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解读 | 军队院校到底怎么改?习主席讲话中有答案!

WechatIMG829

军校是一支军队的名片,军校改革是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

随着2017年高考和军考的临近,一些准备报考军校的高中生、士兵考生及其家人,都在四处打听军校改革的“内部消息”。各种军事论坛、微信群、贴吧里,关于军校改革动向的提问和各种难辨真伪的解答被刷屏。

军校到底怎么改?改革后的院校格局会是什么样?那些人们耳熟能详的军校还会不会存在?军队许多领域的改革消息相继披露,为何院校改革方案还没有出台”?人们急迫地想了解这些问题。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实,认真研读习近平主席的系列重要讲话,尤其是习主席关于军队改革、军队院校建设的重要论述,有心且内行的人可以从中看出院校改革的端倪,并或多或少找到答案。

WechatIMG830

习主席在国防大学发表重要讲话

1、“靴子”纷纷落地,为何院校改革方案还未出台?

加强院校改革教育引导,统一思想,严明纪律,不折不扣抓好改革任务落实。——习近平

2015年秋,随着中央军委一次重要会议的召开,被人们称为“史上最牛军改”的中国军队改革拉开大幕。此后一年多来,关于军改的重磅消息一个接一个传出: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军委机关由原来的4个总部改为15个职能部门,原7大军区调整划设为5大战区,中央军委联勤保障部队成立,以原18个集团军为基础调整组建的13个集团军的番号公开……

应接不暇的重大信息令正在军校、曾在军校、关注军校的人们心情急切不已:军改的“靴子”纷纷落地,院校改革的方案为何还不出台?

关注军改的人们都知道,中国军队此轮改革有两个标志性的节点:一个是2015年11月下旬召开的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此后军队主要进行了领导指挥体制改革,也被称为“脖子以上”改革。另一个就是2016年12月初召开的中央军委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按下了军队“脖子以下”改革的按钮。

许多人认为,“脖子以下”改革已全面展开,院校改革“靴子落地”也不远了。然而,近半年过去了,这方面的各种消息仍然都只是传闻,官方未正式公布院校改革方案。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少小道消息在坊间流传和发酵:“军队院校将大幅裁减”“大批军校教员将脱军装改文职”“一些院校如军医大学将整体移交地方”……由此,军校改革的走势变得扑朔迷离。

早在2015年12月15日,军委改革工作会议闭幕仅半个多月后,国内外网络媒体就爆出中国军校改革的消息。研究发现,这些消息基本都援引了当天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上一篇题为《转隶要转出强军兴校新观念》文章中的表述。其实,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篇文章中纰漏的有关军队院校转隶的信息,指的是新的军委机关调整组建后,一些原来四总部直属院校进行整体移交,各校的结构、级别等均没有变动,与真正意义上的军改不可等同。

关于院校改革各种猜测消息的集中传播,是在2016年3月23日习主席视察国防大学之后。这次视察,身为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组长的习近平主席在讲话中指出:“积极推进院校改革创新,不断提高办学育人水平”“要通过深化院校改革,健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这被外界视为中国军校改革即将展开的重大信号,有媒体解读:中国军队最高领导人亲自督阵,军校改革正式启动。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些猜测并不准确。习主席视察国防大学已有一年多,关于院校改革的权威信息并没有公布。

关于改革的重要性、必要性,习主席在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已讲得很透彻:“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全军要以高度的历史自觉和强烈的使命担当,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精神,坚决打赢改革这场攻坚战。”院校改革是军队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不能也不可能缺席。

那么,改革拉开大幕一年半,为何院校改革方案迟迟没有发布?综合各方面的信息,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一、院校改革的复杂性、系统性使然。新的院校结构体系的构建,既与军队“脖子以上”紧密相关,也与“脖子以下”密不可分;既要和军委机关、军兵种机关改革和职能转变对接,也要和基层部队人才需求对接。院校体系与海、陆、空、火箭军、武警等各大体系都有关联,涉及到的学科专业更是覆盖了军队几乎所有的岗位。一位参加改革论证座谈的专家说:院校领域的改革是军改中最为复杂的工程之一。

二、院校改革方案没有发布,并不等于方案没有出台,更不等于院校改革没有进展。今年4月以来,笔者在与一些军队院校的领导和机关干部接触时得知,他们对所在单位下一步的地位、发展方向,以及改革后单位何去何从,甚至是新的校名,似乎都已较为清楚,许多院校还展开了改革后落实新编制的筹备工作。可以推测,院校改革的方案应该在早些时候已经在内部公布了,只是没有对外发布而已。

“要加强院校改革教育引导,统一思想,严明纪律,不折不扣抓好改革任务落实。”今天,当我们仔细琢磨习主席去年3月23日在国防大学视察时的讲话,也许能解读出以下信息:“不折不扣抓好改革任务落实”,是对军队院校改革提出的明确要求,“不折不扣”中蕴含了改革要从长计议、严密论证、谨慎对待等意思,而“严密纪律”则是要求各级对待院校改革要讲规矩、听招呼,不信谣、不传谣,按照军委的统一部署落实改革任务。

WechatIMG831

2、在习主席心里,军队院校建设的分量有多重?

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我军院校建设必须有一个大的加强。——习近平

对一支军队来说,军校到底有多重要?探讨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回味一下习主席的精辟论述:“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结合院校建设理解习主席的讲话,我们要先了解我军办校走过了一条怎样的路。

人民军队从诞生起,就谋求通过办校来探索治军之道。1927年11月,红军第一个军官教导队在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成立,这是我军学校的雏形。在简陋的教室里,毛泽东用生动幽默的语言,向工农革命军军官们深入浅出地讲解着人民军队的建军原则和作战要诀……

1929年1月,中国工农红军的第一所学校——井冈山红军学校成立。此后,各路红军相继办起随营学校,“随校之花遍苏区”。在各路随营学校的基础上,红军学校和红军大学应运而生,一大批经过培训的红军干部成为人民军队的骨干。

举世闻名的“窑洞大学”,是我军在抗日战争时期办学创造的光辉典范。1937年1月19日,成立刚半年的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改称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从这所“以窑洞为教室、石头砖块为桌椅、石灰泥土糊的墙为黑板”的大学里走出的10万余名学员,成为中华民族抵御外侮、推翻三座大山的中流砥柱和新中国成立后的栋梁之才。

进入解放战争时期,抗大总校和各分校按照党中央的部署,相继改建为各战略区军政大学。华北军政大学、华东军政大学、华东军区军政大学等院校,充分发挥了为前线培养造就人才的基地作用,为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1952年6月的一天,正在抗美援朝战场指挥作战的陈赓,突然接到军委的命令,让他尽快回国。什么重大的事情,让军委急招前线战将?风尘仆仆回国的陈赓直奔中南海,毛主席、周总理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办一所军事工程学院。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中央军委大办军队院校的缩影。

在国家建设百废待兴之时,刘伯承、粟裕等一批身经百战、德高望重的战将被选派到院校工作。经过持续发展,我军很快建立起了军兵种门类齐全的院校教育体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确立了“把院校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的指导思想。

摆了这么长一段历史,笔者就是想说明一个道理:军校很重要!军校很重要!军校很重要!

也许,不少人特别是广大院校官兵都很关心一个问题:在习主席心里,军队院校的分量有多重?习主席的两次讲话,为我们给出了答案:2013年11月5日,习主席在视察国防科技大学时指出:“坚持院校优先发展战略,推动军队院校建设有一个新的更大发展”。 2016年3月23日,习主席在视察国防大学时指出:“实现强军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我军院校建设必须有个大的加强。”

“新的更大发展”“大的加强”!两次重要讲话时隔两年多,但习主席均用了双重定语。看似简单的两个“大”字,体现出领袖对于军队院校建设的高度关切。研究过习主席讲话风格和内容的专家指出:主席讲话高屋建瓴又朴素平实,使用这种双重定语较为罕见,这两次讲话的用语意味深长,体现出军队统帅对军事教育的重视程度。

据公开报道,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先后4次到过院校,分别是:2013年11月5日,视察国防科学技术大学;2014年4月9日,视察武警部队特种警察学院并为“猎鹰突击队”授旗;2016年3月23日,视察国防大学;2016年10月19日,来到装甲兵工程学院参观第二届军民融合发展高技术成果展。追寻这些“院校足迹”,你会对习主席治军方略的“军事教育篇”有所领悟。

3、军改力度前所未有,军队院校到底怎么改?

要构建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格局。——习近平

5月26日,一则军队院校招生的消息引起人们的注意:2017年军队院校招生工作展开,今年将按改革后新的院校体系招生,36所军校招收各类学员3.09万。

这是中国军队官方媒体首次在报道中使用“新的院校体系”。在军队招生工作已全面展开的背景下,这条消息告诉我们:中国军校新的体系已建立,或者说改革框架已明确。显而易见,这36所招生的军校都是改革后的院校。

笔者预测,随着军队招生工作的推进,这36所院校的名称不久将会一一面世,院校改革的方案将会逐渐对外披露。其实,从今年中国国防部发布的信息中,可以捕捉到院校改革的信息与进展——

2017年2月23日,今年首场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针对有关中国军队院校改革的消息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正在按照计划稳步推进。从这个表述中可以看出,院校改革方案当时应该还未完全定型。

2017年3月30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当前,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实质性阶段,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格局将逐步建立,“三位一体”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不断完善。“实质性阶段”“院校格局”等字眼,让人们隐约感到,院校改革方案已经确定 。

2017年4月27日,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在例行记者会上说,军队院校、科研机构、训练机构改革,主要是适应新的领导指挥体制和规模结构的要求,坚持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重塑重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和我军特色军事科研体系,为建设世界一流军队提供有力人才保障和理论技术支撑。外界由此推测,军队院校新的体系构建已基本确立。

三位新闻发言人简短的介绍,成了人们解读院校改革的重要依据。仔细研究对比发现,这些以官方名义发布的重要信息,习主席在多次讲话中已经提及。如在2015年11月召开的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习主席就指出:“深化军队院校改革,健全三位一体的新型军事人才培养体系”。又如:国防部2017年3月30日首提的“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格局”,在半个多月前的3月12日,习主席在出席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时的讲话中已作了论述。

院校改革到底怎么改?认真研读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综合分析军队发布的改革动态,参考有关部门和消息灵通人士透漏的信息,笔者提出如下预测性分析。

1、院校合并和体系重构势在必行,院校数量可能会减少,但办学规模不会出现“断崖式”压缩。这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力度和规模前所未有。从军队改革的整体情况来看,到2020年要裁减员额30万。军队院校作为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总体上压减员额不可避免,部分院校的级别也可能会降低。目前,我军有60多所院校,武警院校有10多所,这些院校不少都是副军以上级别,且存在任务交叉、学科专业设置重叠的现象,重复建设、“大而全”的问题较为突出。这次院校改革,是体系结构的重塑、资源配置的重组,有可能会要大幅“合并同类项”,一些培训任务相近或重复的院校,可能会合并,不少院校可能会“降格”。需要特别说明的是,院校数量压减并不等于办学规模“断崖式”压缩,毕竟我们这么大一支军队,人才的需求量、军官和士官的培训量都需要以院校为主来承担。

2、压减院校数量、部分院校降格并不是代表院校地位降低,相反是要通过体系重构、“消肿”减员,让院校轻装上阵,在军队建设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一位教学成果突出的军校教员今年申请自主择业,原因是他得知所在单位级别由副军降为正师后,感到以后院校地位会降低,担心个人发展前景会受影响。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此轮军改,除了少数新组建单位外,大量单位“撤降并改”。难道说,这些单位都不重要?显然不是!院校数量规模的精简压缩,并不代表其地位下降,而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现实需要。学习习主席在视察国防科技大学、国防大学时发表的重要讲话可以体会到,统帅对于军队院校给予的期望很高。据了解,对于此次院校改革,习主席和军委其他领导都高度重视,多次听取汇报,要求做好论证,确保改革方案的科学性。

3、担负联合作战人才培养的院校作用将凸显,各军种所属院校很可能要按照兵种布局进行划分。这轮军改的一个重要步骤,就是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联合的体制建立起来了,最需要的就是联合人才。院校是人才培养的主渠道,在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中担负着重要任务。今年3月,习主席在两会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指出,“要构建以联合作战院校为核心、以兵种专业院校为基础、以军民融合培养为补充的院校格局”。“核心”“基础”“补充”这三个词中,蕴含的信息相当丰富。可以预见的是,这次改革后,军校的军兵种特色将更加突出,担负联合作战人才培养任务的院校的作用将会凸显,各军种的院校将会按照兵种布局进行划分。陆军院校可能会有较大幅度的调整,极有可能会参照海、空、火箭军院校的格局,保留指挥学院,组建军种工程大学。

4、军委机关各部门很可能不再带直接隶属的院校,绝大部分院校可能划归军种直接管辖。这次军改,军委机关由四总部调整组建为15个职能部门。习主席明确要求军委机关要转变职能,从“总部领导机关”转变为“军委办事机关”。过去,四个总部都有不少各自直接隶属的院校,军委机关调整组建后,相当一部分院校转隶到新组建的军委机关。据了解,仅军委训练管理部,隶属的院校就有十几所。笔者认为,这只是院校改革方案出台前的一种过度状态。按照“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绝大部分院校可能要划归军种直接管辖。这样,有利于军委机关“专司主营”“精干高效”。

5、国防大学、国防科大两所军委直管的院校,以及特色鲜明的军种指挥学院预计不会有留撤之忧,陆军指挥类院校可能会合并。党的十八大后,习主席视察了国防大学、国防科大,并对两所大学办校治学提出明确要求。习主席要求国防大学把培养联合作战指挥人才作为核心职能,明确提出“把国防科大办成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高地、国防科技自主创新高地”。从当前军队建设的现实需求来看,联合人才需求量大,创新驱动成为重要发展战略,而国防大学、国防科大分别在这两方面都担负着重要职能,不仅在这次院校改革中会保留,办学规模有可能还会加强。此外,海、空、火箭军和武警的指挥学院保留的可能性也很大。陆军院校过去摊子较大,仅正军级的军种指挥学院就有两所,兵种指挥学院更多且任务交叉现象比较突出,因此合并的可能性较大。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军队改革的深入推进,一个脱胎换骨、面貌一新的院校体系将会展现在世人面前,一个规模适度、轻装上阵的院校阵容必将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WechatIMG833

(声明:本文内容仅为个人观点,非官方发布。相关资料来源于人民日报、新华社、解放军报及其所属网站和新媒体)

来源:黄埔一号v军校资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