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职业化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WechatIMG747

▲摄影:赵聪

士官职业化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专栏作者 | 武夫

编者按

军改期间,军官职业化消息牵动国人神经,延长服役年限,成为官兵热议话题。

然而,作为军队主体的士兵,作为军队中坚力量的士官群体,他们的职业化道路却鲜有提及。

哨位独家刊发此篇文章,算是一种呼吁,也算是一种回应。

我们相信,军改必成,强军可期,士官群体的疑问终将得到解答和回应。

这,是我们的态度。

WechatIMG748

几年前,我参加一次中外联合军演,有一幕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那是双方见面时,中方士兵都是20左右的小伙,刚毅面庞稍显稚气,而某国士兵个个都留着大胡子,活脱一群中年大叔。

事实也的确如此,那次参演,中方平均年龄不到25岁,而对方比我们大了近十岁。

一开始,我笑了,毕竟是小国,兵源不够,要上战场,这群大叔咋干得过我们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后来我笑不出来了,联合军演时,我们的士兵击毙敌人后继续前进,而对方的大叔们,一边前进一边对着“尸体”射击。

这样的差别,大概可以被总结为一个叫做“经验”的东西。

那时候,我们还没开始军改,那时候,我们也没提职业化。

军改开始了,军官职业化传得沸沸扬扬,那士官呢?
如果军官职业化意味着大量军官可以延长服役年限,一直干到退休,那士官群体职业化道路,又该往何处走呢?

面临二次就业的不仅是军官,也包括士官。

按部队现行规定,除个别单位外,大多数士官顶多干满16年,这是他们的透明天花板。

四期士官们十七八岁入伍,在部队工作十六年,等退役时,年逾35岁。

这个年龄,正是上有小下有老,担负沉重家庭压力之时。

这个时候,他们被迫重新融入社会,毫无工作经验,重头再来的艰辛与适应,不必多言。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多少有意想留在部队发展的好苗子,选择早早离开,要么干满一期走人,要么干满三期转业,早晚都要走,早一天走,早一天适应新的生活。

30岁左右,正是职业黄金期,这群人在地方上是企业的中流砥柱,在部队却只能选择离开,这合理吗?

如果,我说如果,当有一天,压在士官群体头上的天花板消失了,16年不再是少数士官才能够逾越的门槛,我们的士官,还会选择离开吗?

WechatIMG749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士官,一个经历大风大浪的老士官,一个熟悉单位一草一木、熟悉战位各种情况的老士官,对一支部队的重要性,每个人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而这些宝贵人才,却不得不因为服役年限的原因,出于对前途命运的考量,受于诸多现实因素的制约,在正值壮年之时离开部队,这对部队是一种损失,对个人也是一种遗憾。

我曾带过一个兵,一个十六年的老兵。他在单位组建那年就来到了这里,伴随着单位一起成长,曾获多次获得二等功,拥有多项发明专利。

在当兵的最后一年,他想转五期,团里也希望他留下。但当年,数万人编制的部队只有2个五期名额,他落选了。

转业安置,一个月三千多工资,面对高昂地房价,他最终选择了复员,拿一笔钱还上房贷。几年间起起伏伏,如今他在一家电信营业部给人安装宽带。

说实话,听了他的故事,我很难过。不是说装宽带的工作不好,只是,他本可以发挥更大的价值。
当然,这只是特例,大量退役士官离开部队后也有很好的发展。只是,如果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单行道,而有多条选择途径,让想走的走,想留的留,那老兵的人生,可能是另一番景象。

WechatIMG750

军改了,老兵们的命运能有根本性改变吗?

那些一个个在部队服役多年的老兵,不管到了什么地方,都对部队有着深厚的情感。

那一声声“若有战,必召回”,那一句句“如果国家需要,百万老兵跑步归位”,凝聚了多少老兵对部队的不舍和怀念。

军改,就是要改变制约部队发展的种种弊病,就是要解决让官兵困扰迷惑的痛点、难题。

不要说制度难改,惯性难移,现行的兵役制度亦非亘古有之:

拿义务兵服役年限来说,新中国成立后进行了六次调整,直到上世纪末,才最终确立了各军种服役期相等,统一为两年的政策。

政策根据时代的需要在不断调整,我们距离上一轮调整已经过了快20年!

这20年里,战争形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情世情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更改。

诚然,年龄的增长会带来体能的下降,但战争的经验和智慧,敏锐和嗅觉,却只能通过时间来沉淀。尤其是现代高科技信息化战争时代,在体能和技能的较量中,后者已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在此军改重大关头,在军人职业化的风潮浪口,我们完全有理由期待,士官职业化的春天,一定会到来!

WechatIMG751

随着军队现代化进程的推进,随着各项新装备、新武器的革新,我们要培养一个优秀的战斗员的成本越来越高。

我们需要那些熟悉部队、熟悉战斗、熟练操作各项新武器新装备的老兵,我们不能让那些经受多年部队培养的专业人才流失,更不能让那些为国家为部队作出汗马功劳的人成为重新回到社会的弱势群体。

这是一支部队职业化发展的规律,这是一支部队战斗力生成的保障,这是一支部队栓心留人的举措,这也是世界军事发展的趋势和潮流!

军改了,我们明显看到军人福利待遇的改善,中央也明确表示,未来的军人工资要定期调整,达到社会中上水平;

军改了,我们明显看到部队风气越来越正,想干事、肯干事、专心干事的老实人越来越能够得到应有的发展和进步;

军改了,我们看到部队越来越关心基层官兵的实际问题,互联网入军营、公寓房修建、探亲制度改革,让军营充满人性关怀……

种种改变,都是为了部队发展,都是为了留住人才。为了让越来越多的义务兵想转士官,让越来越多的士官想在部队长期发展。

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两年,越来越多的士官想留在部队发展了,如今,是到了让他们能留在部队长期发展的时候了。

对于大多数士兵来说,干到退休,曾是他们遥不可及的一场梦。部队,能否让他们梦想成真?

WechatIMG752

那次军演,我问外军大叔:如果一直在军营,家庭怎么办?毕竟,我们很多士官选择退役,也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总不能一直异地吧。

他们对这个问题表示很困惑:如果不外出执行任务,我们除了周二、周X留在单位,平时下班都回家啊。为什么会有异地问题?

我恍然大悟,职业化,也许并非单单延长服役年限这么简单。

士官职业化,不仅关系到成千上万士官群体的前途命运,更关系到部队的稳定发展和强军实践。

士官职业化并不是天方夜谭,也许它会很快,又或许它不能一步到位……

但是我相信,士官职业化的道路绝不会遥远,士官们的迷茫,也一定会找到答案!

因为这,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和潮流……

作者简介:

武夫,男,一名普通中国军人。

注:

文中相关数据资料来源

《新中国兵役制度发展沿革的历史考察》,王云龙;

《当代中国兵役制度改革研究》,陈鑫。

The End

来源:一号哨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