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第一个考上军校成为军官,但只是一名小军官

image

▲图片来自网络

亏欠

文 |香江异客

大黄考上军校那天,黄老爹杀了一只猪,在院子里摆了五桌酒,把村干部、大黄的老师和七姑八大姨都叫了过来。

“山村里出了武状元,这不光是老黄家的骄傲,更是咱村的荣耀!”

酒席宴上,村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众人也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黄老爹甭提有多高兴了,带着儿子挨个儿给大家敬酒,听着各种恭维、赞扬的话。

喝得有些微醉的黄老爹悄悄把大黄拉到一边说:“你是咱村出来的第一个军官,以后一定好好干、当大官,那你爹我在村子里就有面子了!”大黄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大黄真心干得不错。凭着自己壮实的身板,训练不怕苦不怕累的劲头,在军校第一年就入了党、当了班长,年底还被评为了优秀学员。

黄老爹越来越喜欢在村里转了,地里没有农活时,天天就到大街上和村里人闲聊,不住地说大黄多么多么有出息。大黄过年放假回家,黄老爹还硬拉着他穿军装在村里转了三圈,见人不停地说,“看,四个兜的!”

军校毕业那年,以大黄的表现,本可以留校工作的,那样就可以在省城安家了。但大黄犹豫了再三,最后把留校名额让给了别人,主动要求去了驻地在山里的一个部队。

得知这一消息的黄老爹在电话里把大黄好一番的臭骂,说他傻,说自己都和别人说儿子留省城了,这下在村里多没面子。大黄听了一言不发。

大黄在基层连队当了排长。当时,团里正在组织营房改建,他天天带着战士干活,起早贪黑,一干就是半年。

“儿子,过年回来不,你那个在县税务局当科长的表哥昨天打电话了,说过年要来咱家,就想和你喝两杯!”黄老爹打来电话。

“爹,现在我们这很忙,我又是新排长,哪能回去啊,你和他解释一下吧!”

“哎!”黄老爹叹了口气,“过年都不回家。”

大黄靠着实干,两年后当了副连长,又过了一年,连长高升,他顺理成章的当了连长。
这在他们小山村里可成了大新闻。

“连长!可是大官哩,管一百多人呢!”“可不是,也不知道他家祖坟冒什么青烟了?”村里人议论纷纷。

黄老爹越听越高兴,在村里转得更勤了,逢人就说“我儿子在部队当大官了,以后大家有事说话,都是乡里乡亲的,我让他给办!”

“那我儿子也想上军校,大黄能给办不?”一旁的李婶笑嘻嘻地凑过来问。

“当然能啊,我让他给想办法!”黄老爹把胸脯拍得啪啪响。

“老黄大哥,我外甥在新疆当兵呢,你看能不能让大黄给调到他手下,这样能给关照一下!”王老汉也来问。

image

“没问题,回头我给他打电话!”黄老爹也满口答应。

“大黄真行,以后咱们就有指望了!”村里人一片的赞叹声。

晚上,黄老爹试着拨通了大黄的电话。

“爹,这怎么行啊,别说我没那权力,就是有也不能办啊!”

“那你爹说也不行啊,你想想办法呗,我都答应人家了。”黄老爹有些不高兴了。

“你答应了我也办不了啊,你和大家说清楚吧!我还要组织点名,回头再聊吧”大黄匆匆挂了电话。

黄老爹呆呆地愣了半天。

大黄后来有了自己的家,在驻地的小镇子上,工作似乎也更忙了,所以回村里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村里人又开始议论。

“当军官有什么好,一年到头不回家,老两口都没人管!”

“就是。我觉得大黄也变了,看不起咱们村里人了!”

……

每每听到这些,黄老爹都低头装听不见,偷偷跑回家喝闷酒。

大黄的大娘去世的时候,大黄正在带着战士驻训。堂哥来找黄老爹,“叔,这回你一定让大黄回来,咱家就这么一个当官的,要让我娘走得风光点儿!你看老张家,在县里有个当科长的儿子,人家那次办丧事县里来了十几辆车,问问大黄能不能带辆军车回来?”

“好,我给他打电话,他敢不回来!” 黄老爹气呼呼地说,马上接通了大黄的电话。

“爹,我们在外面驻训呢,我怎么走得开?而且,我们有规定,只有直系亲属去世才能请假。等我下次回去,一定给大娘坟上多烧几张纸。”大黄无奈地说。

“你个小兔崽子,你这是忘本啊,你要是不回来,你就永远别回来了!”

大黄真的没有再回来,黄老爹也再也不到村里转了。

黄老爹再次见到大黄是在部队的医院里,这次是部队领导亲自带军车到村里接的他。

大黄在组织连队手榴弹实投时发生了意外,为了保护一个战士,他被炸成重伤,至今昏迷不醒。

团政治部主任告诉黄老爹,大黄昏迷前反复说一句话,“我欠我爹的!

- END -

来源:香江异客 一号哨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