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录:我的抗美援朝

老兵回忆录:我的抗美援朝   作者:哲宜

第七章 英雄讲课

军校生活继承了“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抗日军政大学的校风,每天司号员按作息时间司号。司号员是最高司令。

从早起床到晚熄灯全都是有序地进行。

校长是位老红军,四川人。对校风校纪,军人举止要求非常严格,课堂有课堂纪律,集会有集会要求,对不同季节也有明确规定,例如衬衣必须扎进军裤里面。教职员工能否做到呢?他要亲自检查,他不检查学员,他要检查领导干部。一次,在全校会操时,他令全校中队以上干部在他前面集中,然后要求他们在大庭广众面前撩起外衣逐个检查这些干部的衬衣是否扎入了军裤。这样一来,确实曾使个别违规干部在全校师生面前陷入尴尬境地。此后再没有出现衬衣短短地露在外面的军人了。
到达石家庄后新服装也发下来了,其中最醒目的每人一双反毛皮鞋。听吧,全校会操时校值班官下达口令,几百人步伐一致,卡卡卡卡,全校教职员工随着指挥员高喊口令,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喊声震天,威武雄壮。尤其是第一次参加石家庄市集会,反毛皮鞋踏在马路上,声音坚定整齐有力,充分体现出年青军人的豪气。市民个个驻足观看。有人问,这是那个部队。知情者,洋洋自得地高声说“铁道兵干部学校。”从此,铁干校的牌子响遍了石家庄市。就象长沙市候家塘的政干校样的,长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涌现出了许多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模范人物,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有的牺牲了,还有许多仍在战场上撕杀。可能是1951底或是1952年初,中国人民志愿军组成英模回国报告团,向祖国人民报告他们的英雄事迹。总团之下,有许多分团,其中铁道兵团以登高英雄杨连弟等英模组成的分团,来到我们学校作报告。杨连弟生动地介绍了他们部队冒着敌机轰炸和敌机投下的定时炸弹爆炸的危险,日夜抢修,敌炸我修,再炸再修,英勇顽强的英雄事迹,他的报告获得热烈,经久不息的掌声。很不幸,我入朝不久,见到的却是他的坟墓,他重返朝鲜战场不久,壮烈牺牲,长眠在朝鲜的土地上。

这里我向大家简要地介绍杨连弟烈士的事迹,让英雄的形象永远留驻我们心中。

杨连弟1949年参加铁道兵部队,在修复陇海路八号桥时,机智、勇敢地攀上四十多米高的桥墩,提前完成修桥任务,荣获“登高英雄”称号。1950年10月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曾多次出色地完成修桥任务,有力地支援前线。1952年5月15日在朝鲜平安南道抢修清川江大桥时壮烈牺牲。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追记他特等功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英雄”称号,他生前所在连被命名为“杨连弟连”。

第八章 跨过鸭绿江

我们终于毕业了。学校首长作了工作总结和形势报告,同学们被朝鲜战场上的胜利消息所鼓舞,个个摩拳擦掌,纷纷递上要求参加抗美援朝的申请书,面对血与火的战场,几百名同学中,只有一名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开了小差,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一九五二年五月的一天,我们从河北省石家庄市乘上火车,一路高歌,高唱着前苏联“青年团员之歌”。那歌词既激昂又抒情:“听吧,战斗的号角已经发出,穿好军装拿起武器。青年团员们集合起来踏上征途万众一心保卫国家,我们再见吧,亲爱的妈妈,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的一路平安……”抵达安东(今丹东市)后,入驻部队招待所,我们遵命一刻都不能离开招待所。在等待的日子里,我们真像热锅上的蚂蚁,总想早日跨过鸭绿江。部队首长决定派汽车来接,免除了我们徒步行军之苦。

也不记得等待了几天。一天早上部队的汽车终于来了,但还不能走,那时制空权仍在敌方,铁路公路始终成为敌机攻击的目标,连接中朝的主要通道的鸭绿江更是首当其冲,白天敌机太猖狂了,黄昏后的敌机较少。当天五点左右,我们终于坐上苏式嘎式51汽车“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一遍又一遍随风飞扬。

过江后,随时随地可见被炸烂的汽车翻到在公路旁,英雄的汽车兵,不知付出了多少鲜血和生命。大大小小的弹坑,随处可见,朝鲜大地面目疮痍。由于通往前方的公路不知被炸过多少次,路况不是很好,车速很慢,从安东到目的地,一个晚上到不了,临近天亮时,汽车隐蔽在小树林里,因不敢惊动朝鲜老乡,人员被安排在一所朝鲜民宅,是一间堆放杂物的小屋,背包靠墙,权当凳子,坐着闭目养神。天亮之后,不准外出,饿了吃点饼干,待到黄昏,继续出发,半夜抵达师部。我被分配到师直运转连,连部离师部不远,由该连司务长领着我到连部,见到连长指导员,说了一番表示欢迎和连队工作任务的话。接着把我送到了一排一班,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志愿军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