道是二排长在搞训练,他每安排一个科目就要说一遍“劲个儿俺”。这对全连的人来说可是个“梦魇”。二排长体能好,要求高。这一下午下来,都能做满十个“劲个儿俺”,累得大家手脚都发抖。可自从二排长到任,团里的体能比武,我们连成绩一年比一年好。这个“劲个儿俺”是真真有效果。

四川老班长“瓜娃子们”

image

入伍11年的一班长,仍旧说着自己的一口四川普通话。他要求严格,标准意识强。每年入伍季,一班就成了全连焦点。因为“一班没有新兵蛋子,只有瓜娃子。”一个个“瓜娃子”在一班长的指挥下,练着体能,走着队列,天天都忙忙碌碌。然而新训结束,标兵们大都出现在这群“瓜娃子”里。那以后,一班长就不再叫他们“瓜娃子”了。只等到退伍的时候,班长才会再叫他们一声,这最后的一声里面满满的都是关怀与爱护。

image

相聚总是短暂,分别来得那样匆匆。又是一年退伍季,小东留不下岁月的脚步,只能画下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画下的不仅仅是一张张图片,更是这个大家庭里的浓情蜜意,人虽走了,心永在。退伍季,褪不去军营里的一分一秒,一点一滴。

来源| 东部战区

作者 | 尹帅 何博帅 陈向男 郭全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