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役年限到底多少年?这支部队已确定!

题目写得很清楚,服役年限到底多少年?希望剑迷们看清今天推送的剑客君的《燚寒国传奇》(作者:剑狐鲸鱼),第一回:《时间界门》,你肯定能从中找到答案。

很多年过去了,人们并不知道,燚寒国,本来的名字叫冰寒国。冰封千里,万里雪飘,这里除了冰雪和寒风,似乎没有更多其他的景色。冰寒国,本来驻守着众多城邦部落,这些城邦和部落之间为了权力、地盘、食物不断相互攻伐,战乱不断,让民不聊生。

终于,在燚越元年,一位叫燚越的城邦主,带着强大的燚火军统一了冰寒国。

燚越凭借着自己的超凡智慧,为冰寒国建立起雄伟的护国城墙和时间界门。护国城墙能够抵御外敌入侵,而时间界门却有神秘的魔力,这个门能够帮助燚寒国的国民穿越到万里之外的温带种植、生产,获得食物,产生社会价值。当然,人们并不知道神秘的时间界门是如何建成的。

为了免除饥寒的美好愿望,他还举行了祭天礼,把国号改为“燚寒”,意为祛除寒冷,找到温暖,期望国泰民安。

可是,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是存在鸿沟的。在燚寒国,有一个难以逾越的生存规律:一天24小时,白天和黑夜各12个小时;除了王室成员,其他的所有人都按照白天、黑夜的出生分为诞昼族、诞夜族。正是这个由造物主划分的规律,才让诞昼族和诞夜族产生了不同的天然职能划分。

诞昼族,就是白天出生的人,他们必须在白天穿越时间界门到达温带去种植、养殖、还有从事商品交易,夜晚来临之前,他们必须带着劳动果实穿越时间界门回到燚寒国,如果时间晚了,他们将会遗失在猛兽出没的温带,而无法回到燚寒国。

最重要的是,诞昼族只有在夜晚及时回到燚寒国之后,身体里的消化系统才能被打开,这个时候,他们才会能进食和休息。

而诞夜族,就是夜晚出生的人,生物钟完全与诞昼族相反。他们在白天进食、休息,而当夜晚来临之时,除了老人、妇女、孩子,多数诞夜族的青壮年,必须到燚寒国城墙站岗守夜,以防那些凶险的异族、异兽攻击。

诞昼族日出而作、日落而归,从食物、衣布、木材、铁器,到战马、武器、铠甲等等……这个庞大的游动群体在温带荒原开拓出供养整个燚寒国的经济源。他们需要一支强大的军队进行安全守卫。而担当这个职责的,只能是诞昼族出生,逐渐成长起来的骑士。

诞昼族中,有一个永安侯府。冷征之所以能够封侯,因为他能征善战,曾带领军队为燚寒国的建立立下不朽功勋。冷征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冷烽、二儿子冷燃都从小就聪颖超群、武力过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冷征的二子冷燃不仅越长越帅气,而且逐渐成长为诞昼族数一数二的护卫骑士。

岁月如白马过隙,一切看起来很融洽、很和睦。在国王燚越的心里,天性使然的诞昼族和诞夜族各自遵循造物主的规律,按照职能分工,让这个国家井然有序。可是,燚越也许不知道的是,人性的贪婪,却在一步步吞噬这个让国家和睦融洽的规律。

在诞夜族,也有一个名门望族,他们就是被封国望侯的格云家庭。格云从一步普通的守城士,逐渐成长为守城士的一方将领。

格云性格暴躁,但作战十分勇猛,他在一次夜战中,被凶狠善于骑射的展蜥族射瞎了一支左眼;但也正是那场战斗,经过鏖战撕杀,守城士最终击退了展蜥族。只是那一战,守城士也伤亡惨重,2万守军,只剩下8千而归。

此役过后,格云成了英雄。为了记录他的功勋,燚越国人命人制作了一杆巨大的护国铜弓悬挂在守城墙的城南角。

格云有一长子和一小女儿,儿子叫格山,女儿叫格依嫣。他们的年龄与冷烽、冷燃相仿。在冷燃迅速成长为诞昼族骑士时,格山也通过自己的努力,逐渐成为武艺超群的守城士。

只是,在格山心底,他对诞夜族为什么只能夜守城墙,做着危险而寒冷的守城士非常不满。当年,他的父亲与展蜥族,格山只有10岁,可是他却看到了展蜥族的狰狞面目,还有父亲中箭的那具惨痛一幕。

很多次,格山站在寒风凛冽的城墙上,回想着父亲跟他说的那些与展蜥族作战的场景,内心就充满了恐惧和失落。

一天,格山和往常一样,在黑夜降临时,穿上冰冷厚重的守城士战甲,戴上自己的金角盔和战剑,登上护城墙。多年以来,格山虽然已经升为统领千余人的副将守城士,但他还是喜欢让大部队先出发,自己一个人特立独行在后面。

那天,燚寒国的天气出奇的冷,格山走在登墙的木梯上,清晰地听着战靴踩着覆雪的吱个声,护城墙的庑殿顶上,还能偶尔听到冰棱在加厚的咯咯声。就在格山快走到城墙顶时,突然“咣——嗖——”,有一支冷箭直飞格山的眉心。在那一刹那,格山敏捷一闪。这支冷箭没有击中他,结结实实地刺穿了旁边的号令鼓。

格山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诞昼族的孩童在护国铜弓上玩耍。他们用自己制作的竹棍当“箭”,想试试这个铜弓的威力,没想到铜弓轻易可动,还险着伤了格山。格山见此状,不由分说,上去就给了这两个诞昼族的孩童一人一巴掌。

熊孩子嘛,应该教训教训,可是格山出手太重,一个孩童被他打得晕了过去,另一个吓得哇哇大哭。这一闹,惊动了格山的部下,他们纷围过来。

大家等着格山指令,格山的脑中却又闪现父亲与展蜥族作战的场景,那支冰冷刺穿父亲一支眼睛的寒箭,仿佛在刺穿他的内心一样。当诞夜族的守城士们站在不畏寒风守卫安宁时,诞昼族的人却守着火炉,吃着烤羊,谈笑风生……各种感触交织,在那一刻,格山内心的愤懑达到了极点。

冲动是魔鬼,人往往在情绪冲昏头脑时而失去了应有的理智。格山下令把这两个诞昼族的孩童装在布袋里,支人把这两个孩童抬到了时间界门。时间界门由两位凤火祭司掌管,按照国律,在夜间是严禁有人出入时间界门的。

但时间界门的晚上守卫都是格山的诞夜族的人。格山通过守卫骗到的钥匙把时间界门打开了,并把这两个孩童重重地扔出了时间之门。时间之门的另一端,是凶险的温带丛林,此刻扔出去的孩童根本没有生还的希望。

漫长的黑夜过去了。燚寒国开始了新的一天。

冷燃带着他的骑士,护卫着庞大的诞昼族通过时间界门前往温带。除了失踪两个孩子的诞昼族那个普通人家,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征兆。

未知永远是可怕的,但比未知更可怕的是知道了本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冷燃还不熟悉的诞夜族守城士格山,在昨天的黑夜处罚两个孩童时,居然无意中发现了时间界门的惊天秘密:原来,时间界门旁的时间界殿里有个时间定针,在时间咒语的帮助下,能够改变燚寒国一天的时间长度,还能改变白天与黑夜的时间分配。

只是这种改变是不可逆转的,一旦改变,十年之后才有机会再次重启时间定针。

格山心里盘算着,如果改变时间定针,压缩黑夜的时间,拉长白天的时间,那么,诞昼族就可以长时间、不停地劳动、工作、劳动,诞昼族可能被榨干,而诞夜族却可以在白天喝酒吃肉、谈情说爱、聊天休憩……再也不用长时间地职守在城墙上,与冰冷的寒夜相伴了。

改变时间分配,这相当于改变了燚寒国的生存根基,这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危险举动,格山心里也很清楚严重的后果。可是,充满诱惑的前景,厌恶了夜复一夜的守城,让格山抛却了童年时长辈的警告:界门打开,生灵涂炭!

关于格山如何获得时间咒语,并找开时间界门、拨动时间定针的细节,我们下回分解。这里,剑客君先剧透两个细节:一个是,时间定针最终还是被恐怖地找开了;二是骑士冷燃最终找到了终止时间紊乱的办法:

在军中服役20年,并通过艰苦的战斗获得至少3枚冰原狼勋章,在被凤火祭司的帮助下,才能拯救被涂炭的生灵。

标题中的服役年限,在这里回答你了!

当然,这并不是我们的重点,重点是冷燃和格山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这中间,格山漂亮的妹妹格依嫣却起到了关键作用。更多精彩请关注三剑客微信公众号,我们下回分解。

|本文由三剑客微信公众号原创,作者:剑狐鲸鱼,转载务必注明来源,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