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军是崇拜他的英勇,恋军是关心他的安危

从戎军考

拥军是崇拜他的英勇,恋军是关心他的安危

在我们家,从来不谈事故,然而他不说的,我未必就不知道。

很早之前的一天晚上,我心血来潮想看看他朋友圈里之前发的图片,结果发现他把头像换了,一个全黑的正方形杵在我的联系人列表里。出于本能我就不喜欢这个头像,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于是给他发了好几遍微信,说我不喜欢这个头像快换回来吧。

过了有一会儿他回我,口吻轻松如常,媳妇儿你别多想,我们这都换了,啥事儿也没有,就换一段时间然后再换回来。还给我发了好多他朋友圈截图,你看我们就是一起换头像,没啥事儿。

那时候我还在网站工作,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看别的网站或者公众号发的新闻,就在一个门户网站首页的角落里,我扫到了一个地方媒体发的新闻稿,那是他们同一期的战友,我们同龄。

那一整天的工作,我感觉自己都做的很恍惚。

每次他飞夜航的时候,我都等到他回来。平时从来不熬夜的我能挺到半夜两三点,倒不是说爱情的力量有多伟大能让人战胜睡眠,而是真的抓耳挠腮,想睡都睡不着的焦灼。尤其是当说好的十二点左右回来,变成了一两点还没消息的时候。

很多时候我躺在床上看着电视剧,却完全不知道里面在演什么。

将近三点,手机亮了:“今天有点累,能见度不好。”

我一瞬间就脑补出了一万帧的惊险画面,各种问题一串一串的涌出来:“有多不好啊?”、“不好怎么还飞呢?”、“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但最终经过反复的纠结,回过去的就变成了:“快去洗漱,早点休息呀~”

他也会惊讶:“还没睡呢呀?”

然后等夜航的这一晚上就在互道晚安中其乐融融的过去了,我看着窗外的月亮,不知道漫长黑夜里我这盏小小的台灯,会不会给他在冷清的夜色中,注入一些久违的温暖。

尤其是每当他说有点累,却又不愿意往下多说原因的时候,我就很想能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嘿~你不用那么能扛,我可以给你力量。”

如果有世最孤独职业的评选,我一定会投军航飞行员一票。

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永远是提议去看电影,去吃好吃的,带我去公园划船,去游乐场坐海盗船,想法设法让我高兴的那个人。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他殚精竭虑的飞着一个又一个超低空,苍茫的大漠,辽远的海疆,大多数情况下陪伴他的只是自己战机的轰鸣。

战机狭小的座舱就注定了从学员开始,飞行就是一场孤独又艰难的旅程,曾经我有一次因为错过了他打来的电话,懊恼又愧疚, 想着他在漫长单调的训练后,排了好久的队满怀希望的拿到话筒,却只听到无人接听的语音提示事时,该有多么落寞。

然而这些,他也从不提起。就跟战友离去时的悲怆一样,他都选择了自己承担。
最近知乎上的推送看得我心烦,出了事故,人没了,怎么评价?如何评价?有人在转述自己听说的故事,有人在质疑,有人在抱怨。本该最有资格站出来说话的那群人选择了抹抹眼泪,再次登机。

我说:“等你回来。”

他回:“放心。”

军人是一个危险的职业,军嫂,是一群等待的人。

那么多姑娘只崇拜军人的英勇,而军嫂,却只关心他们的安危。

来源:一号哨位;文| 落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