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什么坚强,只不过是“逼上梁山”

从戎军考

周末,回老家探亲,开车的爱人说:好几年没来,你们村修柏油路了。我笑笑:那当然,是一个退伍兵出资修的。

进村的街口,看见一个男子站在一家超市门口念叨着。爱人指着他:这人八成有病!“你真是孙猴子,火眼金睛,连这都能看出来。”我调侃道,然后说了一些前尘往事。

他叫小溪,是智障男。年纪大约40了,我在娘家时他就是这样子,整天站街,嘴里不伦不类的叨咕,说的什么,听不太清。他的大哥王宇现在却是村里的名人……

多年前,王宇的父亲王志飞和母亲玉芬在外地上班,他在老家跟着奶奶,后来,玉芬又生了一个男孩,就是小溪,谁知道后来发现小溪是跛脚,去医院检查说是先天性的,玉芬为了好好照顾他,只得放弃了继续打工的念头,带着小溪回到老家。屋漏偏逢连夜雨,小溪在7岁时发烧转成大脑炎,好了以后变成傻子。

时光流逝,王宇到了18岁,他毅然决然的报名参军。探亲回家,小溪拽着王宇的军装不撒手,非要穿不可。玉芬怎么说也不行。给他好东西吃也转移不了注意力。没办法,王宇只得脱下来,给弟弟穿上。

小溪脸上露出了笑容,跛着脚走到大街上,地上捡个树枝,孩子们看见他,不约而同的嘲笑他:“大傻帽,大傻帽……小溪抡起树枝,孩子们一哄而散。王宇追了出来,赶紧拉他回家。

王宇走的时候,小溪哭了,结结巴巴的说:哥,哥,我,我也要当兵。打打鬼……王宇的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他用力拉开了弟弟的手,红着眼圈离开。很长一段时间,小溪都磨着玉芬要去当兵,她也只能用各种方法哄他。

王宇复原后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可是姑娘们一听有个智障弟弟,大都望而怯步,好容易有个姑娘看上了王宇,谁知道家里又出事了,王宇的父亲在回家路上出了意外……
这个残酷的事实一下把玉芬打垮了,她心脏病发住进医院,年轻就守寡的奶奶禁不住老年丧子的悲伤,一命呜呼。姑娘看见他家乱成这样,和他分了手。王宇当时几乎要崩溃了,可是,想到母亲和弟弟,他擦干了泪水。

远房堂叔伸出了援手,把小溪接到自己家,王宇一边照顾妈妈,一边在医院找了护工的活,他就像陀螺,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玉芬看着大儿子日渐消瘦的身子,心疼的哭了。
王宇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玉芬被他戏虐的话语又逗笑了。她心里知道,儿子要承受多大的压力。玉芬病稍微好一点,就非回家养着,嘴里一直念叨小溪,王宇知道,傻弟弟是母亲的牵挂。

炼狱般的日子终于熬了出来,母亲的病也好了。回到家,王宇看着父亲奶奶的遗像,暗暗发誓:一定要支撑起这个家!小溪又回到了家里,他依然无忧无虑的过着他的天真岁月,玉芬却白了头发,老了许多。

王宇一门心思的想多挣钱,可是,高薪的工作很难找。只得暂且去城里当了保安。谁知道工作不到三月,小溪闯祸了。王宇赶紧请假回去,原来,村里的小女孩悦悦放学的路上,遇见小溪,他竟然当着她面脱裤子……悦悦哭喊着跑回家,到家一说,她的父母火冒三丈,边骂边冲出去。

小溪被悦悦爸爸一脚踹到在地,连踢带打,悦悦妈也上前打。小溪哀嚎着。这时候,有人赶紧去找玉芬,她刚下地回家,一听赶紧往外跑。看到鼻青脸肿的小溪,她疯了似得扑在儿子身上。悦悦父母这才住手。嘴里依旧不干不净的骂着,悦悦的叔叔婶婶……一大家子全来了,村长也闻讯而来,让大家散了,然后把当事人叫到小溪家里。

小溪的嘴角还在流血,腿当时也站不起来了,玉芬哭着,求村长把小溪先送医院。王宇赶回来的时候,小溪刚送走,他赶紧也追赶着去看弟弟。

拍了片子,小溪只是外伤,回到家,已经晚上了。悦悦一家不依不饶,玉芬跪了下来,求悦悦的父母放过这个傻孩子,王宇心如刀绞,他赶紧去拉母亲。村长看着这孤苦的一家人,赶紧说情:“小溪是个傻子,又没做出什么,打也挨了,算了!”可是,悦悦的父母说女儿受了惊吓,尽管没明说,但话外音是要精神损失费……

那一场风波,在玉芬拿出一万块钱后结束。王宇心里堵的厉害。看着妈妈哭红的眼睛,他心里窝火,指着小溪:你能不能少给你家里添点麻烦!”哥,哥。我,我尿,尿。”说着解裤子,王宇的心里一震,弟弟是个傻子,不可能去故意猥亵女孩子,是不是憋尿太厉害才……可是,一个傻子他怎么能说得清呢。

回到城里,王宇毅然决然的做了决定:辞职!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出去打工了,一个大小伙子难道土里刨食,似乎不太现实。他苦思冥想,忽然灵机一动,奶奶住的老房子很宽敞,可以养鸡。

开始,王宇只进了600只肉鸡,还专门请教了畜牧局的师傅,成本很快收了回来,还有了盈余,玉芬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王宇后来把院子里也搭上了暖窝,却遭遇了鸡瘟……当时有专门回收死鸡的,王宇还是拒绝了,他不想昧良心过日子,他把那些瘟鸡集中烧掉,埋了。看着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他流泪了。

艰难的日子挺了过来,他又想到城里超市有机蔬菜价格很高,于是,在自己家地里试着种了一些,鸡粪当做肥料,菜长势良好。销售的初期很难,还好同学帮了忙。这些年,王宇的日子越过越好,他拿出钱帮村里修了路,村里的一些年轻人看着王宇成功了,也不在四处奔波打工,而是学着他做畜牧业……

王宇29岁那年,幸福来敲门,对方是县城的,家境也好,长相漂亮。一年后就有了女儿。回忆起那些年的苦和痛,朋友们都夸王宇是硬汉……他淡淡一笑说:哪有什么坚强,只不过是逼上梁山,当时家里那个状况,我不承担,没人替我!

本文作者:水墨清花,来源:兵部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