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部队军人的工资!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军人的工资!

I

正月十五过完了、情人节也过完了,村子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

9527参谋静静地坐在村头儿的那棵槐树下,这是他春节休假难得的好时光。

“娃儿呀,咋还不去上班挣钱?”王大爷抽着旱烟问9527。

“还木到时间呢”。9527回答的干净利索。

“咋木到时间?辉子他们早就出门刷墙去啦。”王大爷干咳了几下,谈起了辉子。

辉子跟9527都是同龄人,可以说是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辉子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9527读了军校进了部队。

辉子现在挺能挣钱,据说到市里给人刷大白,一天最少也能挣个八九百块。春节前,辉子刚买了一辆30多万的越野车,那在村子里可算是有钱人。

“大爷,俺们这工作吧,跟人家辉子不一样,俺们挣的是个死工资,去不去都是那些钱。”9527如此向王大爷解释着。

9527的话可能有一些不守规矩了,但仔细听,好像说的也确实在理。

II

不知道您是否和9527参谋的想法一样,不知道您是否认同9527参谋的说法。今天,我试着探讨一个军人工资的问题,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大家批评指正。

军人是有工资的,这一点无可厚非也毫无争议;军人的全部经济来源只能依靠工资,这一点也是清风正气廉洁自律的要求。

有一点,或许我们可以达成共识——军人的工资是死工资。
怎么个死法?

假如中途没有涨工资,我现在就能算出我一年的收入,不知道您信不信?恰好爱人又随军随队无工作,孩子还在上学,所以我一年的工资收入,就是我们全家一年的经济来源。

所以说,这工资是死死的。一年的净流入只是这些,如果因为住房呀、教育呀、医疗呀等流出的多了,这一年恐怕就要入不敷出了。

III

这工资还有种什么死法儿?

不管您这个月多跑了几个、几十个五公里,不管您这个月写了多少方案计划、推了多少材料,这个月,您所有部队的财务部门,都会在月初准时向您的工资卡里发放工资。

单从工资来看,工资单长得都差不多,工资的高低只是与“军龄”、“军衔”“艰苦边远”“高山海岛”等因素有关,绝对跟你这个月的付出没有任何一丁点儿关联。

辉子就不一样了,如果他这个月开工较早收工较晚,如果他再使劲卖卖力气好好干,他一天可能就要挣上千元。当然,我们肯定也能想到,辉子一定会拼命去干活,毕竟干的多少与挣的多少之间有一个大大的等号。

我们暂且不谈理想信念,单从工资一方面来看,死的工资,确实影响了年轻官兵干工作的积极性。

IV

一谈到工资谈到钱,大家难免会觉得有些俗。官兵们为国奉献,难道就是为了计较工资待遇和世俗的金钱吗?

当然不是。我们广大官兵不管工资高低,时刻坚守岗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践行着强军兴军的铮铮誓言。但我们也要看到,理想信念归结于精神层面,工资保障归结于物质层面,两者都很重要,缺一不可。
除却物质只讲精神,官兵能不能做到?能。我们的老一辈就是在苦日子里走过来的。可现在国家经济实力上去了,物质与精神齐头并进,何乐而不为呢?

同样身在军营,同样怀揣着一样的理想信念,官兵们的分工不同,工资却大同小异,那个天天点灯熬油加班到秃头的干事没多拿一分钱,他肯定心绪难平。

当然,领导会表扬这位干事说:好好干,付出总有回报,前途无量啊。

这也算是理想信念上的话语鼓励吧。

V

如此说来,部队的死工作真的就不好吗?

我们还是先来讲一讲辉子的“活”工资。有些时候,辉子干完一处活又没有接到下一处活,他就只能休息了。一休息,他就断了工资的来源。

所以说,活有活的突然,死有死的必然。拿辉子和9527参谋来讲,辉子的活工资虽然高,但并不敢保证天天都能挣到工资;9527参谋的死工资虽比不上辉子高,但可以保证月月都有稳定的收入。

稳定,这是部队的命脉。

稳定的工资收入,可以稳定住一名军人的心,当然,如果稳定地让军人工资处于一个不错的水平线,那画面简直太美太耀眼。

可是兄弟们啊,请不要被稳定的死工资迷惑,工资虽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如果只是为了坐等每个月的那些死工资,我觉得是对这身军装的亵渎,也是对军人的侮辱。

VI

那究竟如何解决死工资这个问题呢?

这确实让人头疼。如果让工资活过来,或许我们可以按照贡献大小重新定位工资高低,可究竟怎样的贡献算是大?怎样的贡献又算作小呢?

军人的贡献无法精确成数字化。是按跑的公里数来算呢还是按写的方案多少来算呢?是按巡逻次数来算呢还是按命中几环来算?是按熬夜长短来算呢还是按离家远近来算?

我们都知道让工资死在那里不太好,我们也知道救醒工资能够激发官兵积极性,可是,谁能告诉我究竟怎么计算每一位的贡献?

贡献大小我们无法精确计算,但是,如果工资导致混日子,就是对官兵的极大不负责。

《士兵突击》中的老马说,别混日子,小心日子把你给混了。

VII

辉子粉刷着市里的高楼,他买了车,市里买的房子早已装修。他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挣着不菲的工资,过上了不错的小日子。

9527参谋的假期马上结束,在短短二十天的假期结束之后,他将再一次告别爹娘远赴边疆。他靠自己的默默奉献,收获了安稳的死工资,心中也在期待房子车子。

王大爷把旱烟枪在鞋底上使劲磕了磕,站起身,溜达着去看他新开的荒地去了。他靠自己六十多岁的经验,在地里耕耘着金钱,地是死的,他却能把它种活喽,一年收入也相当不错。

部队的工资啊,可能还是会死死的。可官兵的心不能死,就像辉子面前的墙、王大爷脚下的地、9527参谋守卫的边防,用心对待,不久的未来定有辉煌。

版权所有:三剑客微信公众号;转载务必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