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没点小宇宙,怎么当得了好军嫂

同学A君,军校毕业后,分到遥远的他乡。经人介绍,和老家的静文结婚。自此,一个军营,一个在老家教书,他们开启了相隔千里的军婚生活。

静文是很羸弱的女子,经常的小病小恙。然而,自从当了军嫂,那些病啊恙啊,似乎都怕了她,再也不敢光顾了。静文说,其实是自己不敢生病。一生病,一家的老小谁来照顾啊。

离儿子出生还有两个月时,A君便踏上了去非洲维和的征途。那两年,他缺席了儿子的成长。儿子只有从照片上,知道那个人是爸爸。当他回来,他抱起儿子,儿子却视他如虎,吓得哇哇大哭。静文说着这些,脸上很平静,仿佛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当儿子终于肯亲近爸爸,愿意偎依爸爸怀里,怯生生撒娇时,A君又要归队了。看着对自己抱歉笑着的A君,静文都故作毫不在意,跟他说:你快归队吧,其实你在家挺烦的,我还得考虑多做一个人的饭呢。其实只要A君休假,从来没舍得让静文做过饭。静文说着喝口咖啡,一脸的甜蜜。

每次A君归队,静文总是会笑着和他收拾好行李,然后抱着儿子送他离去。很多时候,静文的笑里,只有她自己知道那隐忍的不舍,快要冲垮那道防堤,泪水就要奔涌而出。
A君第二次参加维和。一去又两年,那期间,家里老人突然生病,住院期间,静文日夜守护。一边是年幼的儿子,一边是病母,还要上班,真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是怎么应付的。而凄凉的是,静文在去医院的路上,被车子刮擦,脚严重挤伤。可她硬是没吭声,坚持拖着伤腿,穿梭于家、医院、单位。等婆婆病好出院,静文瘦掉五斤。人都虚脱的不成样子了。

这个一米六,体重不到100斤的女人,她的身体里,掩藏着多少超能量啊。她的一抹浅笑里,是岁月沉甸甸的静好。

静文说,每次休假,A君都发疯般干活,可是,她却不让他做。静文悠悠说到,自己更愿意A君给儿子讲故事听,尽可能多陪伴孩子玩耍。他在,家里阳光满屋,他离开,曾经一起的那些话,那些一家人一起的热闹,就是娘俩日后的作料,是娘俩无尽的幸福回忆。

想起那句老话,没有吃不了的苦,没有受不了的罪。是的啊,苦和累,都是可以抗过去的,那都不算的什么。真正的苦累,是心灵的孤寂,是想说悄悄话时,枕边人的缺席。所以,静文才要A君在回家的日子,无休止的和他们娘俩交流,她要的,是日后长久的回味,这回味,是支撑她勇敢前行的无数个一人的日子。

忍不住又看一眼这位羸弱的女人,她瘦弱的身体里,该是积聚着无限核能吧,不然,独自走过那么多艰辛岁月,如何还能笑的如此淡然呢?静文说,不是自己多么强大,因为爱他,所以就会有着无限潜能,愿意替他分担一切,愿意为他付出一切,愿意和他走过万水千山。原来,静文的能源,来自那份沉甸甸的深爱。再看向她,她的静美,映亮了岁月的光轮。

本文作者:一诺;来源:兵部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