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军考时节,让军校梦融入强军梦

写在前面

男儿铁石志,总是报国心。每一个年轻战士都有军旅梦、国防情,他们在从军之初就立下宏伟志向:戍边卫国、精武强能……为了延续梦想,部分战士选择报考军校,凝聚起为实现强军目标而奋斗的磅礴力量。
6月7日,军考的号角就要吹响,不管前路如何,年轻的战士们,请牢记姓军为战的使命,坚定从军报国的初心,为强军梦拼搏奋进。

WechatIMG877

军考过来人话得失

喜悦:5年奋斗,终获军校一纸通知书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当记者第一次拨打尚帅的电话时,他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反复核对号码,确认无误后记者留短信给他。过了一会,一个电话打来,传来了一个充满磁性、低沉浑厚的声音:“喂,你好,不好意思刚刚在上课,按规定我们必须关机……”

尚帅是装甲兵工程学院信息工程系的一名学员。谈起他与军校的缘分还得从8年前的一次军训说起。当时,尚帅还是一名高一新生,学校组织新生开展军训,尚帅及其他同学被拉到了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在那里,年仅16岁的尚帅看到那些在烈日下训练的官兵们,连续站军姿几个小时腿都不打颤,火辣的太阳把官兵的脸晒脱几层皮,也没有人轻言放弃。即使这样苦累,他们依旧雄赳赳、气昂昂,声音高亢嘹亮,喊着1、2、3、4……

军训结束后,军官梦就在尚帅的心中生根、发芽。他给自己立下一个目标:“考军校!”

成功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尚帅学习成绩不错,高考那年,尚帅信心满满地走向考场,可拿到考试成绩的他顿时傻了眼,离军校的录取分数线还差好大一截。不得已,他怀着沮丧的心情填报了地方大学的志愿。
没有考上军校成了尚帅的心头刺。大学第二年,他毅然入伍参军,在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服役。
黑龙江的冬天呵气成冰。白天,尚帅要整内务、搞训练,晚上要窝在被子里做模拟试题。白天有时候太困,他偶尔会打个瞌睡,被班长发现还要受惩罚。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尚帅度过了2年的军旅生涯,终于盼到了军考的那一天。

WechatIMG878

2014年军考,尚帅高分通过笔试,顺利完成了装甲兵工程学院的一系列考核。

如今,尚帅已经是一名大三的军校学员。作为过来人,尚帅想对想要考军校的学弟学妹们说:“上军校首先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如果你真有一颗报国心,那就来加入我们吧!”

转折:军考失利,转战新闻大放异彩

与尚帅相比,来自吉林省军区的新闻报道员屈雷宇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屈雷宇从小就有一个军官梦。5年前,21岁的他带着对军校的无限向往,走向高考“战场”。然而,由于高考失利,没能被自己理想的军校录取,他决定另辟蹊径当兵再考军校。

当兵走的那天,屈雷宇没有像其他即将入伍的战友一样,与父母相拥而泣,他喜笑颜开,挥舞着双手,摆出“V”字型手势告诉父亲:等我考上军校,肩上扛着“星星”回来再见您。

边关冷月,屈雷宇被分配到了长白山某边防哨所,因为心中有梦,所以从来不觉得苦累。他所在的哨所是百里无人区,那时候还没有通电,为了学习文化课,他每天晚上打着手电筒复习文化知识。

哨所离考试的地点还有几十里的距离,由于山路崎岖,交通不便,屈雷宇在考试前几天负重60余斤的背囊,连滚带爬往山下走。但由于种种原因,他还是在考试中落选。情景是如此相似,第二次考军校,还是折戟沉沙。

得知自己落榜的那一天晚上,屈雷宇躲在每天复习的学习室里,看着厚厚的一摞复习资料,趴在桌子上大哭了一场。

军校梦碎,可是生活还得继续。屈雷宇重新振作了起来,他把在哨所生活的点点滴滴,与战友一起并肩作战的经历全部记录成文字,在工作训练之余,拿出来给其他战友看。

一次,屈雷宇写了一篇稿件《白狐与哨兵》发表在新媒体上,结果稿件被各大网络媒体转载,光腾讯新闻网的评论就达一万多条,这给了他莫大的信心。后来,部队把为数不多外出学习新闻写作的机会分配给了屈雷宇。

是金子总会发光。由于屈雷宇平日里踏实勤奋,写作文笔流畅,在一次大型活动中,他被借调到吉林省军区从事新闻报道,一直工作至今。

落寞:携梦入伍,却因超龄无缘军校

WechatIMG879

(资料图)

中部战区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上等兵乔庆华也曾梦归军校,怎奈,今年25周岁的他年龄超标,无缘报考军校。

尚帅已经是军校的一员,屈雷宇也曾离军校大门近在咫尺,可乔庆华却连报考军校的资格都没有,他甚至都不能在志愿书上郑重填上他心仪的学校。

乔庆华的家乡在河南灵宝。在当地,老百姓的拥军热情非常高,周围有哪户人家的孩子考上军校后,乡里乡亲都要上门恭贺。所以,在乔庆华的眼里,考上军校不仅能圆自己的梦,还能为家乡人民增光添彩。

由于乔庆华品学兼优,一直是班里的拔尖生,老师和父母都给予了他极高的期望。遗憾的是,与尚帅第一年考试的情况相似,乔庆华与军校擦肩而过,铩羽而归。于是,他报考了华北水利水电大学,打算先学点专业知识,等到大三实习时再参军到部队,继续完成未完成的梦想。

去年9月,乔庆华放弃了当地一家知名企业的实习机会,带着3年前的梦想,参军来到部队。可是命运似乎又与他开了一次玩笑,眼看着自己的军官梦离自己越来越近,可超龄这个无法改变的现实再次让他梦碎。
不能再圆军官梦,那就助力他人去圆梦。作为曾经学校里的“学霸”,这种优势让乔庆华充满了底气。每天午休时间,他总会挤出半小时,帮助其他想要考学的战士梳理知识点;晚上熄灯后,陪同考学的战士一起去连队图书室加班复习。

“虽然不能参加考试,可与战士们一起复习、一起讨论,仿佛我也即将要踏入考场一样。在军考的最后几天,希望考学的战士们都加油冲刺!”乔庆华向记者说道。

杨 吉 平

“卸下包袱向军校进发”

WechatIMG880

▲杨吉平,江西瑞金人。1993年11月出生,2015年9月入伍,现为东部战区陆军合成某旅炮兵营指挥保障连侦查排测地员兼司机。王 问 摄

夜深人静,营院里漆黑一片。在营区宿舍楼的一个小房间里,透射出微弱的灯光,灯光下有一堆复习资料横七竖八摆放着,在资料旁边有一个人正在稿纸上,一遍遍地推算一道数学题。过了一会,题目终于解开了,他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

离提干统考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像大多数考生一样,杨吉平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当兵后悔一阵子,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从小就怀揣军官梦的杨吉平,在2年前终于离梦想近了一大步。22岁大学刚毕业的他从红色故都江西瑞金入伍来到部队。

WechatIMG881

刚进部队,杨吉平每天像打了鸡血般干劲满满,在3个月的新兵连生活中,勤学苦练、冲锋在前,很快在同年兵中初露锋芒。然而,下连后的杨吉平,却遇到了军旅生涯的第一道坎——专业训练。

炮兵指挥计算,最能检验侦察兵的专业水平,恰恰计算能力较弱的杨吉平被分到了侦察排。单兵专业展开后,杨吉平每次做题总是比别人慢半拍,这让他思想上产生了严重负担。“不能就这么下去。”杨吉平暗暗下定决心,他一定要补齐短板。

由于心理压力大,杨吉平虽勤学苦练,但成绩并没有显著的进步。为尽快练强计算技能,杨吉平见缝插针地利用每一分、每一秒。别人在午休,他就带上纸笔在学习室练习运算速度;别人在聊天,他就在脑子里一次次回顾解题的方法步骤。有一次,他照例利用训练间隙,定下心神重构解题思路,没想到难题竟然解开了。杨吉平抑制不住喜悦,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眼神却依旧呆滞,脑袋里还在想着刚刚的解题步骤。没想到,这一幕被在场所有的官兵都看到了,大家都调侃他:“小杨,想什么美事呢,高兴成那样。”“没,没什么。”杨吉平顿时羞红了脸。

WechatIMG882

被大雨浸透的土地总能散发出更迷人的芬芳。克服了计算短板的杨吉平,很快成了连队的训练尖子。年底凭借着过硬的军事素质,不仅获得了“优秀士兵”,而且还在班排骨干的推荐下,担任了副班长职务。

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一路走来,杨吉平的内心还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那就是通过大学生士兵提干,成为一名军官,这样就可以与他心爱的军营长久相伴。有了之前所取得的成绩,加之他有干劲、脑子活,今年初杨吉平顺利拿到了大学生士兵提干名额。

“如今,我已卸下心理包袱准备向我心仪的军校进发,考试我定全力以赴,绝不给军旅生活留下任何遗憾!”杨吉平刚与笔者说完,便继续投入到考试复习中。

(作者 刘志勇 王 喆)

袁 鑫

“父亲的鼓励伴我闯关”

WechatIMG883

▲袁鑫,四川遂宁人。1995年2月出生,2015年9月入伍,现为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上等兵。董 鑫 摄
“还有10分钟就要结束答卷了,答题速度要加快啊!”在营院学习室里,陆军第83集团军某旅上等兵袁鑫听着连长蔡景斌的报时声,加快了笔头移动的速度。快要临近军考日期了,袁鑫正在加班加点一套接着一套做模拟试题。

今年22岁的袁鑫,中等个头,浓眉大眼,目光炯炯有神,经过部队一年多锻炼,看起来比同龄人更显成熟。谈起入伍的原因,袁鑫向笔者说:“参军入伍,主要是了却父亲当年未能参军的心愿。”

WechatIMG884

▲袁鑫正在进行战术训练。董 鑫 摄

一到新兵连,袁鑫很快就适应了部队生活。一心想要崭露头角的他,却在连队初次体能考核中排名倒数。拿到成绩单,袁鑫犹如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当时还是太急于表现自己了,我需要放慢脚步,稳扎稳打进步。”袁鑫边说,边拿出一本“特训计划”,上面记录着每天的训练安排:早晨练深蹲起立、跑步;晚睡前,100个仰卧起坐、俯卧撑雷打不动,每日坚持执行。在这本“特训计划”的“督促”下,袁鑫下连时,体重足足减掉30斤,结业考核夺得一项第一、三项第二。

今年是袁鑫服役的第二个年头,9月份他将面临退役。从离家时的少不更事,到如今变得成熟稳重;从当初为父圆梦,到现在情系军旅,袁鑫已经深深地爱上了部队。他决定继续留在部队,恰好前段时间,旅里下发了《关于军队院校招生工作的通知》,这更加坚定了袁鑫要报考军校的决心。“父亲听了肯定会高兴。”袁鑫心里想着,正当他美滋滋地准备把这个决定告诉父亲时,不料,却传来父亲因过度劳累住院的消息。

WechatIMG885

▲为缓解紧张备考心理,连队干部与袁鑫进行谈心交流。董 鑫 摄

袁鑫的父母从事水果生意,每日起早贪黑进货、送货,还要照顾家里的弟弟妹妹,父母早就积劳成疾。看到父亲如此辛苦,袁鑫隐瞒了想要报考军校的消息,当即决定退伍回家帮父母打理生意。可是,父亲打听到了儿子想要报考军校的消息,他把袁鑫叫到病床旁,抚摸着他的头说道:“儿啊,你穿军装的样子特别帅,爸爸每次看到你心里就有了希望,你要有梦,就去大胆追寻,我会做你坚强的后盾。”听了父亲的话,堂堂七尺男儿,竟止不住泪水,任其哗哗地往下流。

有了家人的鼓励,袁鑫很快进入备考模式。凭着好学的劲头,以及优异的体能训练成绩,袁鑫拿到了参加全军统考的“入场券”。

距离军考的日子仅剩几天了,袁鑫也开始了“终极冲刺”。他把一本本反复学习了数遍的辅导资料、练习册再次拿出来复习一遍,以防遗漏了重要知识点。虽然前途未卜,但对于考入军校他志在必得。

(作者 原俊敏  董 鑫)

陈 臻

“备考让我重拾信心”

WechatIMG886

▲陈臻,江苏苏州人。1996年4月出生,2015年9月入伍,现为陆军某机部连副班长。

“备考的过程其实就是重拾信心的过程,也是追逐梦想的过程,经过长时间的自我加压,我能够沉下心来认认真真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陈臻在自己笔记本扉页上写下的一段话。

马上就要到考试的日子了,陈臻和其他备战高考的考生一样,晨昏颠倒,不顾疲累,只为圆自己心中那个军官梦。

“小时候就喜欢看《士兵突击》,那句‘不抛弃、不放弃’一直在激励着我。”陈臻说,也正是因为这部电视剧,他对军营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怀。

高考那天,陈臻既兴奋又紧张,他在心里盘算着:“我是考国防科技大学呢,还是考大连舰艇学院呢?”但是,高考成绩下来后,他发现自己想多了,由于发挥失常,陈臻连最基本的录取线都没达到。高考失利,陈臻的情绪一下跌入了谷底。“难道我就没有机会实现我的梦想了吗?不,还有机会,我要参军,我还要报考军校。” 有了这个想法后,陈臻当即就告诉了家人,家里人都非常支持他的决定。2015年,陈臻在苏州报名应征,一路过关斩将通过征兵一系列审核,9月份正式入伍。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陈臻所在的连队是曾在抗美援朝时期被授予“铁脚连队”的钢铁连,连队里对兵员政治素质、军事技能的要求都高于其他连队。初来乍到的陈臻在体能素质方面比较弱,别人的五公里跑大多在17分钟左右,而他用20分钟才勉强跑完全程。

班长崔晓伟给陈臻加压,要求他加班加量练体能,他却不以为然。“与其花那么多时间练体能,还不如多花点时间看书呢!”陈臻小声嘟囔着。可班长的一席话如同醍醐灌顶:“你连最基本的体能训练都不达标,就算考上军校能是一个好军官吗?”

是啊,不能打仗的战士不是好战士,体能不强的军官也不是好军官。“班长,对不起,我不该和你顶嘴,我从现在开始就加班练体能。”陈臻说完,便向战友借了两个沙袋,绑在腿上开始练跑步。

刚开始他每天比战友早起半小时,15分钟练体能,15分钟背英语单词,晚上重复早晨的步骤。

有耕耘就有收获。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陈臻的五公里跑跑进了17分钟,军事技能也在逐渐强化。后来,他开始有计划地挤时间背英语单词,晚上没岗时就到学习室加班,有时战友们也会偷偷跟他换岗让他少站一次或者选一班不耽误学习的岗。

功夫不负有心人。陈臻在上级组织的军考预考中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对于此次军考他充满信心,不论最终结果如何,他为自己的梦想奋斗过、努力过就无怨无悔。

(作者 周一鸣 于智杰)

独家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您的一键分享,就是传播正能量!

来源 | 中国国防报

作者 | 记者 杜怡琼 通讯员 李绍尉 董 鑫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