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日记|送了8年战友,最怕听到《送战友》这首歌

从戎军考

军营,是一场永远无法重来的旅行

■林霞

送战友,走四方;

我们的歌声最嘹亮。

在一起,好时光,情谊,永不忘;

……

我们唱着歌,我们相拥在一起;

眼中的泪止不住的流,

再见战友,我们挥挥手,

相信会有重逢的时候。

——小曾《送战友》

退伍老兵最后一次向军旗宣誓:我是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

女兵日记|送了8年战友

又是一年枫叶红,军营奏响驼铃声。

如果没有来到军校上学,今年的12月1日,就会是我的退伍日,而我8年的迷彩青春也将在这一天画上句号。从此,我的军装、我的战友,我所有关于军营的回忆,都将成为过去。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我退伍了,会怎样?结果想了半天都没有答案。但是心里却无比庆幸,我依旧在这里,依旧穿着我最爱的军装,依旧在梦想的道路上前行着。

军营,就像一场永远无法重来的旅行,让你刻骨铭心,却又眷恋无比。

时间进入11月,似乎到处都弥漫着伤感:不敢看老班长的双眼,害怕忍不住泪流满面;不敢和同年兵道别,害怕这一次分别,就是天南地北,再也不见;不敢听《送战友》,害怕自己舍不得让她们走……而这种不亚于死别的生离,我经历过7次。一次比一次不舍,一次比一次深刻。

这种感受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得:这份战友情,是一起摸爬滚打,一起风里来雨里去的情谊。它不会随时间而淡化,反而会历久弥新。

可能会有人不理解这种感情,因为它是超乎于友情的存在。战友之所以是战友,同年兵之所以是同年兵,是因为我们在各自棱角分明的时候相遇了,在一次次的磨平棱角中,相互依靠、相互鼓励,见证了彼此最为艰难的成长。那种破茧成蝶,如凤凰涅槃般的重生,这辈子只能经历这么一次。

女兵日记|送了8年战友

我的战友,张俊。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第5年经历的那场退伍,似乎所有的不舍都用在了这场分别中。只因为我最要好的同年兵张俊选择了退伍,而我却选择了留下。这个决定意味着以后,我们两条原本相交的直线,慢慢地走向了平行。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们矫情,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见面也就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可是当你的生活中一直存在的人,突然不在身边了,那种落寞和孤寂却是旁人不能理解的悲伤。

11月底的福州才刚刚换上冬常服,阴雨绵绵的天气似乎也在为老兵的离开而难过。还记得退伍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张俊一同躺在床上回忆着这些年的点点滴滴,新兵连的各种囧事,下连时的熬夜背号码,还有加班到深夜抄着厚厚的条令条例本时的画面,都从我们脑海里闪过。原来不知不觉,我们俩都从最初的稚嫩走向了成熟,蜕去了青涩,从新兵成长为老兵。而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在一次次的相互依靠中变得更加坚固而持久。

当天边泛起云肚白时,俱乐部的音响开始响起了这首《送战友》,而我忍了一个晚上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当我想到:在接下来的3年里,再也不会有张俊的身影出现,我要一个人走遍我们曾经外出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在难过的时候再也没有她的陪伴,在我值勤回连队后再也没有她的迎接;在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也没有她的鼓励……我就开始害怕了。我以为军营已经把我历练得足够坚强,到这一刻才发现:面对战友的离开,哭得像个孩子。

部队有个传统:新兵来时吃面条,老兵走时吃饺子。当我们来到饭堂,吃着“滚蛋饺子”时,每个人的眼眶都红了。而我死死地拽着张俊的手,直到大家敲锣打鼓一路欢送退伍老兵到大院门口,与首长告别时,才分开。

我记得,当时自己带的新兵问我:“班长,为什么你和张俊班长的感情这么好?”我说:“因为她在我一次次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拉着我走过了坎坷。”说这句话时,我的脑海里想起了2013年的那个夏天,我刚得知妈妈正在医院动手术的画面。我对爸妈的印象一如5年前刚离开家时的模样:没有变老,还是那么意气风发;没有生病,身体依旧那么健康。

可是,在我接到姐姐的电话,知道这个消息后,我才反应过来,岁月在催人老。对于年轻的我们而言,时间意味着长大;对于爸妈来说,时间却意味着变老。当我六神无主、慌慌张张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对妈妈的身体有帮助时,张俊帮我搜集着妈妈应该忌口的吃食,平时做哪些运动有益于身体的恢复……是她的陪伴,让我振作起来,不再沉寂于悲伤和担忧中,开始和家里沟通着病情和各种事宜。如果当时没有张俊的陪伴,可能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她的陪伴,是一种力量,一种让我更加坚定的力量。

站台,是团聚也是离别的地方。而每年的12月1日,注定就是离别的日子。当我们到达车站后,看见一个个整齐的队伍站在候车室时,心里特别地感动。虽然他们的肩膀上没有了军衔,只剩下胸前的大红花,但是他们的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军人的本色。我知道:哪怕他们退伍了,军人的本色也不会消失,因为这股精神是融进了骨血里,刻在了骨髓上。然而,面对离别,这群军人的脸上,却都淌满了泪水。我知道:那是对战友的不舍,对军营的不舍,对这身军装的不舍。

这也许是自己第一次对“离别”有了恐惧感,看着张俊一步一步走向火车,我好像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

旁边的战友都劝我说:退伍了又不是不见了。可是我却害怕了,害怕从此各自生活,各自忙碌,慢慢地失去联系。当我以为她走上火车不再回头时,她却突然转身,来到我的面前对我说:“我不在的日子里,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听到这句话后,我那不争气的眼泪又开始失控了。我说:“你放心回家,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好好努力,带着我们的梦想一直走下去”。然后再也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紧紧地抱在一起,直到耳边传来了火车即将开动的声音,我们才松开彼此,而张俊转身登上了回家的列车。

老兵常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女兵日记|送了8年战友

退伍前的最后一张合影。

是的,不当兵你永远不知道“战友”是什么;永远不知道除了亲人之外,还有这样的一个人、一群人牵动着你的心;永远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明明让你受尽“折磨”却依旧爱它如家。

这,就是军营的魅力。

送走今年的这批老兵,我就是一名第9年的老兵了。人生能有几个9年呢?可是我愿意将我最青春、最珍贵的几个9年留给部队,因为这里是承载着我梦想的地方。哪怕新兵一茬接一茬的来,老兵一个接一个的走,哪怕同年入伍的战友到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我也依旧会在这里,用我手中的这支笔,去记录我们这群最可爱的人的故事。

距离退伍没有多少时日了,老兵们你们准备好了吗?东西收拾好了吗?集体照拍了吗?大红花戴了吗?请你好好珍惜这仅剩的时间,多看一眼我们的营区,多敬几个军礼。因为脱下了军装,就再也没有机会穿上了。

老兵们,愿你们退伍不褪色,在即将开启的新征程中,永葆军人本色。

此文,献给所有的退伍老兵们,祝你们一路顺风,常回家看看。

女兵日记|送了8年战友

为退伍老兵卸军衔,佩戴大红花。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林 霞;编辑:陆金路

责编:毛志文;编审:曲延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