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制度改革|听近10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详细阐述

从戎军考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分组审议时提出

依法有序推进军官制度改革

军官制度改革

正在北京举行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12月20日下午分组审议了《关于军官制度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以下简称草案)。

许多常委会委员认为,改革军官制度,基于军衔构建新的军官管理制度体系,是适应现代军队建设和作战要求、契合新的领导指挥体制和力量编成、提高军事人力资源管理使用效益的必然选择。鉴于这次军官制度改革带有基础性、系统性,涉及军官服役和管理的各方面各环节,力度深度广度前所未有,为保证制度改革和探索试行依法推进,暂时调整适用现行法律的相关规定,是必要的、可行的。

暂时调整适用相关规定,以便改革时先行先试

邓昌友委员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为了建设一支党绝对领导之下的、能够肩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使命的、与时代要求和国家发展利益相适应的、世界一流的现代化人民军队,习主席作为我们党的领导核心、人民军队的最高统帅,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提出了一系列人民军队建设发展的新理念、新思想、新决策、新举措,坚持以强军目标为根本牵引,以打得赢为根本标准,以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为根本动力,推动军队在思想建军、改革强军方面迈出了历史性的步伐,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军队改革冲破长期以来形成的思想禁锢,以雷霆之势破旧鼎新,使人民军队实现了重塑。按照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通过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总体方案》,从去年开始,军队改革有序展开。首先对军队领导指挥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这是最关键也是最艰难的一步。在党中央、中央军委、习主席的坚强领导下,在广大指战员的坚决拥护支持下,开头一步走得很实、走得很稳、走得很好。目前,这一改革任务已基本完成,成效已经初步显现。从现在开始即将展开这一轮改革的第二步,即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的改革。军队管理的组织架构、职能配置、权限设置、运行机制等,都与此次改革直接关联、一起联动。适应新体制特点、支撑新体制运转、发挥新体制优势,必然要求军官制度做出相应的改革,而且必须抓紧协调推进。

“这次军官制度改革的目标就是要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其中的关键就是要打破过去基于领导职务建立的军官管理制度体系,建立基于军衔构建军官管理制度体系。”邓昌友委员说,这是对现行军官制度体系的重构、创新和重塑。为了确保改革于法有据、稳妥推进,急需对军官管理制度改革提供必要的法律空间,需要暂时调整适用现行军官法、军衔条例中的相关规定,以便在各兵种、各层级中进行军官制度改革时先行先试。

image

军官专业就是组织指挥打仗的能力,需要长期服役来获得

陈国令委员认为,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世界军事革命迅猛发展,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样式,习主席站在全局和战略的高度,纵观世界风云,结合中国军队的实际,以政治家、战略家的魄力坚决推进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去年年底到现在完成了军队领导体制的改革,今年12月份又作出部署,推进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的改制。这次改革力度和规模之大是我军有史以来空前的,必将使我军面貌和战斗力焕然一新。随之而来,军队这些改革必须有与之相适应的政策制度配套,实行军官改革是应有之义,势在必行。军队建设这几年遇到一个突出的难题,就是人才难保留,军队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流动过快。由于受军官服役年龄的限制,每年都有几万干部转业到地方,每年又从地方招收几万学员入伍提干,军队干部大出大进,严重影响了军队的稳定和战斗力的提升。同时,大量军队干部转业到地方,也给地方政府安置带来困难。实行军官职业化,有利于提高军官的专业能力。军官专业能力就是组织指挥打仗的能力。这种能力需要长期服役来获得,必须有稳定的时间来保证。军官职业化,是提高军官指挥打仗能力的制度保证,是稳定部队提高战斗力的根本举措。建立军衔主导的军官等级制度,是实现军官职业化的关键制度,有利于树立正确的用人导向,完全必要,势在必行。

军官制度改革推进中需要突破现行法律的部分规定

刘振起委员说,这次军官制度改革方向明确、思路清晰、意义重大。军队所有改革最终都要落到人的身上,尤其是落到军官身上,可以说军官制度改革是军队制度改革的重中之重。建立基于军衔构建军官管理制度,贯彻了习主席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适应了现代军队建设和打仗的要求,体现了新形势下军官队伍建设的规律,反映了军队官兵的向往和期盼,也是世界大国军队的通行做法。这轮军官制度改革,是在军队全面改革大背景下进行的,是从基础制度改起,是体系性的重塑,是重大改革创新,推进过程中需要突破现行法律的部分规定。中央军委就改革期间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是改革于法有据的要求。

image

改革措施成熟后,再及时修改完善现役军官法、军官军衔条例等有关法律

“现行的军官法和军衔条例施行以来,在军队作战、训练、干部培养、部队管理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黄献中委员说,随着军队革命化、现代化不断向前推进,军官法和军衔条例中的一些内容逐渐暴露出一些矛盾和问题,有些还很突出。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中央军委强力推进军队体制编制的调整改革,修改军官法和军衔条例势在必行,这也是全军指战员的迫切愿望和要求。这项工作的推进,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中央军委在这个问题上是很慎重的。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这一决定草案,就是要依法有序推进各项改革举措,改革措施成熟后,再及时修改完善现役军官法、军官军衔条例等有关法律。

改革的目标方向明确

李世明委员认为,这次军官制度改革力度很大,改革的特点十分鲜明。特点之一是改革的目标明确,即建设担当强军重任的高素质干部队伍,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大方向就是军官要实行职业化,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特点之二是重构军队管理制度体系,建立军衔主导军官等级的制度。特点之三是重构军队重要关键制度。这次军官制度改革,涉及到军官制度的各个方面,整体性、系统性、全局性很强,暂时调整适用相关法律规定,会使改革于法有据,稳妥有序地推进。

处理好专业技术军官问题

黄献中委员建议,在设置以军衔为主的干部管理制度体系过程中,要对专业技术军官和指挥军官的军衔待遇衔接问题认真研究、慎重决策。“军衔既是荣誉标志,更是指挥标志,军队专业技术干部队伍是军队发展建设必不可少的非常重要的队伍。处理好专业技术军官问题,就是要侧重于在待遇上给其必要的、甚至不低于同职级指挥干部的待遇。因为专业技术干部是有特殊贡献的,是其他军官不可以替代的。但是在军衔设置上也不能强调对应,在设计的时候要充分论证,科学地设置军衔的结构。”

image

高度重视对军官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经历的培养

黄献中委员认为,要重视干部培养问题。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和军事职业教育培养渠道,根据习主席特别强调的“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高度重视对军官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经历的培养。军官这些经历应纳入到军官培养的体系中来,而且是重要的方面。要突出在重大的战争和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培养干部的组织能力、指挥应变能力、顽强坚毅作风。

“将来在军衔的设置上,既要汲取国外有益的经验,还要从我们军队的实际出发,科学地设置。”黄献中委员说,要把这件上上下下关注度很高、对军队下一步改革发展起着重大推动作用的系统工程做好。

按照时间节点抓紧组织实施

孙大发委员建议,决定通过后相关部门必须按照时间节点抓紧实施,稳步推进。

“要及时做好军官制度改革政策的宣传教育,统一全军官兵的思想认识。”孙大发委员说,要引导广大官兵正确认识军官制度改革的重要意义,正确对待个人利益得失和岗位的调整,以实际行动支持改革,落实好改革。同时,要广泛征求相关专家和基层部队对改革举措的意见建议。“这次军官制度改革涉及军官服役、军衔、选拔任用、培训交流、待遇保障、考核奖励和退役安置等一系列政策制度,需要配套的规定多,因此要不断完善,稳步推进。”

改革中注意保留人才

孙大发委员提出,军官制度改革中要切实注意防止人才流失的问题。改革军官制度,推进人才建设整体转型,是军队战略转型建设的重要内容和关键支撑,因此,改革的目的是着眼中国军事特色变革需要,进一步改善军事人才结构,提升军事人才队伍素质,需要在改革中注意保留高层次科技人才、优秀拔尖人才、作战部队骨干人才,重视创新人才团队建设,特别是要防止在宣传相关政策时出现偏差,误导优秀人才离开能够建功立业的岗位,影响军队战斗力的提升。

李安东委员认为,军官制度改革涉及每个干部的切身利益,建议改革期间加大思想政治工作,采取必要的措施,确保干部队伍的稳定,尤其要防止军队骨干和人才的流失。

来源|《法制日报》、军报记者; 作者|陈丽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