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恋|那些走过青春的军校爱情

军校爱情

那些走过青春的军校爱情

作者:张禾年

本内容系作者授权“军校学员”发布

今天想说的,是大笑和慈姐的故事。

第一次和大笑认识的时候,还是在入学之初的新兵连。由于当时正面临着第二次“改革调整”,所以我们身高毫不搭配的两个人就这样分到一个班里面去了,从此开始了我们“四年”放荡不羁的军校生涯。

大笑是吉林人,典型的东北汉子,说话嗓门大,从不迁就任何人。但也因为做人坦诚,虽是直筒子脾气,不善与人沟通交际,但人缘依旧不错。和我不善与人交际的秉性相搭档,打交道不用考虑太多,想啥说啥,自己倒也落得一身轻松自在。

刚上军校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没谈过恋爱,没有尝过爱情的甜蜜。所以,偶尔有人在周末与对象煲电话粥、秀恩爱的时候,总是会引来一阵凑热闹的起哄,招来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大笑总是很低调,从来不表现出来,也不主动和我们说起他的对象。因此,和大笑一块儿待了一年之后,才知道这货竟然还有女朋友!!!

不是“羡慕嫉妒恨”的思想作祟,更不是故作惊讶,只不过真的是无法理解,这货竟然有女朋友——大笑长的五大三粗的,个子不高却是一个标准的肌肉棒子。加之脸盘大,眼睛却小,平时又是周公的最佳拍档,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孩子整天都睡不醒,一副混沌无知、懵懵懂懂的状态,所以谁也不曾料想到这孩子还有人稀罕。

但真的还就有人稀罕,这人自然就是前面提到的慈姐了,真是让人不禁感慨天道无常,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虽然整天与大笑厮混在一起,但却因机缘巧合,与慈姐竟然是素未谋面。慈姐上学在武汉,距离长沙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在节假日时候不时会过来看大笑,顺便带点吃的(当然吃的是重点),所以在印象中这是一个极好的女生(当然如果能再多给点零食,那真真就是超好的女神了!)。后来见到的慈姐照片的时候,她的形象与自己脑海中的构想也是差不离的:戴着一副眼镜,身材高挑,文文弱弱,一副惹人爱怜的样子,用网络流行语来形容就是典型的“傻白甜”,难怪大笑会坠入情网,难以自拔。所以当大笑给我看慈姐照片时候,自己也是仰天长叹,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好好的白菜都让猪给拱了,结果自然是招致大笑一顿暴走攻击。

因为毕竟是在军校当中,我们的时间总是很紧凑,约束也比较严,所以谈恋爱很少有甜言蜜语、卿卿我我的机会。加之大多数人也是异地恋,一年难得见上几次面,基本上都是拜托联通移动加电信,才能够互诉衷肠、聊慰相思之情。再有上十分的耐心,保持着对女友的一百二十分宠溺,才换来妹子的倾心。

但大笑偏不这样,我行我素,敢做恋爱界的一股清流。

首先是大笑从来不和慈姐主动打电话。在军校这种通信不便捷的地方,正值青春期的小伙子有了女朋友,往往是煲电话粥成风,有女朋友不主动打电话,真真是神一般的存在。即使每次接慈姐的电话,也是简单的“嗯”、“啊”、“行”等副词,极少有我们想听到的“干货”。至于我们几个伪装在附近看书,眼巴巴地等他爆出一些甜言蜜语,结果都是“寻病终”、“无功而返”,所以大家也就失去了再继续“猥琐”地关注他电话的兴趣,转向别的目标了。

其次是大笑从来没有给慈姐认真准备过礼物。像我们这种在学校里面窝着出不去的家伙,平时只好和女朋友甜言蜜语,每天打电话互诉衷肠。至于重要日期的准备,更是从来不少,许多人怕自己记不住,搞一个备忘录,还要在手机上设置多重闹钟提醒,确保准确及时地送上自己百分百的贴心问候。可大笑却从来没这样干过,至于原因嘛,就我跟大笑这么多年相处的了解来看,只有两点:一是忘性大,二是懒,而且这两种情形在他身上都史无前例地达到了最大程度的饱和。至于慈姐一直死心塌地地跟着大笑,放任大笑这样“任性”,也是让我们这些人“羡慕嫉妒恨”到崩溃。

最重要的一点是大笑这孩子还极端不民主。平时老是爱发扬个人英雄主义,身上一股驱之不散的伟人范儿,加之不容置疑的语气,却集中在那有着眯眯眼的脸上,也是让我们几个“受够了”,更不用说想象慈姐怎么能够忍得了她。在我们理解中,女生不都是哄着宠着才行的主嘛,怎么到他那儿压根儿就不理,直接就是你爱咋咋地,一直坚持我行我素。就连毕业分配以后回哪,去哪,都已经安排地齐齐整整,给慈姐就是一副“一切听我指挥,坚决执行命令”的决绝表情。

当然,故事偶尔也会出现转折,“一言堂”的大笑也会有恋爱中的苦恼与忧愁,也会有“少年大笑”的烦恼。

还记得,在大二秋季归队的时候,我和大笑分到一个宿舍里面了,大笑当班长,我则是他手下一名默默配合工作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在给宿舍里面抬桌子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这货的感情不太对,不知是大姨夫来了,还是他看的海贼王没更新,虽然一天也在忙忙碌碌地干着,但总感觉处于掉线状态,提不起精神。

看他兴致不高,我也就一天无话。正逢搬家,来往出入频繁。偶尔抬桌子遇到前面路还堵上的时候,就会看到他怒不可遏地把桌子往边上一放,双手一插腰,怒气冲冲地看着前面不长眼色挡路的人,仿佛一瞬间就要爆发,大动肝火。前面人看到他这幅表情,又威慑于他满身的肌肉疙瘩,基本上都悄悄地闪开让路了。偶尔有不长眼的,我就赶忙上去劝下,豁出一条路来,抬着桌子连带着他赶紧走了。

由于是在五楼,楼层有点高,来回路程又是坎坎坷坷,曲径通幽的,所以在第五趟的时候,刚上了二层就累的气喘吁吁。他个子小,我个子大,所以上楼梯一直都是他走在前面,我负责断后。结果刚到转弯处,在四处没人的时候,正准备再努力一把,赶紧再多抬上一层楼的时候,这货“咣当”一声就把桌子停那了。

正准备发火骂他两句的时候,只见这货悠悠地转过来,问我道:“年儿,还有没有比你还笨的人?”

听着这话都快抓狂了,不过碍于他表情不对,所以敷衍着答道:“没有啦,我都这智商水平了,谁还能赶上我?”

还没等我说完,这货就打断了我的话,眼圈红着,哽咽地说到:“有,她就比你笨的多。有你这一半聪明,她就能想明白我的建议是正确的。”

听他这么说,我也大致明白了啥情况,“怎么了,又和慈姐闹矛盾了?”

“啥矛盾啊,她那智商压根儿就想不明白。”不觉间声音又提高了八度。“我给她说办流量套餐A,她非要办流量套餐B,结果办好了看出来我的那个建议划算,这会儿又在那抱怨,被我骂了一顿。还和我闹着要分手,我好后悔啊!”

我晕!

因为手机流量套餐选择问题,俩人就能这样纠缠不休、互不让步,以后还怎么长久的下去啊?

所以听到他们这样的吵架理由,我也只好是费着口舌,苦口婆心地劝慰他半天,胡编乱造了一些哄女孩子的“高招”,这才算是把他安慰消停了。

晚上,看见大笑蒙着被子在被窝里猥琐着和慈姐发短信,知道他们两个人又和好了,自己也就长舒一口气,放心地睡了。

自这样的事情以后,两个人又恢复到平常不温不火、平平淡淡的时光,直至毕业。

毕业的时光总是分外焦灼,牵涉的事情太多,让年少的我们有些喘不过气来。无论是对自身前途命运的迷茫,还是对传说中象牙塔中“见光死”爱情的担忧,都让那段时光在兜兜转转中惆怅满怀。

只有大笑,每天依然是乐乐呵呵,保持着一副“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自在,专注着自己的强身健体计划,为任职前的最后时光充电提高。这样的状态让人以为他有消息,有情况,稳保能回到东北老家,所以也就一直再没关注他。

然而当分配结果出来的时候,却令自己大跌眼镜:大笑没有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回到老家东北去,而是去了相反的方向,分到东南沿海一线去了。这才回想起分配前队长征集意愿的时候,大笑就曾坚决表示自己要“不平凡地活着”、“要去最有可能打仗的最前沿”、“要去最艰苦的地方建功立业”。

时光飞逝,还未过多停留在对自身命运多舛的感慨中的时候,就和大笑随着分配的大潮,分散在祖国的西南两端了。

军校一别,三年已矣。自学校相别以后,就没有和大笑再见过面。只有在偶尔的电话之中,还会调侃下彼此的近况,关怀下恋爱进展。当问到慈姐的时候,大笑依旧是一副大男子主义,慷慨激昂的语气,“没事,她都听我的。以后我在哪她在哪,就她这点智商,不和我过,以后还不得到处受骗受欺负去,我不能把这包袱甩给其他的大好群众了,这罪我替别人受了哎”。说罢,在电话那头传来他依旧放荡不羁的爽朗笑声。

虽然有自恋的成分在里面,不过从其他朋友那了解到的情况也大致如此。一直大大咧咧的大笑低调了很多,也开始学会照顾人了,逐渐学会珍惜这稳稳的幸福:休假不到三十天的时间里,整天就窝在家里边。一直爱闹腾去外面转悠的大笑,回家后也开始老老实实地陪着他的慈姐。在空间上偶尔看到他们秀恩爱的各种状态,虽然嘴上还是喊着烦,但照片中洋溢的幸福又不小心给我们丢了一满把“狗粮”。再也没有搁着慈姐在一旁,自顾自地打游戏的场景了。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咧咧的大笑在“小心翼翼”地奉旨陪慈姐逛街,在游乐场上像怕孩子走丢一样,紧紧牵着慈姐的手。还有他为慈姐主动撑起的遮阳伞,对比着两人黑白分明的胳膊,都让人感受到他们甜到腻的幸福。

或许是经历了年少的时光,走过军校的坎坷相伴,大笑在磕磕碰碰、兜兜转转中更懂得了包容与理解,懂得了感动与珍惜。没有了曾经的海誓山盟,也没有了甜言蜜语,只有相守的长情陪伴。褪去了那些年轻狂与“任性”的大笑,在岁月里用自己的赤诚之心,静静地守候着慈姐,用军人留给另一半的担当,用小中尉的坚守执着,长久守候他们稳稳的爱情,直到世界尽头。

来源:军校学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