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万元!这真是军官与士官的不同么?

这真是军官与士官的不同么

提干(来源/三剑客;文/9527)

1

刘干事和刘老兵是老乡,实打实的纯老乡。

两人都来自于中原一处叫刘家岗的村子。16年前,刘干事和刘老兵都只是高中毕业的毛头小子。两人一商量,一起报名参军入伍了。

绿色的火车走了好几天,终于算是到了这处边疆。两人一起傻过眼,一起骂过娘,一起下定决定,当一名驻守边疆的好儿郎。

又是老乡,又是哥们儿,又是战友,最后两人竟然还分到一个班级,这样的命运,让两人的友谊更加深厚。

可是,在两人转了士官的第二年,命运便开始有了不同的方向。

刘干事,当然,那个时候还只是刘班长,因为表现优异,被提了干,当上了干部。

刘老兵,当然,那个时候也只是刘班长,继续着自己班长的事业。

2

一位提了干,一位还是士官。

这消息传回刘家岗,刘干事的父母高兴地不得了,差点儿想花钱请戏班子唱上三天。
不过,老两口还是忍住了。毕竟,都是一个村子里出去的年轻人,一个要当官了,一个还只是兵,刘老兵的父母心里肯定不太是滋味。假若真是热热闹闹地唱上三天大戏,恐怕是往刘老兵父母的心口上撒盐。

刘老兵的父母倒也坦然,大大方方地跑去刘干事家祝贺,刘干事的父母好一顿客气,安慰刘老兵父母说:哎,没啥,当个干部也算不上啥,说不定还不如当个兵呢。

刘老兵的父母并没有把这话放在心上,谁都明白,这些话只是礼节上的说辞。

3

刘干事进了军校,临走时,刘老兵买了各种吃喝给刘干事带上了火车。

刘老兵说:兄弟,你有出息,好好干。

刘干事说:兄弟,不管咋样,不管是干部还是兵,咱都是好兄弟。

两人在火车站拥抱告别,大有一种“苟富贵无相忘”的味道。

不管是提干,还是继续当着班长,两人其实都只是普普通通的边防军人,都绝称不上“富贵”。

也是,军人哪有什么富贵的?

刘干事学的是边防专业,刘老兵学的是通信技术。

两年后,刘干事回到老部队,到边防一线当了一名执勤巡逻的排长。而刘老兵呢,已经熟练掌握了边防部队所需的基本通信技术,成了连队的业务骨干,从下士转中士,不,那时候还叫一期士官,二期士官,不管怎么叫,刘老兵又晋了一级,脖领上的细拐变成了粗拐。

4

刘干事当了排长,责任越来越大。

手下的班级要管吧?排务要解决吧?排里各号人马的思想状况要摸清吧?要带领全排和其他排比拼吧?要定时向连队主官汇报工作开展情况吧?

忙呀,太忙了。以前当战士的时候,管好自己就没毛病,当班长的时候,管好班级就大功告成。现在当了排长,刘干事有些发懵。

“职位越高,责任越大”。刘干事这样告诫自己。

刘老兵的专业技术越来越高明。连队也着重培养他,刘老兵也争气,代表部队参加专业技术比武,在军里赢得名次,记了三等功。

刘老兵的军旅生涯,可谓一路顺风。

5

刘干事当了3年排长,终于当上了副指导员。而刘老兵呢,顺理成章地转上了上士,领章上的粗拐旁,又加了一条小细拐。

都该谈对象了吧?

两人的父母都在家里张罗开了。大家也都能想到,看中刘干事的姑娘自然多一些,毕竟,姑娘们还是有一些“官本位”的思想。

但是,跟刘干事处着处着,姑娘就不乐意了,然后就分了手。为啥?刘干事是军官,尤其是边防部队的军官。边防有个现象,年轻的军官,很难走出边防,转业更是别想。

姑娘们也不想到边防呀,等着刘干事回家乡也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所以就say goodbye了。
刘老兵不一样啊,他告诉姑娘:我这上士是有期限的,就四年,干完四年就回家陪你。

姑娘心里对时间有了明确概念,脸一红,娇羞地说一句:没事儿,我等你。

好嘛,刘老兵的婚事儿就成了。

6

刘干事的父母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老两口岁数越来越大,眼跟前却连个儿媳妇儿都没有,更别提啥时候能抱上大孙子了。

刘老兵在老家举办的婚礼非常热闹,足足热闹了三天,那热闹劲儿,绝不压于唱了三天大戏。

刘老兵的父母风光满面,高高地坐在屋子中央。刘老兵穿着帅气的西装,新郎那洁白的婚纱也相当漂亮。刘老兵和妻子一起跪下,认认真真地给父母磕了三个响头,父母立即掏出大红包,美美地给儿媳妇儿揣上。

围观的村民们都热烈地鼓起了掌。刘干事的父母看着看着,泪水不知不觉便湿了眼眶。

刘干事呢?他怎么没能参加好弟兄的婚礼?

他正在师里集训,要参加上级的政工干部比武。

7

刘干事干了几年副指导员,并没有提升为连队的主官。以后该怎么办?

领导考虑到刘干事这几年的辛勤付出,便把刘干事调到了团机关,当了一名宣传干事。又过了一年,才给提升为正连职的干事。这正连职的干事,一直持续到现在。

刘老兵有了孩子,在媳妇儿的支持下,又转上了四级军士长。刘老兵已经成了真正的老兵,技术很精,工作生活比以前显得轻松。

十六年转眼面过,刘老兵要走了。刘老兵不要工作,加上各种边防补助,领了70多万。

刘干事很焦急,他岁数不小,现在还没娶上媳妇儿,他也想走。可是,假如现在他转业的话,只能拿十几万,回到地方能不能安排好工作,工作的工资水准如何,不好说。

刘干事粗略一算,十六年的老兵走,比他十六年的军官走,合适的太多太多。

至少,单从金钱来说,刘干事如果现在回家当了公务员,按一个月三千来算,还不能干别的副业,他至少要多干近二十年,才能赶上现在回家的刘老兵。

那刘干事能不能像刘老兵一样,按四级军士长复员呢?

貌似不可以。

8

当然,离开部队之后,不能这样简单地以金钱计算。

当然,这也是这个边防部队一个特殊的例子,总结的并不十分全面。

当然,如果刘干事再干上几年,能赶上自主择业,以后的日子会比蜜还甜。

当然,可能如刀般的军改到了刘干事头上,刘干事此时回归家园,他可能会心有不甘,会有一点儿后悔提干。

当然,我们说的是十六年的老兵和军官,如果换作十二年,可能军官们更会一脸茫然,显然十二年的军官,在军改结束之前,根本赶不上政策上的十八年。

我们坚信,军改不会让刘干事后悔……

9

老兵退伍的时候,这个单位评选了几位优秀的老兵。

刘干事负责撰写颁奖词。刘老兵,真名叫刘忠秋,是这个单位有名的通信有线技师。

刘干事是这样写的:

“忠心守边疆,秋去鬓满霜

十六年白了少年头

十六年军营写春秋

你翻过大大小小的山头

你淌过短短长长的河流

风吹过胸口,线握在双手

名利,任它空留身后”

刘干事觉得写的不错,这也是他能送给兄弟的最好礼物。

刘老兵走了,刘干事使劲地抱着刘老兵,哭得那叫一个痛心。刘干事完全不顾自己干部的形象,当着单位所有官兵的面,眼泪擦了又流,流了又擦。

来源:三剑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