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校毕业快四个月了,新排长你适应了吗?

从戎军考

从毕业到现在已然过去了快四个月,依稀记得去分流院校报到的那天,转眼就毕业来到了新单位。辗转多地,职务的角色也多次更替,这期间,有外出执行任务的艰苦;有跋涉千里的煎熬;有军校同学吐槽工作不易,情绪低落;也有自己成为一名新兵连排长后的手足无措。我想把自己的这些还算丰富的经历写下来,既是一个对自己的反思总结,也是给自己未来工作提供一个借鉴。

当新兵连排长这个任务,本来是轮不到我的,因为单位并没有让新排长带新兵的惯例,毕竟作为一个刚来的新人,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理清楚,就要去带三十多个对部队一无所知的人,领导也不放心。在领导的心目中,带新兵这件事,肯定先用老排长,老排长人不够了,然后再考虑新人,而新人中也分三六九等,提干的是最先考虑的,因为每个提干的都是从班长上来的,本身就有丰富的带兵经验,对原部队也熟络,很可能新兵班长就是他原来带过的兵,工作上轻车熟路;然后是部队考生,来自部队回到部队,普遍兵龄都在6年以上,有基层经验,用士官们的话说就是,知道战士在想什么需要什么,所以能够很好的维护好排内人员的关系;再者是我们广大的青年生,高中毕业直接入伍,经过四年的合训和一年的分流,军事素质和指挥能力基本够用,相比于部队考生年轻就是资本,但是缺乏基层经验,这是最大的短板;最后的应该是国防生了,国防生的军事素质和指挥能力与常规军校毕业生相比确实在整体层次上是要差一些的,但是文化素养上的高出一筹是其能够在部队立足的重要点。

由于单位的人事调动,我被抽调回来顶替一名老排长,而这也算是组织对我的一次大考验。相比于在教导队集训过的新兵班长们,我在具体的技能方面还是有差距;与早就开始熟悉新兵连工作的干部们相比,我的经验就是零,我唯一的优势就是,我年轻,我可以犯错误,我也不怕犯错误。

报到的第一天,我被连长领到营长办公室汇报情况。营长的态度确实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第一句话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第二句话是原来是哪个单位的,第三句话是军事素质如何。原本酝酿了好久的自我介绍,被这简单的三个问题直接塞回去了,在领导看来,对一个新毕业的排长,似乎只要知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有没有基层经验以及你能跑多快就足够了,其他的都无足轻重。在营长简单的几个“哦”的回答中,我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营长对于我这个青年生新排长的不满意,如果是一个提干的,哪怕是一个士兵生,在他看来都比我这个青年生要来的靠谱,有基层经验对于把“安全”视为不可触碰的红线的新兵连而言,似乎比个人能力来的更重要。

新兵连排长最需要的能力,就是心理素质,尤其是被骂了还能保持精神状态的能力。值班的第一周,因为不熟悉单位的操课程序,集合时间和连队站队的位置都搞错了,被连长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回来之后我就把这一周的所有活动的时间点都背下来了;连长批评我,说吹哨时声音小,我就挨个楼层地吹,确保每个班都能听得见我的声音;营长说干部在操课期间必须在场,我就跟新兵一起训练,他们训练我指导他们,休息时我带队去上厕所,陪他们聊天。第二次值班的时候,周一下午是3000米跑,我按照课表来执行,连长当时不在场,等他来的时候,直接破口开骂,说新兵才来几天就长跑,跑出了问题谁负责,我一直默默地听他说了5分钟,然后组织各班收拢人员,虽然当时已经快跑完了。

我晚上郁闷了好久,我上大一的时候,第一周晚上,班里的士兵生就带着我们去加操,除了点名时间,基本上都在跑步练器械,而现在都一个月了,跑个三千米都觉得会出事,我不知道是新兵的身体与我们不同了,还是上级的指导思想不同了。难道说新兵的身体跟军校的大一学员不同,更金贵一些吗。当然了,这些都是我的想法而已,我能做的也就只有不说话,默默承受而已,然后每次训练前都会跑到连部去问一下,到底练什么,即使是最安全的队列训练,我也不会少跑一趟,而这也保证了我没有因为训练内容这个原因被骂。

脾气性格这个东西,在现在的环境下,如果急躁暴烈的话,没有人会喜欢“李云龙”,因为没有人有义务去当“赵刚”去迁就,所以能收敛还是要收敛的好。有脾气可以放在训练场,表现出自己的积极进取不服输,而不应该在人际交往中表现出自己的“耿直”,毕竟每个人都希望能够被以礼相待。我觉得学校的几年生活对我性格最大的帮助就是不再那么冲了,以前我仗着自己学习好军事好,即使是连长我也敢当众顶撞他,因为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为什么不该坚持到底,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人际关系的尴尬,这对于以后的工作确实是有害无益的。

相比于我现在的状况,我的一些同学的境况则更加艰难。据分配到某师的几个同学吐槽,新排长直接被分去带新兵,在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的情况下,各种被领导责骂,有几个都产生了退伍的想法了;某师的新排长被要求先带列兵衔当一个月新兵,然后一个月副班长,接着一个月班长,到了第四个月才能担任排长。相比于必须得带新兵衔的同学而言,我的境况真的算好的了。

在休息上,只能说因为工作的原因,自己无法得到应有的休息,我一直在跟朋友吐槽,从报到到现在,没有外出过一次,连续工作了接近4个月了,这在地方而言简直无法想象,而周末就是无尽的活动,各种拔河、篮球、唱歌,这些对于新兵而言还是挺新奇,但是对于一个每逢节假日就玩这些的人而言,远不如一次外出或者躲在库房里睡上几个小时来的实在。

因为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哪怕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让你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那些爱好也只能暂时搁置。上午下午都要操课,中午吃完饭必须午睡,晚上饭后没20分钟就要看新闻,紧接着就是干部骨干交班,回到班里没几分钟又要晚点名,新兵连晚就寝后除了值班室其他所有房间必须按时关灯,这些时间安排都决定没有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往往刚把毛笔拿出来写几个字就集合了,只能草草收场;把棋盘铺开対杀一把,很少能够下到最后;一部电影得花好几个晚上才能看完。除了周六晚上,似乎找不到自己的空间,仿佛自己也回到了当年的大一,那个刚入伍的9月,那个只有周六晚上才觉得自己是个正常人的时候。

所幸自己经过这些年这么多事的磨砺,承受能力已不是当年的自己所能比的,自己也懂得了通过认识并改善自身的问题去更好地担负排长这个职务,希望自己的这些经历能够作为一个借鉴,既是对自己的一个总结尔后不断改进,也希望能够给新排长和学弟们一点帮助。

文:一厘米板寸

本文系作者授权“军校学员”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