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的你,是班长重点照顾的“刺头”吗?

从戎军考

学校食堂里长长的队伍让他们再次相遇。

曾经他们似仇敌,“队列里不要乱动。”“不要找那么多理由。”……每次新学员小王一想起新训班长包公般刚正无私的脸内心就有点颤抖。而今新训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第一次见到班长,他竟然仿佛看到了亲人。

“现在五公里跑的怎么样了?”

“跑进21分钟了。”

“不错啊,百炼成钢小伙子你出师了!”第一次得到班长的表扬,回望两个月的新训时光,小王不禁热泪盈眶。

每年入伍,班上总有几个“刺头”,几个“慢摆拍”,几个“为什么”,那些“面目可憎”的班长,是如何转变他们的呢?今天,我们听听三位班长的故事。

女兵蜕变记

她叫徐晓藤,是来自空军某部的2016级士兵本科学员。在今年新招收的女学员中,她是唯一的空军学员,大家都亲切的喊她“小空军”。

女兵蜕变记

“小空军”初来学院,就感受到了自身素质与其他新战友们之间的差距:三公里考核的成绩比及格线低了近2分钟,更别提俯卧撑和仰卧起坐了;内务方面也没有严格要求自己,被子皱皱巴巴的;队列方面也是勉勉强强……

原先想着来到军校,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上大学生的生活,却没想到军校,先是军营才是学校,要求比老单位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心理上有落差,但在新战友的激励和新训班长的关怀下,“小空军”迅速从刚来学院时候的不适应,转变成了想努力赶超的劲头。队列训练严肃认真,双腿严重水肿得看不见脚脖子了,也不退缩;中午压被子的时候,积极主动向被子叠的好的战友请教,还拿水沾湿了被子角来定型,早晨收拾内务的时候,主动把被子搬到地板上认真掏、仔细叠;感受到自己体能上的差距,晚上临睡前与战友们相约一起加练体能……

wechatimg175

虽然经历了无数次被子被拆的境遇,经历了因为体能和队列素质不高而带来的训斥,“小空军”有委屈也有过气馁,但是更多的是对自身能力短板的着急和提升素质的迫切期望。“小空军”表示,共和国女军官不应该是温室的花朵,而应该是铿锵玫瑰,要以更加严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磨炼自己。她要努力补齐自身短板,在新训中完成完美蜕变!
(卓奕弘)

“黄毛”的华丽转身

我当兵快六年了,第一次见到有人染着黄头发到部队来报道,更想不到他居然被分在了我们班。

“第一次带新兵,想不到就遇到这么个刺头。”我想。

而他也确实如我所想,让他打个水,他会问为什么是我,让他扫个地,他会说怎么又是我,让他集合站队去吃饭,他也会问,不就是吃个饭吗,站队干什么?对付这种“黄毛”,我肯定要打压,“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让你干啥就干啥,少废话!”。然后,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不服与不屑,凭借几年来的经验,我知道这小子绝对是个“刺头”。

wechatimg176

“这个黄毛,我一定重点照顾。”我想。

“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敢在班长面前双手抱胸,眼神如此狂妄的新兵。”

“我喜欢,我习惯了,怎么着?”掐毛巾是部队的老传统,他的质疑与不屑满满的写在了脸上。

“你是不是不服?以为我治不了你是吧?”当兵多年,对付这种小刺头还是有些经验的,“黄毛”低下了头。几天下来,“黄毛”被我治得服服帖帖,毛病牢骚虽然还是很多,但在我面前绝对是老老实实的。但我知道,“黄毛”的事还没完,他也没真老实。果然,几天后,爆发了。

“班长,我来当兵是摸枪的,不是来叠被子,掐毛巾的,我是地方潇洒日子过够了,来部队体验生活的,我上大学那会,天天酒吧、夜店,潇洒得很,你以为这破地方谁稀罕啊!”我有点恍然,原来黄毛不只是往届生,而且上过大学,在地方过得很潇洒。我隐约觉得“黄毛”上军校应该不是这么简单的。我耐住性子,慢慢地套起“黄毛”的话来。

“别吹牛了,上过地方大学还在地方过得这么潇洒,谁还会来当兵啊!”

“谁吹牛谁小狗,要不是为了我爷爷我才不来呢!”“黄毛”的声音居然哽咽了。我知道,这里面绝对有故事。离家几天,“黄毛”想家了,这一下心理防线一下子崩溃了。“黄毛”去年已经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一所不错的地方大学,但是自己不珍惜,因旷课而被劝退。回家之后,在其重病爷爷劝说下,也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报考了军校,被我院录取。而在接到通知的两天后,他的爷爷就病逝了。他的爷爷是一名老军人,一直以来都希望他考上军校,而他也终于满足了爷爷的遗愿。

“汤嘉杰,从你为完成爷爷的心愿而入伍开始,你已经开始改变了,改变就是最好的开始,不要辜负了爷爷的希望。”“黄毛”的名字叫汤嘉杰。

“嗯”汤嘉杰重重的点了点头。

报到之后的一系列程序走完之后,新训正式开始了。几天训练下来,汤嘉杰又沉默了。

“班长,我想离开这里。”

“为什么?”

“这里不适合我,我适应不了这里的训练。”

我知道原因,几天下来,他的表现确实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比较差,内务不行,队列不行,体能只能算是勉强,这对自尊心很强的他来说很难承受。

“我继续留在这里会辜负爷爷对我的期望的”汤嘉杰说。

“你确定你要退出?”我问。

“确定!”

“好,手机给你,现在给你父母打电话,来接人!”我把手机甩给他,“你终于还是认怂了”。

苹果6手机在他手里拿起来又放下,拨了号又取消,终于还是放下了。

“我不会服输认怂的。”电话终于没有打出去,我知道,强烈的自尊心用好了会转化为强大的动力。

之后的几天,汤嘉杰表现积极,训练认真,还经常找我谈心。

wechatimg177

“班长,来到这里之后我感觉我变了好多。以前的我经常旷课打游戏,几天不回家,甚至还有一次离家出走两个月,让父母操碎了心,现在我真的好想他们。”

“班长,我一定不会辜负爷爷父母家人的期望的,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班长,你看我被子是不是好了很多?”

“班长,你看我军姿有没有进步?”

有时候,我在想,到底是什么让一个痞了吧唧,只有成绩还可以的地方青年变得如此的上进。是我吗?我只是起了很小的作用,是亲情,是军营,是我们所生活的大环境!在这里,我们接受着严格的管理,艰苦的训练,我们的心理和身体时时刻刻经受着磨砺,渐渐地,我们懂得了什么是牺牲、付出、责任和担当,我们分清了好与坏,对与错,我们知道并学会了如何去做一个有用的人,我们的人生在这里得到了蜕变。我想,这正是汤嘉杰的爷爷渴望他来这里的原因。

“班长,我可不可以把食堂的馒头带回来吃?”

“怎么了?没吃饱?”

“不是,吃饱了,我怕一会又饿,没体力搞体能,可不可以,班长?”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也没看见”

“谢谢班长,我今天要做一百个俯卧撑!”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现在的自己吧!”我想。
(马群)

班有女兵初养成

“班长,我们是不是新训完成后就能像你一样戴上那些‘金闪闪’的标志服饰了啊?”

“当然,不过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你们可要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哦!”

“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这些98后的小丫头们,稚气未脱,穿上一身素绿的军装,脸上遮掩不住的对军营生活的向往,我也感受到一股朝气蓬勃的能量,可是一想到接下来的训练强度,不由得为她们捏一把汗。

wechatimg178

“腰都挺直,两肩后张,膝盖往后压!”十点钟的太阳晒得人脸上生疼,年纪最小的倩倩汗已经顺着眼角一直流到嘴边,刚抬起手准备擦去嘴角的汗珠,我一个反手把她将起的手摁回去“队列里面想动先打报告!”小丫头的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颤颤悠悠地喊了一声“报告。”“大声点,再喊一遍!”看着我并没有要罢休的意思,终于一咬牙,扯着嗓子吼了一声“报告”,队列场上的安静瞬间打破,六个小女生一个个“唰”瞪大眼睛,仿佛都不敢相信自己身体里还蕴藏着如此大的能量,本领疲惫扭曲的身体瞬间挺直。

年龄最大却也不过刚满18岁的张雪军姿站得一直最稳。休息间隙她主动跟倩倩讲解动作要领,帮助她提高。而在训练过程中被纠正动作最多的小怡却在一旁默不作声,身体协调性不强的她总是不能把握要领,“没关系,我们慢慢来,不着急。”她点点头,头丝上的汗珠低落到地上很快又被太阳蒸发了……

wechatimg179

每天最难熬的科目就是军事体育,现在的姑娘们都是谈“跟”色变,每天上课前都满面愁容地问“班长,今天跑几圈啊?”而我也只能耸耸肩安慰她们“多跑跑就好了”不过显然这样的安慰并没什么作用,才两圈下来已经有两个人脸色大变,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渐渐掉离了队伍。

“坚持!调整呼吸,跟上队伍!”张雪也退下来鼓励掉队的两名战友“一二一,一二一,坚持住!”“哎呀,我不行了。”倩倩突然停下了脚步,双手叉腰停了下来,看到倩倩停了下来,又有两个姑娘不跑了。

这样的连环效应几乎每天都会上演,而这次我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不是千拽万拖让她们慢慢往前挪步子,而是把她们晾在跑道边上,“什么时候想跑了自己跟上!”说完头也不回的领着队伍跑去了,眼看着队伍一圈圈地跑走,几个小姑娘低着头,我在领着队伍喊几遍口号,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提议要跟上,等我再回头看时,几个小姑娘已经咬牙跟上了,整个队伍更有劲地向前跑去……

黑夜寂静,经过一天疲惫的训练,小丫头们一个个进入了梦乡,例行查铺,掖一掖没盖好的被角。咦!小怡不在!“会不会在厕所?”赶紧走到水房,水房里透出一丝微弱的灯光,还有小声的“一,二,三”。原来是小恰在练习脱戴帽,我上前去轻轻扶助她的肩膀“明天再练吧,早点休息。”“可是班长,我的基础差,我想多练习一下……”看着小怡低着头的样子,我默默地向她点头“好!我们一块儿练!”

wechatimg180

一个星期下来,小丫头们原来白皙的皮肤都黑了几个色调,脚底多多少少都磨出了水泡,可是站军姿时的眼神也愈发坚毅,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从刚入军校时懵懵懂懂的小丫头片子们到现在初具风姿的新兵蛋子们,这过程中有痛苦,有欢笑,有坚持,有成长……

“一,二,一;一,二,一”又是军体训练时,“最后一圈了啊,大步跟上!”只见小丫头们一个个咬紧牙关,埋头冲去,把旁边男生的队伍径直超了过去,银铃般的笑声久久回荡在操场上……
(刘玉洁)

灯光和火花一起闪亮,也亮不过他们的梦想和担当。蜕变成钢的新战友,他们是军营中最闪亮的!

作者:电子工程学院 于海兰 崔健 黄国畅

摄影:丁文辉,编辑:震寰

来源:黄埔一号v军校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