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考军校-南昌陆军学院

那年我考军校-南昌陆军学院

1999年8月27日,当我怀揣着南昌陆军学院“复试通知书”踏上郭坑开往南昌的火车时,心中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我终于实现了从军的梦想,即将跨入军校这座神圣的军事殿堂,从“草鞋”换成“皮鞋”,命运得以改变,或许这会成为我人生质的飞跃;紧张的是,因为南昌陆军学院特殊的录取体制,一进校门就要进行全面的文化和军事体能技能复试。所以,从8月底入学到10月初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除了老部队的战友知道我去军校报到外,我没敢向家里的亲朋好友透露一丁点儿“喜悦”的消息。我心里老想着:等到我被正式录取了,成为一名真正的军校学员时,我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里的亲朋。

然而,我当兵时,是20世纪90年代末期,通讯虽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也习惯了每周给母亲打一次座机电话,每月写一封家书。家里这么长时间没接到我的来信、来电(虽然有时我也以部队演习或有重大军事活动为由,告诉家里,暂时不打电话回去),家人的担心可想而知。

南昌陆军学院实行全程末位淘汰学制,从复试到正式注册考核通过,差不多有三个月时间。这中间,经历了9月24日的中秋佳节和“十一”国庆节。我还是强忍住心中的小激动,不敢给家人片言只语,既不敢写信,也不敢打电话。直到10月6日下午体能时间结束归队时,队值日员跑来告诉我:“北门岗有电话找你,说是你大哥。”我迅速向队长请好假,飞奔向北门。

当兵三年,为了进教导队预提骨干集训,为了参加考军校文化补读班,本来有两次休假机会的我,一刻也没让自己停歇,一直坚持到进入军校为止。我是江西人,即使从千里之外的福建考回南昌陆军学院,明明知道自己的家就在一百多里外的县城,但心里还是感到“虚”,因为我拿的是“复试通知书”。我想,我要送给家人、送给母亲一份完美的“惊喜”。

大哥见到我,高兴和激动的同时不忘责怪我让家人担心。大哥说,他先打电话到我的老部队,老班长说我考上军校了,大哥才利用国庆假期辗转到学院找我。

我向大哥说明了原委,告诉他陆军学院全程末位淘汰制的管理方式。然后,我接通电话,向母亲报喜,电话那头,一向性格坚强的母亲,笑声中饱含着眼泪,因为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和变声。

入学注册考试一直持续到11月24日才结束,有队列、投弹、百米跑、四百米障碍、三级跳远、器械体操、自动步枪精度射、轻机枪练习等近十个课目的考试。在三个月里,我们一边开新课学文化,一边练军事体能,一边迎接注册考试。我的心情仍然是紧张的,除了大哥的来访,我仍然不敢给家乡的同学、友人写信。

等到11月底,我的考试成绩全部合格,队长也陆续宣布每位学员的学籍号时,我心中的石头才算放下。我知道,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成为一名正式的军校学员了。

那年军校放寒假,春节前,我穿着军装,无比欣喜地回到百里之外的家乡县城,回到母亲身边,那是我从军三年第一次回家。

作者:王飞,来源:厦门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