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你有一封来自军校的情书

从戎军考

梧桐叶漫天,时节正小雪

——写给恋军的你

南京的梧桐叶,又开始漫天飞舞,铺就满地金黄。

亲爱的小雪,抱歉,我又无法兑现诺言了!

四年前,也是在这梧桐叶儿漫天飞的季节,我第一次牵起你的手,在那懵懵懂懂的青葱岁月,我许下了要在梧桐漫天中陪你看夕阳的诺言。

那年里,梧桐叶儿还未落尽,我便踏上了南下的军列,来到福建,掀开了生命中的军旅世界。整整三个月的新兵连,我未曾和你联系,因为我把仅有的打电话时间都留给了父母,但你却从我家里打听到了地址,一周一封信的鼓励我要好好表现,你会等我。你这一等,便是四年。四年了,我真的很想说一句“小雪,谢谢你!”

“想我了吗?”“没有。”“你爱我吗?”“不爱。”下连后,电话里你总是这样的口是心非,我是多么想飞到你面前将你揭穿。再后来,我选择了考军校,开始复习迎考,你给我寄了你能搜集到的所有资料,然后只一句“我在南京等你。”激起了我所有的动力,幸运的是我成功了 。

在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想对你说一句“小雪,谢谢你!”

当我再次回到南京的时候,下火车前,我特意洗了把脸,在火车上,那么狭小的空间,在一堆行李中翻出洗面奶,一遍一遍的洗。当然,我知道那并没有什么卵用,两年的摔打磨练,肤色,老茧,大包小包,让我活像一个乡下人第一次进城,不对,就是乡下人第一次进城。刚出站,老远就看到你站在那里,很激动,你跑过来勇猛地提起我最重的行李箱,拦都拦不住,临了还不忘给我一瓶冰饮。那一瞬,温暖、贴心消散了我旅途所有的疲惫。我真的好想说一句“小雪,谢谢你!”

军校生活并没有我想的那样轻松,外出的机会也并不是很多。第一次探监,口口声声说绝不会大老远跑到秦淮区来看我,更别说江宁那么远的地方了。

可是,你还是来了,当我快到大门口的时候,看见你飞似的冲了进来,那一刻你的傲娇呢?别说你没跑,那是你唯一一次进来没领出入证吧,门卫大叔拦都拦不住,准确的说应该是没来得及拦。小雪你怎么那么傻,为了见一面,你来回两个多小时,从江北到江宁,只为见十几分钟。

有一次在车站,也许是我抱得太紧,竟然有阿姨跑过来问我们要不要住店。我说当然要啦。其实,我们都知道,下一分钟就我们就要各奔东西。来回两个多小时,草草吃完饭就得分开,小雪,我傻你也傻。“小雪,谢谢你!”

军校这一年来,你给了我太多的感动,你很累,但你很少在我面前提起,而我却像个孩子一样总是抱怨,总想你给我依靠。回想这一年来,我什么成绩也没有,什么事情也没做成,只有你依旧在坚定的支持我,相信我,鼓励我做一名“学霸”,尽管我真的不是做“学霸”的那块料,也不可能成为学霸。学霸的世界里除了学习还是学习,而我的世界里除了使命职责最重要的就是你。“小雪,谢谢你!”

世界那么大,相遇就是缘,相识不易,相知更难,我是一名军人,你是一名恋军女孩,我说我要把青春献给军营,你说那你就把青春献给我。我说我可能暂时无法兑现梧桐漫天中陪你看夕阳的诺言了。你说那你就等着。而这一等,我也不知道要让你等到什么时候。“小雪,谢谢你!”

小雪,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小雪,我们最喜欢的一个节气,而后天就是感恩节,这个感恩节,我要谢谢你,因为我爱你!

|作者:张韩  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