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选择了军校?如果回到过去我还会不会选择军校?

那天很巧,我看完《蝴蝶效应》后,打开微信,看到了军报记者发布的《今年招生的33所军校和65所国防生高校》。

顷刻间,脑海里冒出一个深刻困扰的问题,一个被我重复了无数遍、从高中毕业即伴随我至今的问题——我为什么选择了军校?如果回到过去我还会不会选择军校?

现在的我,有一个光鲜的外表,有着体面的工作,干着至少在父辈一代大多数人眼中有身份有地位的事业,但是背后的苦楚与不堪,或许,只有自己清楚。我清楚记得,那一年,我动身去北京之前,我曾深情地回到了我几乎憎恨了整整三年的母校,进校门之前,我看见了校门外张贴的红榜,我的名字赫然列在了录取军校生的第一个——“0712,XX学院”。

我不能否认这时候我是冲动并且激动的,原因大概有两个:

一是,我当时的成绩与我预想的有差距,我失落过,但最终这次能以第一位的方式公榜,兴奋是不能否认的。

二是,也是最主要的,排在第二个被录取的是考上国防科大的隔壁班的小学同学,尽管我知道国防科大比我报的X学院牛很多,但是事实就在眼前,我排在了第一个。就这样,我对我的选择至少还有那么一点点欣慰,也带着这点欣慰,我进了校门,走遍了学校的每一个角落,希望找到那些只属于这里的回忆,可是,几乎没有。

最后无奈之下,我沿着曾经上学放学的路、曾经走过将近5000次的路,一步一步地数、一步一步地走,几乎每走一步都会想起一些往事,有不堪的,但庆幸的是也有温馨的,比如说偶遇某人某事某雨。

到了校门口,我头也没回地离开了,加大了步伐、加快了步速,没有眼泪、没有不舍,尽管仅仅一个星期之后等待我的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痛苦与炙烤,尽管我当时离开的就是天堂,到达的只不过是下一个地狱。

谁能否认,那时的我们就像活在天堂里的孩子。

毕业之后的狂欢,就像青春一样肆无忌惮,虽然,我们花了整整三年埋头在了书海、题海里,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过后的狂欢才显得那么有意义、那么刻骨铭心。

那时候,我接触了喝酒,喝得面红耳赤,我还清楚地记得,在考前几个月,父亲还时不时拿一瓶啤酒或者倒一杯家酿酒,让我和他一起抿,尽管我们的酒量都不怎么样,但他好像刻意安排,抑或早有预料一样,让我提前尝到了酒的滋味,才让我在后来别人的升学宴上不至于喝得太难看;

那时候,我接触了KTV,本来五音不全的我,也在高考之前,自己翻出哥以前的CD,循环播放着周杰伦的歌,然后自顾自地跟着哼学着唱,这是我高中时期做的最后一次备考——为了高考后的KTV嗨歌狂欢,于是在后来几次KTV里,我唱的几乎都是同一首歌《最后的战役》,是对高考的终结、是对高中的祭奠、也是我对我开始军旅生涯的印照,但是那时候,估计没人能懂我的用意、也没人注意我的选择,但是我也不曾在乎。

其中,有一件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的发生在KTV里的事,本来几个人说好一起去向某位女同学敬酒,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走在了最前面,然后当我端着酒杯敬她时,我才发现只有两个人的酒杯,她的与我的,我被坑了,但却成就了我向女生敬酒的第一次,“一血”就这么送出去了,不过我不能否认的是,那次成了我至今难忘的回忆;

那时候,我接触了酒席宴会,有别人的、也有我的,在那我参加的、屈指可数的升学宴中,最令我庆幸和高兴的是,尽管我最先走,也有人专门为了请我赴宴而把升学宴日期提前,让我觉得我高中三年至少没有白过,也曾留下点痕迹,也曾让我留有念想;

那时候,我接触了网聊,高考之后,狂欢终究只能是少数时间,毕竟绝大多数人不会因我提前离乡而提前宴席日期,而那时候的我没有太多想法,不会想着出去旅游、出去打暑期工,于是很多时间花费在了网络上,当然,也因为我到了北京就意味着我将与网络无缘,于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用了只存在我印象中的名字——骆林浩,开启了我延续至今的网聊,当然后来我还是用回了我自己的名字;
……

如果我说,我也许命中注定要来到这个地方。

我的军检复检之路很有意思,就像老天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第一关,政审

我接到参加复检的通知时,我不知道什么程序,以为不过就是填张表,盖几个章罢了,简单了事,但是事实直接把我抽懵了。学校公章,自己的学生,自己的成绩,班主任三下两除二,搞完了。居委会的章也好盖,第一近,而且时不时碰面,好说话。盖完章,那人对我父亲说,这是好事,尽快办,记得到时候摆酒叫上我们就行了。

接下来,民政局盖章,去了,没熟人,见不到负责人,没办法盖,坐那干等着。好不容易,父亲用仅有的关系联系了,见到了人,他来一句,你这章得先回镇上面去盖。父亲解释,因为明天就要交表了,时间紧,能不能通融。

他说不行,程序必须得走。

无奈,父亲立马骑着摩托车,载着我风风火火跑到了镇上的民政局。地是找到了,可别人下班了,也没熟人,根本没办法联系,父亲向旁边的人抱怨、叹气,他的失落让我竟感到难受。

无奈之下,只能回家,路上一直跟我说,不上也罢,只是以后要吸取教训,以至于“赶早不赶晚”这句话至今仍然刻在我脑子里。

就这样,我和父亲都以为考军校没希望了,于我而言,失落之余有一丝庆幸,不用去受苦了;于父亲而言,则全是遗憾和失落。
回家的路上,突然电话响了,父亲停下摩托车,一接,是武装部打来的,说这张表是老式的,上面要求用新表,通知明天去拿,然后赶紧盖章。父亲一个劲说好好好,电话完了,转头和我说,老天保佑,爷爷保着你呢。

言语之外,欢喜之情溢于言表,而我,除了对老天的眷顾感到惊讶之外,多了一份感情,那就是,我渐渐承认,连老天都让我去,那我就去吧。

第二天,章盖得很顺,除了镇上的章多了等待时的小插曲。

去外市复检
没有坐大巴,是一个转业军人开着车送我和父亲去的X市,到现在为止我还十分感激他。

去X市的路上,我们在路边吃了中饭,他吃饭很快,也不知是不是我没多大胃口,他吃完时我只吃了一半,父亲跟我说,他吃得快,军人就这样,让我学着点。
下午天黑之前,到了X市体检医院,他出面叫人做了饭局,让我和父亲也一起去,这一去,的确让我这个乡巴佬瞠目结舌,要不是我后来见过将军,我估计算是我见过最大的官了。
酒桌上,有局长、也有市政领导,他介绍时,很随意,说是战友,言谈举止间,气度的确是我这种乡巴佬比不上的。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一起吃过太多难以想象的苦,所以他们在生活面向才能那么如此从容不迫.

于是,我这个乡巴佬,在酒桌上窘态频出,不知道敬酒、不知道喝酒,还让别人一个市政领导举杯来向我敬酒,而且我还不知天高地厚地说我不喝酒,幸好他和父亲劝场,说我明天体检,不喝酒好一点,才不至于让他很难堪。现在想来,我真想暴打当时的我一顿。

当天晚上,回到宾馆,负责报考军校学生的干部,刚好是他的战友,连那位干部的手机号都是他以前在部队用的,但是晚上的饭局,他没有叫这个干部。

这下巧了,父亲边指着那位干部房间外排着的长队,边和我说道,欣喜和信心挂满了父亲的整张脸庞,而我,心里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以至于那天晚上我是怎么睡过去的,以及那间上星级的宾馆有什么豪华之处我都一点印象都没有。

心想,这种事怎么这么顺,就像什么都是老天安排好的一样。

于是第二天,正常参加体检,有两项测试让我至今记忆犹新。
第一是面试。复检多了一项内容,就是面试,我至今还记得我的面试官是戴着国防科大臂章的军人。面试前,父亲叮嘱我很多东西,“革命军人哪里需要哪里搬”之类的套话教我记了很多。

进去后,他问我为什么考军校,我按我父亲说的,说我想当兵,从小有当兵的梦想,然后又问我,你参军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还是套话,我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然后他让我站起来,立正,我照做了,他发现我有轻微O型腿,他说我不适合当兵,让我放弃,还说,我说的话太假了,你考军校怎么不像其他人一样,为了节省学费,为了减轻家里负担,然后说了一大堆我不适合军队的话,让我回去吧。

尽管我极力解释,极力表达我想当兵的想法,他都没有听,这时候我想,不是打过招呼了吗,怎么面试看来是过不去了。没办法,就这样被他轰出了门,就在我关门的一刹那,面试官叫住我,我回头,他笑着对我说,不要担心,刚才我是在试探你。

我哦了一声走了,然后一直在想到底能不能过,会不会是那位干部没打好招呼,但父亲的笑容,和他的谈笑风生,慢慢让我也放下了,开始忘了这一回事,然后告诉自己,那位面试官也许就是在试探自己。

第二是改视力。由于我报的是指挥类,而我的视力却只能达到非指挥类的标准,上午参加体检完后,我和父亲正在等待结果并做好善后工作。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父亲和他都不在,我接了电话,我问他是谁,他说他是医院那边的,具体什么职位我忘了,我只记得当初我听他说完,我吓了一跳,心想他竟然亲自打电话找到这了。

然后他问我报的是指挥类还是非指挥类,我说指挥类,他说那你的视力不行啊,得改。我当时没多想,后来,我想这大概跟那个饭局有很大关系。
就这样,X市体检之旅就这么结束了,结果可想而知。

父亲后来多次打电话咨询那位干部能不能录取,我当时心想,录取又不是他说了算,问了也白问。但他很好,安慰我父亲,肯定能上,肯定能上,让我父亲尽管放心。
回到家后,我才发现我错过了一次KTV狂欢,地点就在我家门口一百多米。

那是决定我一生的抉择,但我却不知道我是如何做出的抉择。

7号那天,天气很不错,好像老天眷顾一样,考场上发挥也不错,下午考完回家的时候,我甚至跟自己说,有希望、有希望!

但是第二天的应考,却给我了狠狠一巴掌,我知道与理想目标无缘了。
第二天,我最终还是去网吧对了答案,只对了一门,第二天的一门,我当时很惊讶,我9号那天看到的题仿佛和8号看到的不一样,那天我能一眼看出的答案,却在8号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依然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痛苦,只是关了网页,打开了游戏,玩完回家罢了。

没有人看破了我的异样,甚至连我自己也感觉没有任何变化,没有想象中希望破灭的悲伤异样,生活如旧,四平八稳。

成绩出来了,581,我估计会记忆一生的数字。
没几天,父亲带着我去了一位世伯家,他跟我说,我这分数不上也不下,选择不多,建议我走军队这条路,并帮我分析考军校和国防生的利弊,我当时想,我又没说要走军旅,跟我说有毛用啊。但是,我只是默默受着。

马上就要报志愿了,我依然没有任何想法,想报的录不上,能上的不想去,复读更是不能接受,拿着高考志愿指南无聊地翻来翻去,漫无目的。

但志愿终究还是要填,而且自己当初也是去参加过考前军检的,虽然没有和同学一起参加,但在父亲的努力和邻居的帮助下,十分钟不到就把该有的签字拿到了手,顺利通过。于是,我跟自己说,提前批志愿填就填,大不了再录地方院校呗。

于是,拿着高考志愿指导书,打了个三轮车,然后在车上决定了我这六年乃至后续十余年的命。

在三轮车上,不知道是因为风,还是因为手,翻到了XX学院的招生简章,满满一页,还带了图,我感觉还不错,有印象分,就记下了这个名字。

来到学校机房,打开志愿填报网页。提前批。学校?反正分数线就这么多,就记得这么几个学校:XX学院、军械工程学院、后勤工程学院。后来我骂自己,二球,要填也先填后勤学院啊,搞得现在累死累活。专业?不清楚,不知道干嘛,上次不是做了个所谓的专业测试吗,XX工程。

咦?怎么还分指挥和非指挥啊?指挥吧,帅气威武一点:指挥类XX工程专业。后来在军校,经常和战友调侃,现在流的汗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才选择了这苦逼专业。

就这样,稀疏的几声噼里啪啦后,我的提前批志愿就算填完了,决定我到现在的抉择就这么稀里糊涂搞定了。

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班上一位高材生,当时全班都知道我要报军校,他当然也知道,他问我,我报的是哪个学校。我随口就说,XX学院。他说,好。我笑着嗯了一声,各自走了。

我没想到,我随口的一句话,竟道出了我之后的人生轨迹。

我对我当时的选择,可以说是负责的,首先,我在去X地之前,自我加压跑了五公里,权当适应性训练,其次,我在最难熬的将近90天毫无希望的军训,一次对一个未成年孩子、一个还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灌输了军队的基本东西,承受了不可想象的苦楚,但是我终究没哭,不曾掉下过一滴眼泪,并不像父亲和母亲说的那样,我曾经苦得向他们哭诉。

他们只是不曾知道,当时的我,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一种为了躲避痛苦而产生的一种心理反应,对所有事情都是一种漠然的态度。

以至于每周和父母通一次的电话,我也只是当成一种动物性行为罢了,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和我说话,我的回答很简单,没有多余的话,不像其他战友一样,高兴地和父母谈论着训练中的一切新鲜事物,我只是下意识地选择,默默承受。

只是没想到,我这种态度,在他们眼里,竟然成了“他差点哭了”,以至于在我走过去之后,他们经常在别人面前炫耀我当时的窘态,也许这刚好满足了他们的自尊心,可能他们这样觉得:你瞧,我孩子差点都哭了,你的孩子去了估计就打退堂鼓了。

但是,其实那些苦楚并不算什么,因为我后来的战友告诉我,他入伍时受的苦和折磨,比我的要恶心一百倍,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在那三个月,我选择封闭了我的思想,我怕我自己熬不住而选择了离开,这样的结果,对我对父母对家庭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依然有一些想法冒了出来,两次。

第一次,班长教我的一句话——是男人就对自己狠一点、是男人就不能说自己不行。

其实那时候,我没有像正常的自己一样,自尊心很强,很多时候,我觉得很累了很苦了,我就打报告,但这时候班长就说,你要是撑不住了就说“我不行了”。于是,很多次在一起训练的时候,就会从我嘴里冒出一句“我不行了”,然后班长就放过我了。我没有像太多,我觉得不行就是不行了,何必勉强呢?

但是,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因为,我也信一句话——是男人就对自己狠一点,逼自己一把。那时候,天气很热,身体很累,心狠疲,每个人都想在训练中偷点懒,觉得能舒服一点就舒服一点,没必要那么拼命。但我不一样,我觉得我要练就认真练练,偷点懒不是说怕别人抓到,只是心里过意不去。于是,大一几乎所有的五公里和更长距离的跑步,我基本没有落下过,而且很卖力地跑。

慢慢地,我训练成绩上来了,把自己逼出来了,而且为我后来乃至现在的训练成绩奠定了几乎所有的基础和思想准备,不得不说很感谢那段时间对自己的狠。就这样,我说自己不行的时候慢慢变得几乎没了,以至于到现在,在很多人眼中,我也还是算行的。

第二次,也是班长,不过不是同一个人他陪我去医务室的路上,他问我,你觉得人生像什么运动?我说,像长跑,谁能跑到底谁就赢了。他说他不这样认为,他觉得是像短跑,谁跑得快谁就赢了。

我心想,他这样说是有道理的,如果我能获得他的成绩也许我也会这样说,但只能是也许。他荣获过全国大学生攀岩比赛冠军,立过三等功。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讲是无可企及的,但他得到了,所以我会发现,他的小腿全是肌肉,不像我的,后面晃荡了一对肥肉,他的爆发力强,而我短跑是弱项,还曾经因为短跑不及格不能外出。

所以,我觉得,他认为短跑像人生,而我不行,我要认可长跑像人生。就因为这件事,后来他在班上点评班里成员时,他说我相对比较成熟,当然,我不再现场。

我一直认为,像这种白天进行的思考,尤其是因为别人而产生的思考,只能是一种思辨,触及不到自己的灵魂。

真正能与自己灵魂对话的时候,真正能问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以及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时候,往往在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

于是,我很多次在晚上,别人都呼呼入睡,或者说着梦话,或者磨着牙,我问自己,我如果没有选择军校,那时候的我会是什么样?我没有权衡很多东西,我只是这样劝慰自己:

你看,如果你选择了地方院校,你性格内向,不善与人交往,说不定没这好;你也不会打扮,不知道该穿什么好看,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样的衣服裤子,在这里,这些你都可以不用思考;在这里,你只要努力训练就能得到认可,在地方,也许你的努力别人都会视而不见;在这里,我们很多人在一起受苦,于是会有很多感情,但是在地方院校,这样的苦、这样的一齐面对,几乎没有,也更适合你的性格……

我知道我这是在自我安慰,但是谁又能说这些想法不对呢?这些好处我不都受着吗?

我没办法否认,我与心里的我都清楚。

那你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如果时光会倒流,你回到那个起点,你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刚刚已经把时间倒流了,影响我决定的每一个细节、以及预示我后来选择的每一件事,我都重新回放了一遍,在那个起点,也许当时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以及是如何做出了这样的选择,但我现在知道了。

可是,我即使站在那个起点,你觉得我能做出什么不一样的选择吗?

不能的,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不是说这是冥冥中注定了的,而是当时的我,几乎把所有的矛都指向了同一个选择点。

当然,如果我带着现在这些记忆再次站在那个起点上,也许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当然仅仅是也许,因为我觉得我还会选择同样的结果,抑或选择压根就不曾发生过,这样,没有了自己的存在,世界也不会有自己的参与。

但是,就像《蝴蝶效应》一样,一环扣一环,并不是说你改变了一个细节或者一件事,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因为促成你做出抉择的因素有很多,多得你连自己都记不过来,也许你可以改变其中一个因素,但是另一个因素也在因你做出的改变而衍变,这样下去,结果往往处于一种失控状态,而你想要的,其实只不过是一种幻想罢了。

所以,其实最好的选择,仅仅是,做好现在的自己、试着去把未来变得更好,如此而已。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云水洋

版权属于微信公众号:踏石留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