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

军校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生动的词句朗朗上口却丝毫不矫揉造作,字字之中渗透着秋心。秋心为愁,古往今来,多少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秋天尚且如此,冬天更容易让人脆弱。

冰冷的北风吹过,留下的是刺骨的温度,田径场上的我早已面色“红润”。

“预备——跑!”一圈,两圈,三圈……明显的喘气时刻在与似乎丝毫没有疲惫感的双腿抗议。“可以慢一点了,可以慢一点了,调整呼吸,调整呼吸……”

北风却丝毫不同情面色更加“红润”的我。

“还有三圈,就到终点了,我不能偷懒,不可以放弃。两步一呼,两步一呼,两步一呼……”
就这样,脑海中的两种声音在斗争,时而小白人儿占上风,时而小黑人儿占上风。

“加油,加油,最后一圈了,冲起来,加油——”不知何时班长出现在我的左侧。

“加油,你可以的,相信自己,加油!”急促的呼吸,沉重的步伐抵在班长强烈声波的刺激下像是被接到了电源开始变得没有那么急促,没有那么沉重了。

军校冬天的正确打开方式

“啊——”在还有两百米的地方我拼命地吼了出来。

“对,就是这样,加油!加油,你可以的,加油!跟着我一起冲过终点!”班长很轻松地跑到了我的前面。我的眼睛死死盯着班长的脚步,用力地摆臂,直到耳边传来:“19’03”。

这个冬天似乎暖和了。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刚熬过极度想家的中秋节,又偏偏不能忘记国庆长假期间校园里随处可见的父子小聚,母子相泣。终于进入了11月份,“忘穿秋裤”的凉又让我不禁想起了妈妈给我织的毛衣。冬意愈浓天愈凉,落叶归根心更寒。还好,我幸运地有这么多兄弟战友。

年度体能考核如期而至,五公里跑道上空复制了前一年的疾风豆雨。穿着短袖短裤在与风雨搏击确实有点励志,好在12圈半的距离,我们一直在一起。

第二天,还是没有看到阳光,却终于等到了障碍科目的出发口令。顺利的100米匀速跑放松了身上的紧张神经,三木桩,深坑,矮墙像动画背景一样一个个被拉到身后,二郎板之后是云梯。一,二,三……

“啊!”由于太过着急,右小腿打到了最后一根横杠上,有预案的我顿时感到不知而至的疼痛。
“跑完再说!”

低装网后面是战友关切的眼神和愈加清晰加油声。

“加油,后程要加速了!”

高墙,独木桥,云梯,二郎板,矮墙,深坑,五步桩,冲刺——

穿上荒漠大衣很暖和!

“你裤腿上怎么有血啊?”

果然,小腿上破开了一个口子,血还在流。虽然我坚持说没事,同样刚跑完障碍,气喘吁吁的同学却都忙起来了。这个去找值班员请假,那个去叫附近医护车上的医生,两个同学搀扶着我朝着医护车的方向走去。伤口处理的很好。

2’10的成绩不算很好,我已经满足了,因为我坚持了下来;腿上的伤口很快愈合,我却很难忘记,那个没有阳光的上午很温暖。只身异乡的心很脆弱,我却学会了坚强。

这个冬天不“凉”。(文 / 宋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