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即将军校毕业分配边疆的军校生自白

从戎军考

一名即将军校毕业分配边疆的军校生自白

‘’军校五年,还有十几天就要去边疆了。

四年前,我冒着余震深夜走了五十公里,热血沸腾,没有惧怕;

三年前,演习时身体被感染,我躺在华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当时真的以为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两年前,在野外我意外受伤,下巴封了五针;

一年前,四年的女友离我而去。

这场名叫人生的旅途注定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