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排长,十年主官,这不是军改后的新常态!

image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摄影:吴俊德

蹲苗不是苦熬,军人的青春不可空耗

专栏作者 | 兵情哨位

“年轻军官可以蹲苗,但蹲苗要确保为多数干部打开畅通的上升通道,让他们始终处于一种进步的状态。”

“蹲苗绝对不是简单的延长基层干部服役年限,更不是让一名干部干五年排长、八年连长,直到把他们的斗志消耗殆尽。”

“蹲苗需先沃土,必须将华而不实的表演、人人厌烦的八股文字推敲、走留完全无法预知的无奈、一岗定终身的弊病妥善解决。”

● ● ●

脖子以下军改拉开序幕,军衔制呼之欲出。在军人职业化大背景下,“前慢中稳后快”的军官晋升制度也即将成为现实。适当延长基层干部任职年限,确保年轻干部蹲好苗、扎好根,将是军官职业化之后的一种常态。

听到这样的消息,说句心里话,许多年轻干部是迷茫的,甚至有些抵触情绪。

“军改我们一百个支持,但延长基层干部任职年限,那我们不得当五年排长,八年连长吗?都是一些重复性的工作,基层真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去学习、去打磨吗?”

延长低级军官服役年限绝不会,也绝不能是把青年军官们长期按在基层岗位上一直磨,它理当是配合着改变基层风气、减轻基层负担、提高基层福利待遇、加强岗位流动等一整套军改政策同步进行。

image

张连长已经在本职岗位历练六年有余,眼看着身边的同学、战友,个个晋升到了更高级别,走向了更为重要的岗位,心理难免酸酸的。

张连长心中的酸楚,除了职务晋升的无奈,更多的还是,现在的岗位已经不能给他提供足够能力提升的契机,让他陷入了令人窒息的能力停滞。

曾经的他觉得基层才是军官成长的沃土,不想在“浪漫”抹上一层“苟且”的油彩。可是精神上再充实,也冲抵不掉被喊着“快起来搬砖了”的尴尬。选择大机关和科研院所的同学、战友,实现了职务提升,更为重要的是能力素质得到了全面提高,对未来充满憧憬。

此时张连长还深耕在基层一线,往日的锐气消磨过半,想想未知的明天,莫名的恐惧占满心田,真的难有诗与远方。

image

“爸爸是个坏爸爸。”

半年没有见到张连长的女儿,见到他后用孩童稚嫩而又无比真实的语言向他表达不满。面对妻子,张连长可以说,“身许国家,心许你”,可是面对可爱的女儿,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

想得通是锻炼,想不通是磨练。买不起房的心酸、无法照顾妻儿、难以尽孝父母的亏欠,还有未知的明天,都时刻像针一样刺向张连长的心脏,隐隐作痛。

青春可以遇挫,但青春不能停滞,年轻军官可以蹲苗,但蹲苗要确保为多数干部打开畅通的上升通道,让他们始终处于一种进步的状态,不能让他们的热血有丝毫的冷却,哪怕只是短暂一瞬。

image

蹲苗不是苦守,而是不断的成长;不是毫无意义的空转消耗,而是切切实实的锻炼;不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消磨,而是真正的淬火。

对于基层军官来说,苦累已经演变成了一种符号,幸福指数成了一种奢求的禁忌。

失去奋斗,官位再高,你的心灵也将无家可归。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基层现实,就那样异常真实的存在着。基层军官生活中发生的事远比文学更丰富,生活过分真实让异常敏感的新闻媒体都不知道如何去描述。
没有长期基层历练的人,很难揣摩基层军官丰富的内心世界。领导的眼中,年纪轻轻就想着转业的干部,多是怕苦怕累娇生惯养的一代,其实这是一种真真切切的误读!

当今基层军官不可避免的被烙上了时代之印,自身价值追求、工作幸福体验、能力素质积淀等都成了他们人生追求的重要组成部分。

image

部分军官忧虑蹲苗成为常态后,基层还是当前的基层,作风还是当前的作风,陪会、陪训、陪演继续消耗他们的美好青春。花费大量军费培养的硕士、博士,依然很难在他们专长的岗位上闪耀光芒,一批又一批淹没在诸如拔草之类的繁杂事务中。

往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不是幸福,是退无可退,不少基层官兵都面临着这样的窘境。工作千篇一律缺乏挑战、低层次转圈缺乏高度、空间狭小视野受限等固有短板,随着时间的累积变的异常突出。

消除部分军官关于蹲苗成为常态的忧虑,就要彻底改变当前基层基本状态,打破过于注重整齐划一、人力资源使用粗放等弊端,因人而异、精细设计的专业人才培养制度。

蹲苗绝对不是简单的延长服役年限,更不是让一名干部干五年排长、八年连长直到把他们的斗志消耗殆尽。

蹲苗会完善基层各项政策制度,切实围绕干部自己能力素质提升,根治五多减轻基层负担;合理设计官兵退出机制,给予官兵合理规划自己未来的空间;科学设定干部选拔考核机制减少用人上的人为因素干扰,让年轻干部的心永远充满激情;合理提供基层官兵承担家庭责任的机会,巧妙地实现家国责任的统一。

蹲苗还将会加强岗位流动,要让青年军官在多个岗位的历练中不断提高自身综合实力和能力素质。蹲苗这些年,基层军官需要从基层走向机关,从战斗部队走向院校,在经过多种岗位历练后回到基层,根据自身特点和专业特长,选定以后发展的职业道路,为走好不断延长的军旅路积蓄足够的能量!

蹲苗需先沃土。华而不实的表演、人人厌烦的八股文字推敲、走留完全无法预知的无奈、一岗定终身的困境等等诸多困扰基层发展的浅规陋习,都将从根子上予以铲除,从而让军官完完全全消除蹲苗成为常态带来的焦虑。

image

说实话,蹲苗是个好政策。倘若上述军改措施稳步推进,青年军官的担忧也将迎刃而解。我们的干部,都是识大体、顾大局的,我们也清楚地知道,职位的晋升很多时候并不代表能力的提高。

不少哨友都有类似的体验,A同学提升很快,但并非因为他能力素质多么优异,而是因为他处在一个编制较为充裕的单位;B同学提升很慢,不是因为他能力素质差,而是因为他所处的单位编制受限。

当年轻干部蹲苗将成为常态,不经过扎实历练,将很难实现军衔的晋升。以往那种屁股还没坐热就想着提升换位、命令在主官岗位人却在机关等不良现象,有望得到彻底的根治。
当蹲苗拥有完善的配套、刚性的制度约束,不管是对部队发展还是青年军官本身,都是有莫大的好处的。

14年前,凭借优异的学习成绩,我被分配到了基层一线。“好好在基层蹲蹲苗,把你的才华与打战需求无缝衔接”,学员队教导员临别时的嘱托,依然清晰的在我的脑海里索绕。

14年后,经历营连军政主官、机关科长、院校、研究机构和高端智库等多个岗位与平台历练的我,再次回到基层一线,却无不忧伤的发现,自己好像走到了军旅生涯的末端。

大局面前,只要改革强军需要,个人再大的牺牲都微不足道,哪怕为此脱下心爱的军装也无怨无悔。
不过这一次,我选择相信,延长初级军官服役年限,绝不会让青年军官空耗青春。

作者简介:

专栏作家,特约撰稿人,特约评论员,舆情分析师。

更多军改解读,请关注一号哨位

- END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