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军人,才真正懂得“生离死别”这四个字

还在军校读书时,听说一个分配不久的新训班长在训练中不幸而去。

其他新训班长纷纷发声怀念,“生离死别”这四个刺眼的字眼就深深地刺痛了我。这是第一次让我如此近距离的体会,生死。对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来说,生死本来是那么遥远的。

再后来每每到毕业季,看着离别与送别的人群,在他们的拥抱、哭声、泪水中,除却战友的情深、分别的忧伤,总有一层灰蒙蒙的阴霾笼罩着我的心,挥之不去。唯有当年荆轲在易水河畔,“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沙哑深沉地吟唱,和渐行渐远的背影消失在落日余晖里。

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班长,终于自己也从送别的人群中到了离别的人群中。同样悲壮的场景被一批又一批的人不断上演,渲染着军校里独有的离殇。分明是万物勃发的夏天,却有“沙场秋点兵”的肃杀。

果然,我们的分别就是生离死别。分别仅仅五月,我们就失去了一位战友。突闻噩耗,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人就没了。我曾经认为,经过班长离去的那件事情已经让我对生死有了近距离的体验,可我每层想到过,原来还可以这样近。近到让你悲叹、惋惜、恐惧、痛苦,近到怎么也想不明白,说不出来。翻开相册就有他的身影,闭上眼睛就是他的笑颜。战友们请假、奔波,送了他最后一程。

这个月,余旭也去了,他们都是军人。穿上这身军装之日起,就算是在生死簿上签了字。不论战争年代,哪次抢险抗灾不都有一份份按着鲜红手印的遗书?

生死离别,军者,大义!

来源: 晨鸣 兵部来信

本文作者:晨鸣 | 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