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军30万年底完成,地方政府不能让他们寒心!

刀子落下,只求安心的离去

专栏作者 | 兵心

编者按

不久前的国防部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再次重申,2017年底,将基本完成30万裁军任务。

去年,我们有5.8万名干部转业,毋庸置疑,今年的复退军人数量,将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

含泪脱征衣,非为劣汰故,裁军30万,是为了改革强军的推进,大量军人作出了奉献和牺牲。

然而,军改绝不只是军队自身的事情,在此军改当口,地方政府必须拿出作为、拿出担当,妥善安置我们的退役军人!

你将要看到的这篇文章,描述了一个“老转”的迷茫和期盼,希望,他的问题能够得到解答和回应!

裁军30万年底完成,地方政府不能让他们寒心!

…………………………………………………

“咋打算啊?听说年底30万裁军任务就要基本完成”。正在加班的老贾接到了前年转业老科长的电话。

脖子以下军改的风声越来越近,转文职、整体撤编、移防、转隶、转业名额可能会大幅增加,不知哪里飞来的消息,一次又一次冲击着贾科长敏感的内心,让他始终难以真切的平静。

老贾与老科长是战友、同事,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聊起当前部队种种,谈起转业之后的未来,老贾和老科长有说不完的话。

老贾99年9月入伍,距离18年自主的年限还差一年,现在离开心中难免有太多的不舍,可是正营6年,年龄超过35,他对未来心理没有一点底。

老科长说,网上传言退役军人保障机构和退役军人保障条例已经出台,加上军转期间转业安置的大量优惠政策,现在离开也许是最佳机遇。

老贾无奈的说,老科长,传言多得去了,这你也信?虽然安置有优惠,可是面临如此庞大的转业大军,地方政府就算心有余也难免力不足啊!

说到这里,老科长沉默了。

他想到了自己当年转业时的艰辛,用一句“求爷爷告奶奶”,一点也没有错。

不仅仅是他,连单位主任和政委都因为他的工作问题,找驻地领导反映过好多次,最后才找到这么个不上不下的工作。

而多少同批战友,因为部队在外地,缺乏单位领导支持,只能靠自己,安排个调研员之类的,当作闲人养起,说起来都是一把泪。

不过,据说这两年地方安置总体不错,自主择业虽然有更多展现自身才华的自由空间,但也有缺乏依靠的失落感,指令安置也很好的。

跟老科长聊完,老贾心理哨位有点安慰,可是马上一种新的不安又悄悄来袭。

此轮军改,复转军人那么多,地方政府能真正把党中央的精神落实吗?

老贾来自贫穷的农村,从小发奋读书,高考时好不迟疑的选择了军校,成为了一名父老乡亲羡慕的军人。如今,他不得不思考脱下军装之后的种种。

不符合自主择业条件,老贾的选择只能是退役或者政府指令性安置工作。

可是想到营以下干部一个标准、降级安置、非实职安置等等转业安置老难题,老贾心理还是微微震了一下。

毕竟老贾已经年过35属于典型的年龄偏大、职务偏低干部,就业安置没有任何优势而言。

想着边缘化的工作岗位和“老转”这个不太好听的称谓,老贾还真的不能安心的离去。

去年5.8万人转业,今年转业更多,要完成30万,必须要安置好这些大局面前毅然转身的人,让走的人顺心,留下的安心。

说实话,经历过脱下心爱军装艰难抉择考验的老科长,对于转业安置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对于今明两年的安置大潮他心里也没有底气。

是啊,退役军人安置,军队和各级政府都高度重视,也出台了大量优惠政策,可是现实面前,一个个困难的解决必然需要时间。

国防军队改革相关配套政策制度正在按照计划稳步制定之中,现实中因为政策制度不配套、不完善,不可避免的会给部分退役军人带来各种各样的困惑,这也是老贾最为忧心的地方。

其实回家也好,至少不用再跟妻女两地分居了。老贾坚定的说离开算了,可是面临全新的未知和不太明朗的退役军人保障政策,真的很纠结。

“含泪脱征衣,非为劣汰故”。不舍军装,是军人对于这份职业深深的爱。但是军人的天职只有两个字:服从。

真正让我离开,我不会有任何的迟疑,绝对不会给组织填任何麻烦,但心里的困惑不会因为坚决服从而消失,老贾给老科长说。

军旅17载太多苦涩、几多无奈,但每当别人问起,老贾还是感恩。感恩组织的培养,感恩军营的历练,感恩生命,感恩冥冥之中有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让其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走入军营。

一个人,在他的有生之年,最大的不幸恐怕还不在于曾经遭受了多少困苦挫折,而在于他虽然终日忙碌,却不知道自己最适合做什么,最喜欢做什么,最需要做什么,只在一个个纠结之间匆匆度过一生。

这句话是老贾的座右铭,也是激励他不断挑战自我的无形力量。如今面临转身,老贾还没有找到自己到底真正喜欢做什么,他也说不清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30万军人离开的命令已经下达,无论是否愿意,他们终要转身离去。

对于多数军人来说,转身也是执行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军令。

别无选择不代表不思考选择,大量转身的军人必然要思考未来的选择。

大量官兵特别是来自基层一线的官兵,为了军队战斗力的提升奉献了青春、激情、亲情甚至爱情,各级有义务在他们转身抉择的困难时刻帮扶他们一把,让这些为军队奉献多年的官兵走的安心。

军转安置涉及军队和地方政府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不能期待所有退役官兵的心中的期待都能短时间内得到有力的回应,但无论从政策上还是实践上,都必须要给予他们更多的希望!

虽然随时可能脱下军转离开倾注所有青春的军营,老贾还是没有任何的松懈。

他在最后给老科长说:“有消息及时告知你,改革面前任务重,大量工作等着我呢。”

希望,他能收到好消息。

来源:一号哨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