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古稀老人追忆半个世纪前的军校生活,你想到了什么?

亲爱的朋友

当你看到下面这两张相隔48年的照片

您想到了什么?

是韶华易逝、岁月蹉跎

还是物是人非、真情可贵

image

48年前临别,此去何日再相聚

image

48年后重逢,少年已成白头翁

48年

一个个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

成长为饱经风霜的古稀老人

当年军校毕业时互道珍重的同学

许多后来永远没再相见

还有的现在已离开人世

48年后的我们又将是什么模样
倾听前辈的讲述
你是否深刻体会到
生也有涯知无涯
请珍惜你拥有的每一天
生也有涯情无涯
请珍惜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们,一百多名同学,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于60年代通过高考,从祖国各地,来到空军气象学院学习。

image

▲空军气象学院胸标

那时,母校座落在钟山脚下、秦淮河边。漫步走在校园内用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上,阳光从密密匝匝、重重叠叠的梧桐树叶间透射下来,在地面满满地印上了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空闲时,我们会经常穿越在繁花似锦的花园小径上;或赖在图书馆里,遨游在书的海洋里;或邀约几位球友,到平整的球场上潇洒走一回,活动活动筋骨。

在母校,随处都可以见到醒目的标语:“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岁月不居,天道酬勤”,“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等。这些标语,到现在我还能清楚记起。

image

▲空军气象台

入校后,我们这批新生很快就接受了严格的军事训练。当时的训练很严格,我还记得,军事教员告诉我们,“当听到一声令下:预备,卧倒!此时,即使在你面前有一滩牛屎或者一堆石头,你也得像机器人接到了指令一样,毫不犹豫地卧倒。如果连这一点都做得不利索的话,还奢谈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站在队列里,若不幸遇上了蚊子叮、虫子咬,不能用手去拍打,而是要任由蚊、虫去侵袭。如果被教官发现了谁的动作有所走样,立马就会接到出列的命令,单独一人站在队列的前面,接受教官极为严厉的训斥。回首那段时光,我和我的战友们都觉得:军人,就是要这样去练就“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的姿态。

image

▲跳伞训练用的“小运5”飞机,俗称“空中拖拉机”

那时,老师也会把我们带到学校附近的飞机场上,那里停放着很多的歼-5型、轰-5型、运-5型等飞机。在飞机起飞、空中运行、降落的时候,老师会告诉我们:飞行器,诸如飞机、火箭、宇宙飞船、导弹等的活动,与大气运动有着密切的关系。当它们在穿越对流层、平流层、中间层、暖层、散逸层等大气层的时候,会受到各层大气的影响。尤其是当飞行器在大气中飞行或降落时,如果遭遇到大气湍流(亦称风切变)时,就会对飞行器造成较为严重的影响。

image

▲离机之后伞快要张开的瞬间

“从现在起,你们要用心学习、研究、掌握大气运动与飞行器活动之间的关系,为以后走上工作岗位、保障飞行器的安全运行,打下坚实的基础。”听了老师的话,我们暗下决心,要学好知识,为将来的工作打下基础。

入校不久,根据上级的指示,学校将我们这批学生兵送到了空降兵部队的基层连队接受锻炼,时间为一年。这个部队,是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生前所在的部队,有着可以“到达一切地域、夺占一切先机、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对手”的传统和作风。到这样的部队去锻炼,确实是个好机会,千载难逢。

image

▲空降兵黄继光连进行跳伞训练

我们在空降兵部队的“责任重于泰山,意志铸就辉煌”、“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等标语、口号的鼓舞和激励下,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锻炼。

每天清晨6:00点钟,当嘹亮的军号声响起,我们就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迅疾跃起,带着背包、枪支、子弹、手榴弹、伞刀、军用铁锹……5分钟之内赶到指定的地点列队集合。接着,就是全副武装的3公里越野跑,尔后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负重下蹲……如果班长觉得训练量还不够大,就会随时增加一些其它的训练项目。每天晚上睡觉前,拳、肘、腿各击沙袋50次,仰卧起坐100次后,才能熄灯睡觉。

空降兵要过的第一关,就是适应从空中降落到地面时触地瞬间地面对人体的反冲力。这种反冲力是每人实际体重的八倍,而当时我们的平均体重约为110斤,随身携带的武器、装备约20斤,我们的“实际体重”在130斤左右。要做到从空中安全返回到地面上来,双腿必须承受1040斤以上的地面反冲力。为了锻炼腿部的力量,我们每天都要从水泥结构的平台上往下跳,增强双腿肌肉的硬度、弹性和韧性。水泥平台的高度从一米升至一米五,再升至两米,每人每天固定跳800次。练了五个月之后,双腿硬得如同铁棍一般。

image

▲趁着朝霞翱翔于蓝天……

我们从小就非常羨慕那些天兵天将的威武神勇和战无不胜的景象。现在我们自己也能跻身于腾云驾雾、从天空飘然而降的神兵神将的行列中,那种兴奋感、自豪感不言而喻!

记得第一次跳伞时,当飞机升到了八百多米的高空,“嘀,嘀,嘀”几声响,在绿灯闪亮时,战友们“霍”地一声站起身来,调整好坐带,像离弦的箭一样,眨眼之间都跳出了飞机,进入到了浩瀚的天空中,遨游在广袤无垠和神秘莫测的长空里。大约过了3秒钟,主伞按预定的时间自动弹开,并按每秒4米的下降速度匀速下降。我们紧盯着伞降场中心的那个白色的大“T”字标志物,操纵着伞向那里靠拢。

image

▲跳伞训练画面

我们像腾云驾雾的孙悟空一样,从空中往下俯瞰,地面上所有的物体,全都在一个水平面上,像一副大棋盘,看不出有高、低之分,也分不清哪里是物、哪里是人。宽阔的江面,看到的只是一条白线,那些公路也变成了又细又长的灰线……三分多钟后,战友们都安全地降落到了地面,整理好降落伞后,跑步进入到队列中,整装待发。

接着,我们又跳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按预定计划返回学校后,各科老师分别给我们细致地讲授了高等数学、普通物理学、气体动力学等方面的基础理论知识和相关的操作技能,教给了我们在今后的实际工作中所需要的本领。

有一些文学爱好者,在课余或休息的时间里,还会到学校的图书馆去找些文学书读,例如《莎士比亚戏剧集》,巴金的《家、春、秋》,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战争与和平》,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这些,都对提高文学写作能力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一九六八年八月中旬,我们毕业了,我们从母校奔赴全国各地的部队机场、港口,多数人都被分到基层连队工作。我们中还有七人主动要求去了祖国最艰苦、最需要的西藏部队机场工作。
那时,我们真正做到了随时听从党召唤,将一切交给祖国和人民去安排。正如歌曲中所唱的那样:“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儿安家,祖国要我守边卡,边防线上把根扎,雪山顶上也要发芽。”

image

▲空降兵跳伞训练

我们这批同学,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奉献青春,去书写自己的人生,去造就辉煌……

我们这批同学,有些人戎马了一生,十八岁入伍,六十多岁才退休,穿了四十多年的戎装……

我们这批同学,大多数人见证了部队的飞行器,从歼-5到歼-20,从轰-5到轰-6k,从运-5到运-20等的发展历程。为保证这些飞行器的训练或实战安全,操碎了心,熬白了头,奉献了自己的全部心血……

我们这批同学,如今都已是古稀老者,但是,始终也难以忘记在军校和部队里的不平凡岁月和场景……

我们这批同学,彼此间经常在思念和牵挂,有时也会相约在一起聚一聚。

可惜的是,能够参加的人数,将会一次比一次少……

image

作者简介

image

沉酲,1968年毕业于空军气象学院。在39782部队工作了20多年。年迈后,转业到地方工作。人虽转业,但军人情结永驻。现为广东省网络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茂名市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信宜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沉酲

编辑:长城、微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