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转干部的路该怎么走?也许他能给你启发

我叫高建成,今年离开了二十一集团军某旅副旅长兼参谋长的岗位,选择了自主择业,现在在北京华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任副总经理。

我在新疆哈密(我的入伍地)办落户手续时,很荣幸地认识了市人社局的高亚琳主任,她气质优雅、态度友善,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们互留了通信方式。

在以后的交往中,我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她对西北家乡眷恋挚爱,对军转工作专注负责,使我非常感动。她数次提出,让我写写我从军队到地方的这段人生经历和内心感悟,并给《转业军官》投稿,我无法拒绝,于是有了下面这些粗浅的文字:

军转干部

人们常说离开部队、进入社会很难,作为亲历者我完全同意,人到中年,突然变换一种生存环境,而且这种变化是全方位、深层次、快节奏的,不身处其中很难体会那种煎熬的滋味。有军转干部戏称,转业后才发现,除了老婆孩子是熟悉的,其他一切都是陌生的。这话很直白很形象。

那么到底难在哪里呢?对症才能下药,我结合自身情况分析了一下,觉得主要是离开部队难、面对社会难、选择工作难,这是环环相扣、逐步递进的人生三场大考,既考智商,也考情商,更考逆商,如果能把这三场大考考过,也就圆满地转变了角色、顺利地融入了社会,你也必然成为人生的赢家。

一、军转干部该怎样离开部队

离开部队大体上是三种情况:骂骂咧咧、别别扭扭和高高兴兴,真实的情况是第二种居多,第一种次之,第三种鲜有,这毫不夸张。总之,不开心的人多,开心的人少。

前几天网上热传一篇名叫《我为什么提前退休?》的文章,主人公是某军分区的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按理说副师这个级别已经不低了,可字里行间流露着他的委屈和不满,他毫不避讳地表达了这样一个意思,那就是凭他的军事素质和工作成就,应该还有上升的空间。其实看完这篇文章我当时就笑了,他所谓的人生辉煌主要表现两个方面,一个是维和,一个是救灾,其实都很一般,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而组织给他的荣誉是很多很高的,特别是工化处长能提到军分区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他已经是幸运儿了。现在有点乱套,瘦猪哼哼,肥猪也哼哼,都觉得自己吃了亏。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转业时啊!

每个人都要客观看待自己,特别是要客观看待自己在部队所做的工作,所受的苦累。

一个人在部队干上十几、几十年,再怎么着都会做点事,否则部队也不会要你了。有些工作是岗位使然,比如,我在任防空旅副旅长兼参谋长时,狠抓司令部建设,2015年被原兰州军区表彰为“先进司令部”,我个人被评为“优秀参谋长”。这对于一个兵种旅来讲,是相当不容易的,但我不认为我有多么了不起,我要感谢参谋长这个岗位,正因为有了这个岗位,我才能大展拳脚,如果没有这个岗位,能做到吗?那绝对做不到。退一步讲,工作也不是我一个干的,科长们坚决力挺我,分管副旅长无私帮助我,旅长、政委始终支持我,这样一想,不就释然了吗?

image

在部队一天,就会吃一天的苦、受一天的累,天知道,一个在部队十几、几十年的人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但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些苦累,不是你一个人在吃在受,而是所有人都在吃、都在受。我入伍23年,吃苦受累太多了,军校学员时参加抗洪,基层排长时上高原挖缆沟,机关参谋时通宵达旦写材料,还有啊,最难熬的是长达五个月的野外驻训,库尔勒驻训地最热时空气温度560C,地表温度720C,一般人都难以想像。不吃苦受累,老百姓会敬重你?首长会提拔你?其实,入伍就意味着吃苦受累,这个道理根本不用讲。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把所做的工作、所受的苦累,作为和组织和首长讨价还价的筹码,提这提那不合规矩的要求,这是不道德的,至少是不理智的。我们要把自己看得低一些、小一点,这个低、这种小,恰恰反衬出我们人品的高、格局的大。

我是四月份离开部队的,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一般情况下,确定转业的干部三月份就离队了,而我作为参谋长因为要组织迎接集团军基础训练考核,迟迟没有离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家中没过几天,部队又召我回去,因为西部战区陆军要对旅里进行战备拉动,这对基层部队来说可是件大事。

当时的情况是因为转业的影响,旅里在位的领导力量很薄弱,把已经离队的参谋长往回召,我能想像旅首长是多么的为难。我没有多讲,把已经收起来的装具取出来,按要求的时间归队了。在准确领会上级意图之后,我周密组织司令部制定方案计划,深入营连督促贯彻落实,由于准备工作充分,战备拉动圆满成功。

部队的首长听说了这件事,在总结大会上对我提出了表扬,号召广大官兵向我学习。集团军多位首长也专门给我打电话,我清楚地记得一位首长对我说的话:建成,你用你的行动证明了你是一名合格的军事指挥员,你是一名成熟的领导干部,合格固然重要,但成熟更为宝贵,我为有你这样的部属感到骄傲自豪(他曾经是我的参谋长)。

我没有想到的是,进入华如公司后,有一次和某部领导谈业务。他对我说:我听说过你的事,已经离队了,又奉命回去搞演习,你这样的人我信服,你们老总有眼光,你们公司绝对有实力有信誉,我愿和你们合作。这件事的影响这么大是我始料不及的。

离开了为之奋斗几十年的老部队,内心有这样那样的想法是很正常的,但要学会控制、学会调节,不能任性放大、滋意漫延,甚至使之失控。有的军转干部戎马半生,能力强口碑好,但在转业的人生关键时刻,没有把持好自己,沦为茶余饭后的笑柄,确实让人扼腕叹息。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想想当初入伍的自己,再想想现在离队的自己,付出与收获成不成比例,相信每个人都有答案。前几天,我回部队办手续,离开那天,官兵前来列队送行,很多人都哭了,我笑着与他们一一握手。上车后,泪水奔涌而出,瞬间湿透了前襟,我知道,过去都成了美好回忆,新的生活开始了。

image

军转干部该怎样面对社会

其实社会是我们所有军人的最终归宿,复员要回归社会,转业要回归社会,退休也要回归社会,你就是干到将军不也是要回到社会中去吗?事实清楚,道理浅显,但很多人却意识不到,总想躲在部队的象牙塔里,这是不现实的。

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一段很精彩的台词: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我绝不敢拿监狱和部队来划等号,我只是类比,因为监狱的墙与部队的墙确有相似之处。电影里老布鲁克斯在监狱里生活了50多年,因为害怕外面的世界而拒绝出狱。最终,在监狱外自杀了。我们有的战士,甚至有的军官的心态多像那个老布鲁克斯啊!

社会是复杂的,但绝对不是可怕的,没有必要畏首畏尾,很多人说,现在经济不景气,不要轻易离开部队。这话我很反感,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甚至是没有出过远门的农民兄弟,拖家带口北上南下,难道我们不如他们?况且军转干部离开部队,军队也没有说抛弃我们不管了,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保证军转干部有稳定的收入,我觉得凭着这些待遇,再加上我们个人的努力,我们完全可以过得有质量、有尊严。

离开部队进入社会,要不断地告诫自己,环境已经改变,身份已经转换,按老套路出牌,迟早是要闹笑话的。我们有些军转干部当惯了领导,形成了比较顽固的领导思维,架端得比较高、势扎得比较大,就是放不下来、低不下去,这是很要命的。我的理解是,与其他人相比,你尽可以保持精神上的高贵,思维上的敏锐,但言语和行动必须是谨慎的,总之以开放的心态、矜持的姿态开始新的生活。

部队的节奏很快,很多人出来很不适应地方的生活节奏,而这恰恰是你今后要过的真实节奏,所以要让自己慢下来,把情绪稳定作为第一仗来打。事实上,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旅副参谋长郑金现和我同年离开部队,在一起交流时他总说:哥啊,我经常睡不着觉,睡着就做梦,几乎都和部队有关。这一方面说明他对部队感情很深,但也说明他心绪不宁。而这时已经距他离开部队半年多的时间了,这个时间可不短了。

部队的环境封闭,官兵的知识结构严重畸形,比如,受保密工作压力的影响,部队基本上是“禁网”的,而现在的社会方式是基于网络的,这方面脱节尤其厉害。我刚出来时,拿着个好手机却不会用,以至有朋友说,你这简直是浪费。现在,基本上常用的功能我都会用了,用网已经成了生活的常态。军转干部进入社会要学习的东西很多,互联网应成为重中之重,围绕互联网这根主线,每天有多少新词在冒出来,你不知道、不理解,交流都无法实现,长此以往就会被这个社会所淘汰。

image

进入社会之后,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与人交往。受文化、经历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地方人员是比较杂的,特别是我们不知对方底数,交往要慎而又慎。有的军转干部说话不把门,知道的说,不知道的也说,还有的看人下菜,时而高傲,时而卑下,损害了军转干部的形象。我数次和一些不良用心的地方人员交锋,比如有的人添油加醋抹黑部队、捕风捉影糟蹋政府,我都是当场予以驳斥。我的基本原则是面对形形色色人等,既不要自我美化,也不要自我矮化,可以包容,但做人做事的底线必须坚守。

进入社会之后,就有了大量的可支配的时间。“闲得发慌”是很多军转干部的真实感受,如何用好这宝贵的资源,也并不是人人都能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有的军转干部在部队时受纪律的束缚,没有不良嗜好,到了地方却染上了很恶习,有的学会了打麻将,打的眼圈发黑,甚至把退役金都输了个精光,让人是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要培养一些健康向上的情趣,比如,写字、钓鱼,等等。我们集团军有个老军转叫刘国树,喜爱国学,好钻老庄,写了很多有价值的研究文章,我是羡慕嫉妒恨。

社会是多元的,注定也是精彩的,不去尝试是难以体会到的,离开部队后,我游历了很多城市,比如西安、上海、镇江、成都、拉萨等等,这在“两眼一睁,忙到熄灯”的部队是不敢想象的,看了美景、品了美食、写了美文,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祖国日新月异地发展,想想美利坚选举的乱、想想叙利亚战争的惨,还有很多很多,相比之下我们的国家多好啊,身处这样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如果不去做点什么的话,那真的是太遗憾了。

image

军转干部该怎样选择工作

恩格斯说,人总是要做事的,因为人是有思想的动物。我也想说,人必须做事,因为人是社会动物,具有社会属性,倘若不做事,就会失去社会属性,换句话说,就不再是社会动物了。

选择工作,急躁是第一大忌。因为急你会判断失误,也因为急你会迷失方向。军转干部特别是自主择业干部,一般来说,都年龄不小了,选择工作要慎之又慎,选择错误,付出的代价暂且不说,一方面脱离干系很难,另一方面重拾信心很难。要好好想想,我们选择一个工作是为什么?是做一番事业成就自己?还是做一番事业取悦他人?我给朋友多次说:我出来做事,固然是要挣一份收入,但这不是根本,根本是找一份工作让情感得到归属。那种为了面子,轻易做出选择,以至于时日不多就后悔不已的事坚决不能做。

选择什么样的行当,首先要对自身情况做个准确定位。有些军转干部夸夸其谈,要做这个要做那个,好多人也是翘首企盼,但最终也没有丝毫动静。很多军转干部自我感觉良好,最后却是霜打了的茄子:感觉自己认识人很多,可细一想都用不上,感觉自己本事很大,可真一干什么都不会,这是很多军转干部的尴尬现状,只是很多人不愿承认罢了。要好好地分析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不掺杂任何情感,客观而准确,其实,人有时是看不清自己的,真把自己看清楚,你距成功真的就不远了。

要抽出时间好好考察市场,这是必须要做的功课,好在自主择业的军转干部有工资,不必在意这一朝一夕。考察市场要多种手段并用,以求得到最佳效果,一个是听,偏听则暗,兼听则明,要多和人接触,和多类人接触,从多个角度来了解情况,一个是看,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到实地去看看,半天的功夫,是骡子是马就清楚了,最后是查,找人也好,上网也好,就是佐证所听所看。军队出来的人都比较实在,人家说什么,就认为是什么,其实多数情况下并不是这样,有些人的吹功我是领教过的,漏洞百出却神态自若。

是当老板?还是找老板?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抉择,前者是创业,后者是择业,一字之差,天壤之别。很多军转干部都想自己干,理由是不看别人的脸色,这话真的是经不起推敲。就我个人来看,慎选当老板这条路,不要光想老板的风光,更要想想老板肩上承担的压力,最近网上晒了几家大公司老板的作息时间表,印证了我的看法。军转干部退役金是很有限的,经验又是极其匮乏的,凭什么使你有信心能当老板?反之,找个好老板尽力辅佐则要稳妥的多,要转变观念,自己当老板能干出成就,给好老板打工也能干出成就。

image

军报记者微信发布

作者:高建成 文章有删减;

投稿邮箱:jfjbwx@163.com;

转载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