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特招地方大学生军官的部队生涯故事

从戎军考

特招地方大学生军官

原标题:那些地方大学生军官,你们还好吗?

作者:滴水浮木

十多年前,部队为了更多更快的接收高学历人才,有一项直接接收地方大学生到部队任军官的政策,本科可以授中尉副连,硕士授上尉正连,博士授少校正营。

这个政策持续了七、八年才逐渐销声匿迹。当时一大批怀揣梦想的大学生就这样冲进了部队……

没有部队基层的当兵经历,也没有军校的敲打磨砺,对部队的生活一无所知,仅仅怀着一腔携笔从戎的热血,但也带着一脑子迷茫,就开始了军旅生涯。

【小天的故事】

一、岗前培训

当年,小天就是这样入伍的地方大学生干部之一。入伍之后,小天才发现,部队的生活和地方的大学确实是有着莫大的差别。

还没任何心理准备,就被拉到一所军校开始了节奏紧张的岗前军事训练,每天紧张的出操、学习、训练,那些严格到让人窒息的管理规定,那高得离谱的内务标准,那些从来没有好脸色的教员,那些随时可以骂得你无地自容的队领导。这一切的一切都随时敲打着小天易碎的玻璃心。

闲聊之时,小天也总爱安慰的说:“等这岗前军事训练结束,回到自己的单位就好了……”

二、当兵锻炼

转眼,军校的训练结束了,小天挺过了这入伍后的第一道难关。满以为这下可以回到单位充分施展才华、把自己大学所学运用到部队现代化建设上,在部队干出一番事业和成就。然而,就在回单位的火车上,连同小天一起的十多名战友收到消息,回到单位后,要立马开始为期三月的当兵锻炼……

部队的命令从来都是不带商量的,一下火车,小天和十几名战友就被拉到一个机动单位,换了上等兵衔,开始了当兵锻炼的生活。

之前,都以为军校的生活是最苦的,然而到了真正的部队才知道,几乎没有理论学习作为缓冲的全天候高强度的军事训练真的是要命的。

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那双痛得随时都可能跑断的腿,小天和战友们不得不相互安慰、勉励地说:“没事儿,等当兵锻炼完了,戴上干部军衔就好了……”

三、分配

终于,小天和战友们破茧成蝶,以超强的意志力完成了魔鬼般的当兵锻炼,真正实现了自身从一名普通老百姓向军人的转变。

分配了,被分到了一个偏远的连队任排长,小天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他是学通讯技术的,原以为部队会将自己分到通讯部门负责技术类的工作。

这个命令也是不带商量的,小天只好按命令先到连队再另做打算。小天安慰自己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领导很快会发现我的才能的”

四、基层生活

到了连队,小天成为了一名排长,手底下管着几十号兵,谁听上去都好像是一件威风八面的事情。然而,事实却这样的:

因为小天是大学生入伍,军事素质和部队摸爬滚打多年的班长、老兵想比,还有很大差距,军事不行,说话就不硬气;说话不硬气,就带不住兵。为了应付排长一职,小天在日常的工作中也没少吃苦受气。

工作上不顺心,生活上也没少烦心事。

因为连队处于偏僻的山区,连队周边人烟稀少,小天开始体验这种“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的传说中的部队生活。

因为连队处于偏僻的山区,手机只有在楼顶的一个角落才有时断时续的信号,小天不得不放弃使用新买的诺基亚手机,改成IC卡电话机在闲暇之余和父母联系。

五、短暂的假期

因为已经一年没见父母,小天下连队没多久就请了“探父母假”回家看望父母了……

假期总是感觉短暂的,小天很快又回到了离家数百公里远的连队。

由于部队生活的单调压抑和对父母亲人的强烈思念,小天总还想着请假回家看看,并且因为一直没有谈过恋爱,小天的父母总是在电话的另一头催促小天找时间回家,好给他介绍对象。

小天鼓起勇气将“想再请假回家”的想法告诉了指导员,指导员告诉他“按照规定,未婚干部每年只可以享受一次探父母假,其余时间请假一般就2个小时,干部嘛,当然可以适当放宽点,但也不得超过一天”。

小天的内心是压抑的,面对一年一次的年假,小天很无奈:“一年才回家一次,这样的日子还要熬多少年呀?我什么时候才能……”

六、逃离

入伍一年多来,面对艰苦的训练,小天没有退缩;面对严厉的教员、领导,小天也没有退缩;面对那些军事拔尖的老兵的冷眼和嘲笑,小天也忍了;然而,面对这与专业毫不相干的工作,面对单调压抑的生活、面对一年一次的年假,小天原有的那股携笔从戎的热情被浇灭了,那献身军营、建功立业的梦想被打碎了。

小天的思绪是凌乱的,他想不出任何办法改变现状,他不知道这样的生活还有多久,他更看不清自己的未来。

此刻他的脑子只有两个字“离开”,性情直爽、冲动的他选择了一个安静的早晨,没有告诉包括自己父母在内的任何人,关闭手机,带上为数不多的盘缠和便装,悄悄地逃离了连队……

七、回归

小天的离开惊动了团一级的机关和领导,单位迅速派出大量人员寻找,并联系公安部门协助。由于先进的网络通讯等技术的应用,小天在离开一周后,在另一个省市被找到并带回。

地方大学生干部脱离部队在我们单位也是第一次,单位在给予小天处分的同时,也充分考虑到大学生干部的特殊性,把小天调整到了通讯部门任参谋一职。

八、机关生活

机关的生活确实比基层少了很多压抑,至少没有了带兵的压力,不用再因为军事差而遭到老兵的冷眼和嘲笑。

在领导的关怀和鼓励下,小天决定在机关好好干,小天安慰自己:“终于调到机关了,这下可以发挥我的专业才能了,我一定要好好干,领导会发现我的。”

时间长了,小天发现机关的工作太没有难度了。

“小天,我这电话机有点问题,你过来看一下”

“小天,我这电脑好像中毒了,你来给我重新装个系统”

“小天,给这个房间牵根网线”

“小天,监控镜头有点模糊了,你去调试一下”

……

小天还在纳闷,这工作是不是太简单了吧,就拿我大学一年级所学来用都已经完全够应付了。

九、压力下的选择

一晃四年过去了,当初那份携笔从戎的雄心壮志渐渐淡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压力。

工作技术含量低、专业能力发挥不充分,小天时常有一种正脱离技术更新和时代变迁的压力。

领导军令如山式的号令和部队24小时待命的工作模式,也让小天时常倍感心理上的疲倦和压力。

部队环境封闭加上假期太短,小天一直也没处到合适的对象,父母亲人的着急和催促更是小天难以抗拒的压力;

面对种种压力,小天放弃了,放弃了那曾经让自己想想都热血澎湃的携笔从戎的梦想。但因为不满最低服役年限,小天毅然选择了复原。

小天的复原也许是不理智的,但对于小天,复原也许是最好的归宿。

小天留下的思考

部队简单、重复式的工作让优秀的大学生们感到壮志难酬、难展才华报复。

部队紧张的生活更让官兵们身心感到的枯燥、疲惫、单调。部队封闭式的管理模式,更让很多年轻男儿或是难处对象,或是难解相思之苦。

军人吃苦受累是理所应当,军人牺牲奉献是天经地义,但军人也有抱负和梦想,军人也会有伤和痛,军人背后也有一群伤心牵挂的人,时值军队改革的今天,惟愿“脖子”以下的改革,能够给部队基层官兵一片更适合生长的土壤。

小天背后还有无数小天

地方大学生直接入伍任干部这项政策已经停了10年有余了。

当年那些地方大学生干部,如今有一半已经通过转业、自主择业或复原走了,但还有一半还留在军营里,或是坚持着、或是等待着、亦或是煎熬着。

回首我们走过的路,也许你的眼里流过小天一样的泪、也许你的身上有着小天一样的伤、也许你受过小天一样的苦、也许你经历过小天一样的痛。

站在10年以后的今天,真想问上一声:

“战友,你还在部队吗?”“那些走了的兄弟,你过得还好吗?”

让我们理好思绪、重建梦想,在“脖子”以下的军改后,整齐行装再出发。

来源:滴水浮木 再出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