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士官和新排连骨干的关系该如何处理?

老士官管理和新排连骨干的关系该如何处理?

“班长,你的衣服已经给你收进柜子里了,你看被罩是今天洗呢?还是再过几天”。新兵李聪把三期士官林世杰班长的衣服从晾衣厂收回来后,请示着林班长。

“过两天再洗吧,你先把水烧了,烧完记得把水壶放起来,今天团里要检查内务”林世杰边喝水边交代吩咐着。

……

这样的场景,从前都在我的耳闻中,而自从下了连队之后,这般事情目见的太多,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还在院校读书的时候,跟从部队考学过来的老班长一个队时,就经常听见他们给我们讲部队见闻,打预防针。

老士官是部队管理的一个挑战区,新兵们对他们惟命是从,排连骨干也不一定指挥得动,而最关键的是,对于每个刚下排的排长,和这些老士官之间,不是官和兵的开始,却更像新媳妇见公婆,这对许多青年学员来说,是一大坎,既是现实工作管理上的坎,也是心理上的坎——军校数载,就为了在这让你老士官“挑刺”?

完成了我的硕士学业,在军校就已经度过了我七年的军旅生涯,对这方面的事,知道的也就更多。因此,当我坐在前往单位的火车上时,心里上一方面做好了当孙子的准备,另一方面也在思考着如何更好地去跟他们相处,发挥自己的能力。毕竟,学校所学的,都是理论,你只有真正去接触这个群体,你才会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你才知道如何进行实践。

来到单位后,像上面的事,每天都可以看到。现在的新兵比以前少很多,而士官人多,年轻士官团结在老士官周围,因此老士官的发言权就尤其显得分量十足。跟我一个宿舍的,李聪是去年十二月刚刚下到连里的新兵,94年的孩子一脸的稚嫩。睡我对面的是三期老士官林世杰,斜对面的是一期士官林小瑞。作为宿舍里唯一的新兵,李聪每天要帮林班长铺床叠被收拾内务卫生,还要负责整个宿舍的卫生,平时晾衣服收衣服等事也都是他的工作。

由于是刚下单位,情况还没摸熟,我也不好说什么,李聪总是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一言不发默默做事情,让我反思,这样培养士兵,路子对吗?

但慢慢地我发现,我所看到的,算是很温和的情况了。在其他班级,有的老士官对新兵更严厉,并且我们这批一起下连的排长基本也处在边缘状态,不受待见。

我不禁思考,自己的事情还都要别人来做,到底这些老士官为何可以这般“作威”,他们的底气来自哪里?

易经里面说,潜龙勿用,一个新人到新单位,一定要沉得住气。于是,我除了继续全身心的投入他们的生活之外,也多留心观察这里的人。

02

周五晚上到的班里,周日晚上就开第一次班务会。

班务会的形式跟在军校时是一样的,唱完军歌班长做一周总结。但是,这个班长跟我们那时候的学员班长,立马给你感觉两个概念。林世杰是我们班的副班长,班长也是三期士官,老马。老马长着一副严肃的模样,脸上的五官都透着一种剑气,令人有点不寒而栗。

老马主持班务会,没有半句废话,都是干货,说完上周主要工作,就开始火力全开。对于班内成员近期每个人的情况作了辛辣的分析和批评,直言不讳,不留情面。以前有领导说过,班长最不好当,班长的水平看他开班务会的水平。

老马句句命中要害,把几个年轻士官出现的精神懈怠问题狠批了一顿,对于新兵,劝戒他们一年到头了,自己在这里面想怎么干,得想好,凭什么入党学车这些好事就得给你,你自己不努力能行吗?体能不行的,自己晚上就不知道去加练?这些很现实的批评,坐在后排的我都不好意思抬头看老马,火药味太重,其他人都低头听着。

我想起以前在学员队开班务会,开的是什么,唠嗑会吗?班长连班员存在的问题都不敢讲,怕得罪人,这样的班务会不如不开。

我又看到老士官“作威”了一回。

03

老士官们不仅对新兵“作威”,这些新来的排长也不放过。

我所在的连队是全团体能最好的一个连队。体能最好也就意味着练得最多,当其他单位的同志在默默扫地时,营区里到处都是我们奔跑的呐喊声,每天早晚一个五公里是家常便饭。

我们一起下来在这个连里的排长有四个,三个是暂时落编在这。每天跑五公里,对其他一两个在学校时不怎么注重训练的人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在这一点上,我非常感谢大三时我们队长的无情操练,打下了比较好的底子。研究生这三年也没有让我颓废到跟不上大家的节奏。

在体能训练上,最难受的当属梁排了,他就是落编到这个连队的,因此也最受“照顾”,经常给他加练。做单杠的时候,没有达到要求,是不会让他下杠的,每次在另一边看着杠上的梁排大气直喘满脸憋的通红,我都深为他捏了把汗。双手抓着单杠不断抖,做到实在上不去了,就吊着。四期的徐班长各种“练”习的方法,但就没说让他轻易下杠,排长体能不行,拿什么使人家服气呢?

这之后,梁排会叫上我们晚上的时候去操场加练,因为被练实在痛苦,还不如主动作为。老士官的“作威”,对我们这些新排长形成了威慑。

04

“梁博,你给你们连排讲清楚了吗?”老马一觉迷瞪过来,问旁边的梁博。

“差不多吧,操作的要领都说了。”两年兵梁博刚给我说完装备的操作,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装备,屏幕上的各个功能键还很陌生。

“差不多个屁,你就这样教人家啊。那高角度是什么概念低角度是什么概念这些说了嘛,别以为我没在听。以后你给你的兵讲操作,就这样讲呀”老马又骂了起来,“怎么判断目标这些你不讲,他怎么懂啊?”

又一次见老士官“作威”,感觉有点对不住梁博了,刚才我要是问的深入一些,就没现在什么事了。而我也没有想到,老马会这么较真,一开始我也只以为他们就知道操作,背后的原理不清楚,现在看是打眼了,光速测距之类的知识他都很清楚。

“排长,我们一直在操作这些装备,但是有许多地方一直没搞懂,也没地方问去,这次你来了,硕士研究的东西多,有机会可以给我们讲讲,或许我们可以理解的更透彻一些”。第一次见老马这么诚恳的请求,反倒有点不适应,但也感觉到自己在技术这一块必须抓紧强化,否则以他们的水平,很快又会“作威”了。

05

通过一个多月对老士官 “作威”的观察,我慢慢对他们有了新的认识。在这支队伍里面,军官是管理者,必须保证一个队伍各个方面的科学运行。老士官是传承者,新兵是在老兵的风格中认识部队的,他的作风和个人军事养成各方面都是老班长带的。

老士官是军队的“宝贵财富”,他们一方面是作战的骨干力量,另一方面是队伍传统的传播者。比起新排长,他们更懂部队的规则和部队的状态,也更懂得如何带好兵,如何让他们懂得规矩。

但同时,老士官身上也有许多的落后思想,是需要我们去改变的,很多人现在还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新兵的服务,这些东西,是不值得提倡的。风气在变好,我相信这方面也会不断地进步,从前还有许多打骂体罚新兵的现象,现在很少了,有的行为也明文规定不允许了,这就是进步。

老士官们要使自己跟着进步,才能更好地立身部队的发展之中。而作为一个新的排连骨干,你应当思考,如何利用好部队给你的这批“财富”,去带领你的团队发挥出它的战斗力,而不是让他们成为你的掣肘,让你伸不开手脚。

(本文涉及人名皆已用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来源:一枕清风 再出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