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军校的学员骨干和毕业分配,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关于军校的学员骨干和毕业分配,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

关于军校的学员骨干和毕业分配,那些你不知道的事

文| 剑心

写在前面的话:写关于军校的话题,在毕业前夕已经萌发,因为那是自己待了5年的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地方大学被称为象牙塔,而军校则被称为小社会、小江湖。军校虽属于学校范畴,但一个“军”字,为其增添了诸多神秘色彩。军校生活、学员骨干、毕业分配、战友情谊等诸多本应简单的东西,如今却愈发复杂和敏感,而那些也是我们终究无法绕过的话题。

前两天,一个在任职学院“加一”的师弟给我打来电话,我觉得意外,也觉得开心,心想“这小子终于想起我了”!

然而电话接通的第一句就是“班长,我不想干了!”语气特别沮丧。

我深感意外和纳闷,心想着一个优秀的师弟怎会萌生如此想法?再说,第五年难道会比前四年更为艰难吗?到这个时候想要退出,是否遭遇巨大变故?

一个个问号在心头升起,因而我选择了沉默,听他继续讲。

他说,“现在骨干轮换了,领导说我‘脱离群众’,因而让我当了一名普通学员,而现任的连长往死里面搞我,我却不敢反抗,因为最后(毕业分配)涉及到队干部、骨干给普通学员打分,所以我只能忍气吞声,一天天地都快逼疯了!”

在简要问了他几个问题之后,我大概得知了师弟的处境和心态。

1

师弟本人及具水平,在前四年学历院校当中,学业优秀,课外活动经历丰富,能文能武,精通摄影,在各类创新竞赛中收获颇丰,在军校学员里,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网红,所以,他的名字在此不可能提及。

由于才华横溢,如若自己的心性驾驭不住自己的才华,那么可能会给人一种“恃才傲物”的感觉,这就是为什么他的领导(教导员)说他“脱离群众”。

当一个人的水平和能力只是超出身边人不是太多的时候,身边的人就会嫉妒你,或者觉得“你不就是能写几篇稿子,能拍几张照片吗?有什么牛的,哪天落我手上,就得弄你!”(千万别怀疑军校学员中有人存在这种心态,因为那是一个小江湖。)于是,当师弟卸任骨干之后,现任骨干开始“整治”他。

孰对孰错,我不评判,因为他们现在经历的一切,每一届都有人在经历。

2

师弟目前的困境折射出哪些东西呢?

从部队规定的角度而言,前四年毕业,就已经是中尉军衔,那就是一个军官了。
更何况,这一批军官在第五年结束的时候,将迎来影响甚至是决定自己日后人生走向的毕业分配。

人生关键之处就那几步,毕业分配无疑属于其中一步。

因此,师弟的困境所折射出的问题不容小觑。

从2015年开始,新的分配规定开始实行,如今已经有两届学员按照此规定进行选岗。

新规定的核心思想就是按分排序,按序选岗。

所以,分数决定了排名,排名决定了选岗的先后顺序。这与从前的组织分配相比,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是问题依然不少。

比方说,分数决定了排名,排名决定了选岗的先后顺序。那么,什么决定了分数呢?

这好像成了最为本质的问题!

3

从规定中看,你在军校四年或者五年里面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会对最后的那个分数产生一定的影响,这好像有点夸张了,但是绝非危言耸听。

规定中明确指出,学员的学习成绩、体能成绩以及参加课外活动情况等都会以分数的形式体现出来。

具体到每一个院校都有其具体的规则,但无非那几项,体能成绩、学习成绩、骨干加分、竞赛加分、宣传加分以及队干部打分。

这里面,体能和学习占的比重无疑是绝对的,在很多时候,其比例会超过百分之七十,有些院校甚至达到百分之九十。

但是,分配过的人都知道,占绝对比重不一定起决定作用,反而是那些小比重的,到最后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所谓何故?

一方面,四年五年下来,由于考核前夕的压力和准备,在体能和学习上,大家的差距不会太大,或者说,处于相当层级的人,在这两项上几乎没什么差距。

另一方面,最后分配时,分数会精确到四位小数,许多时候,前一名与后一名的差距只有零点一分,甚至更小。

在选岗的时候,许多人对“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体会,尤为真切,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

4

那些起决定性作用却占比重极小的项目,又会在毕业分配中演绎出多少“精彩”呢?

我只能说,谁分配,谁知道!

其实,关于这一项,能说的,我想说的,都太多太多,我举两个具体例子,供大家思索。
第一、新常态下的军校学员骨干选拔,似乎却沿袭了郭徐时代的选人方式。

在网络上看到,许多人到了大三大四不想当骨干了,在我看来有两者情况,一种就是“无知者无所谓”,另一种就是坊间传的那种!

但是,我个人觉得,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很多第五年的,为了当上骨干,手段极其高超,甚至说无所不用其极!真的是打破头了!

为什么呢?

因为那涉及到加分,以及其他隐性的分数(不明白的,往前翻,看看师弟的话)。

那为了当骨干,有些人采取了哪些手段呢?

在这里说出来,好像有点难登大雅之堂,但是不说出来,是对后人和时代的不负责任。

于是,我也只能说两个方式。

有人曾经给队长教导员送礼,由于第五年已经开始领干部工资,所以,那份礼有多厚,只有当事人和老天知道。

另一种则是,动用关系打招呼,要求某个骨干岗位。

第二、在新的分配规则施行的阳光之下,其阴影处正酝酿着新的潜规则,而且这个潜规则正在发力。

有人说过,“特别害怕新规则下会有新的潜规则。”

新常态下,潜规则本来不应该如此迅速、如此野蛮地产生,但是由于分配是在院校,涉及到的往往是涉世未深、性情单纯的学员,因而才有了土壤。

有人说关系在分配中没有用处,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刚刚说到的骨干任职就是佐证。当然,关系相比于给自家孩子要一个骨干位置,还有更大的效用,此文不便于提及。

总之,毕业分配,即便有新的规则,依然有人会去打擦边球,请各位小心和珍重!

作者简介:

剑心,一个还不愿意把情怀当饭吃的人。

来源:一号哨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