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训练事故,预提参谋长该年底转业吗?

能打仗:是领导包容和爱你的所有理由

签约作者 | 高满航

出了训练事故,预提参谋长该年底转业吗?

▲摄影 石路

当兵打仗,天经地义

练兵伤亡,在所难免

所有的天经地义或许都要走过在所难免的历程

能打仗,这是一个军人征服军营的核心竞争力

1。

那晚的夜训按说条件并不恶劣,无风无雨,大月亮明镜般高悬头顶,营长罗志兵带着一连刚奔袭完三公里,汽车连的指导员就带着勇士车火急火燎赶过来说,出大事了。罗志兵把迷彩帽抓在手里擦一把热气腾腾的汗水,不等指导员讲完卡车坠崖的详细经过,就赶紧上车赶往现场。

情况比想象的糟糕,这辆参训卡车上有两个兵一个干部学员,俩兵轻伤,分到营里不久的干部学员则脑部受到重创,昏迷不醒

那几日,罗志兵就像霜打的茄子没精打采少语言。调查组很快定性为训练事故,原因是教育没跟上,司训不扎实,处置不科学云云,最后给了罗志兵一个严重警告的处分。处分不算啥,罗志兵想起躺在医院里的干部学员心里就愧得慌。

2。

罗志兵也没心思整理他的述职材料了,师首长过几天带队与预晋升的营以上干部谈话,谈完话就要各就各位走上新的岗位,原本罗志兵是团参谋长的后备人选,不出意外,他将在月内走马上任。

可是,怕啥有啥,恰恰就在这个时候出了意外,别说高升,可能连这身军装都没法穿了。

想到这里,罗志兵就心烦意乱,内心滋生出从来没有过的惶恐感,虽说从上到下都在提倡训练从难从严,但不管师里的哪个团,只要训练出了事故,就要吃不了兜着走,轻则撤职处分,重则年底转业。就在罗志兵还是连长时,他们年富力强的副团长就因演习时装备损毁被追责而年底转业,这次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会是怎样结果罗志兵大体已经心中有数。

“转业就转业吧。”罗志兵无奈地叹口气。其实早在当连长时就有人劝他,千锤百炼不如抓好安全。可就算眼瞅着“但求无事”的同事一个个被提拔,罗志兵也不眼红,他抓训练从来都是按照打仗标准从难从严,而且坚持认为打不了胜仗就愧为军人。

别人说他唱高调,他不管,该动枪弹的时候动枪弹,该动装备的时候动装备,从来不会为了安全降低训练标准。他心中的安全不是一人一车的安全,说大了,是能打胜仗保障国家的安全。

3。

团里开始摸底转业人员,罗志兵虽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忐忑不安,他对部队有着深沉的感情,真心不想走,但走不走不是他能决定的,一切要听从组织的安排,每天他都在紧张等待着感觉要来却不想让来的组织谈话,这个时候谈话,差不多就是宣布让他离开了。

那日制订训练计划的时候,罗志兵接到团里干部干事的通知,让到常委会议室开会,问何事,干事说来了就知道。走在去往团部的路上,罗志兵顺口溜出“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心中甚是悲壮苍凉。

待进会议室,罗志兵倒是惊了一跳,在座的不光团长政委,还有主管军事训练的副司令员。副司令员问,师里要进行干部调整,想征求你的意见。罗志兵思忖,或许是让推荐接替下任营长的人选,副营长合适,二营长也行,他更倾向于让副营长顶上来。

“如果让你做团参谋长工作你能否胜任……”副司令员一句话让罗志兵张口结舌,他从谁接替营长的思考中还没回过神。

4。

罗志兵记不清自己当时怎样作答,却听清了副司令员的鼓励:准备上任吧。

事出意外,谈工作思路时罗志兵的思维才转入正轨,他仍旧直陈如何从难从严训练,副司令员边听边记,一再肯定罗志兵认识清想法好。

谈话结束,副司令员要当天返回师里,车出团部,他叮嘱司机说,去趟医院。借此次与预晋升干部谈话的机会,副司令员要去看望那次夜训意外事故中他重伤后至今未醒的儿子。

节选自高满航新书《但见群山默》

来源:高满航 一号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