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如刀,我在军旅18年选择自主

军改如刀,18年军旅后,我准备自主择业了。

有人说,人生一定要在抉择的时候,才能看透内心的情怀。

懊恼、感恩、感激、不舍、难过……我想说,这一次,我的情怀终于可以当饭吃了——因为,此刻,我真的释怀了!

军改如刀,我在军旅18年选择自主

配图/兵小糖

面对人生的又一个抉择,我也跟所有人一样,期盼有个好一点的后路,更好地担当起一家之主的责任。

等待、观望之余,不禁回想起自己这18年的军旅人生,在无数次的困难和考验面前,有过这样那样的想法,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虽然没有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也没有积累更多的物质财富,内心却平静了许多。

是被岁月磨平了棱角,还是在现实的压力下选择了妥协?细想一下,除了成长本身带来的那份老练和淡定,军旅生活中总有一些人和事不时地叩击心弦,让我的内心深处始终保持着一丝纯净和敬畏。

有一份拥戴,让我深感受之有畏——

军校毕业前夕,千里拉练途中组织了一次夜间进攻战斗演练。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了绵绵细雨。直到深夜十一二点,我们才拖着疲惫的身体一身水一身泥地回到借宿的老乡家里。

户主是一对上了年纪的农村夫妇,热情地给我们端来了面条和鸡汤。因为第二天还要徒步行军,狼吞虎咽之后,大家脱下湿透的衣服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久,我睡眼惺忪地起来方便。走进堂屋,看到两位老人围着一个火盆,拿着我们的湿衣服一件一件地烘干。

“老人家,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我们少睡一个晚上没有关系,你们明天还要赶路,穿着这些湿衣服怎么行?”

顷刻之间,泪水夺眶而出——

走到部队工作岗位以后,看惯了演训场周边那些被部队纵容得胃口越来越大的“刁民”,习惯了被社会上一些出言不逊的人称作“穷当兵的”,听惯了自己身边那些“当兵没地位”之类的抱怨。

有时同样会愤怒,也难免发发牢骚,但静下心来,我经常想起那一对曾经熬夜为我们烘干衣服的老夫妇。质朴的话语、暖心的举动托举着一份沉甸甸的拥军情怀,惊鸿一瞥,受用一生。

有一次别离,让我常思砺而弥坚——

2003年的夏天,一个很平常的下午,连长新婚的妻子来队探亲了。晚饭之后,天空下起了瓢泼大雨,这种时阴时雨的天气已经持续了好多天,大家天天都在做着抗洪抢险的准备,却一直没有接到正式的抗洪命令。

晚上21时刚过,团里的紧急出动号声响起,训练有素的部队很快准备就绪。作为老排长,我坐在连队最后一辆人员车的车厢后侧。汽车尾灯的照射下,连长在与妻子告别。

“你去抗洪,那我怎么办?”“你明天就回去吧。”“不行,我要跟你一起去抗洪!”“别闹了,明天你自己回去!”说完,连长转身向头车走去。

在一片发动机的轰鸣声中,车队出发了。嫂子在雨中追着车子奔跑,在我们的视线里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老连长已经转业多年,现在在老家的县城里当了公务员,过着安稳的生活,回想起的那一幕,当年的酸楚滋味早已淡去,相反宛若一坛陈年佳酿历久弥香。

多少人因为不能与爱人花前月下、耳鬓厮磨而懊恼,多少人把痛苦的爱情、失败的婚姻归结为时空的阻隔,殊不知,把一切交给时间和远方,砥砺前行,终有一天你会蓦然发现,你所拥有的幸福竟是如此醇厚、如此坚固!

有一种成长,让我倍觉重任在肩——

曾经带过一名战士小程,来自一个欠发达省份的偏远山村。新兵下连不久,听他的班长介绍说,小程文化程度很低,不会说普通话,几乎不与人交流;烟瘾很大,平时训练不积极,但只要班长说小比赛赢了奖励一支烟,就会拼了命地练。

对于这种“特点”比较明显的战士,我一般都会重点关注一下,一方面多多鼓励,另一方面也让班排的其他同志不调侃和歧视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程也在一点一点进步。到了第二年过半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要求换班,我的心咯噔了一下,心想肯定是被班里有人欺负他了。耐心地问他原因,他红着脸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我:“还有半年就要退伍了,我想在回去之前多学点东西,一班长是我心目中最优秀的班长,我想跟着他学。”

我很快帮他协调换了班。退伍前的半年里,他用自己的努力和上进感动了全连每一个人。性格内向的他回去之后跟战友们没有太多联系,但大家一直记得这个黑瘦黑瘦的小伙子。

虽说平时的关注会多一点点,但从一开始我就对小程没有过高的期望,只想着他能平平安安地服完两年兵役,然后顺顺利利地退伍回家。

然而,也就是多了这一点点关注,从内向、自卑到逐渐打开心扉、主动要求上进,我欣喜地看到了可能影响他一生的变化。不知道小程现在过得怎么样,很想对他说一声谢谢,他在改变自己的同时也极大地鼓舞了我。让我不敢对琐碎的工作心生倦怠,因为关乎成长、关乎人生。

有一个问候,让我恒念战友情深——

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接到一个来自四川成都的电话,电话那头是我曾经带过的一个兵。在部队干了8年,退伍之后,找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用自己的积蓄买了房,去年还娶了个漂亮媳妇,过上了和和美美的日子。

这似乎是很多人眼里再正常不过的生活轨迹。但对这个战士来说,却是非常不容易的。从小失去父母,和爷爷相依为命,入伍之前爷爷去世了,当兵期间,家里仅存的财产——几间破旧的老屋,又在一场大雪中彻底倒塌。

面对接踵而至的不幸,作为上司,我有责任关心他、帮助他。时间长了,交流越来越多,后来调整了工作岗位,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直到今天,虽相隔逾千公里,也鲜有机会再谋面,但这份情谊已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人这一生会被各种各样的情感包围着,亲情、友情、爱情,我们常常会把战友之情归入友情之列,但深爱部队这片热土的人们也许并不希望如此。

战友情谊是一份特殊的感情,它是友情却又高过友情,不是亲情却胜似亲情。因为鲜有朋友会如此走近彼此,为了责任、为了集体;鲜有朋友会如此信任彼此,为了使命、为了荣誉。军旅人生苦乐相伴,在年轻的岁月里一起吃苦、相互扶持而结下的深厚情谊,支撑着我们一路风雨兼程,弥足珍贵,历久弥新。

有一句嘱托,让我始终心怀敬畏——

军校毕业,我被分配到一个驻扎在皖东偏僻小镇的团里。下了火车,第一感觉就是贫穷、荒凉,看不到一栋像样的建筑,看不到一条像样的道路。

到了连队之后,发现官兵都住在七八十年代建成的砖瓦房里,更加匪夷所思的是,连队吃水用水都是用吊桶从一口水井里打上来,那可是新世纪之初了。

到野战部队、到基层去的壮志豪情瞬间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我向父母哭诉自己遭遇的一切,我哀求他们赶紧想办法把我从这个地方调出去。日子一天天过去,父母到处托人找关系仍然没有进展。

我一遍又一遍地向所有亲人倾诉着自己的不幸。直到有一天,打电话回家,是外公接的。外公当时喝了酒,听完我唠唠叨叨抱怨半天之后,突然说了一句:“当兵不就应该当个像雷锋一样的好兵吗?”外公今年83岁了,说起这桩十多年前的往事,他已经记不起来了。

虽说当时喝多了酒,就那么随口一说。但就是这样一句酒后随口说出的话,令我羞愧难当。后面的日子里,我学会了报喜藏忧,学会了坚强面对。一转眼十多年过去了,我也在这个偏僻的团队里度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纵有遗憾,再无怨愤。

外公没有当过兵,对军人的认知也许就停留在那个人人耳熟能详的雷锋形象。然而,这也是大多数淳朴的老百姓对军人的理解或者希冀。

从穿上军装那天起,我们就同时承载了人们对我们的赞美和褒奖,我们的军旅生涯或长或短,军旅之路或平坦或崎岖,但就为了那一句“当一个雷锋一样的好兵”的嘱托,我们也应无比珍视军人荣耀,始终心怀敬畏,任何时候都不应诋毁自己所从事的这份壮丽的职业,不做辱没军人身份的事情。
军队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很多人将服从大局离开部队。

一转身就是另一番天地,意味着放下难舍的军旅情愫、挥别怀揣的军旅梦想、舍弃已有的能力优势,从零开始,负重前行。

还记得那一句广告词:“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时的心情。”军旅何尝不是如此。来到生命的又一个驿站,我们行囊空空,内心满满。

★原创出品,更多精彩请搜索微信公众号:三剑客;喜欢剑客君,就把我推荐给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