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第16年又涨工资了,军士长带着焦虑退伍

从戎军考

从军第16年又涨工资了,军士长带着焦虑退伍

从军第16年又涨工资了,军士长带着焦虑退伍

▲图片来自网络

四级军士长走了,却将优思留下

银杏又黄,驼铃又响,又到了老兵离营的时节。

16年,是一种怎样的概念呢?

16年,对于老李而言,是一段从稚嫩到成熟的旅程。16年前,老李还是小李,18岁,是一名老百姓;16年后的今天,老李已成老李,34岁,是一名老兵,不对,因为他即将做回老百姓。

16年,从军路上的风雨艰难不必多言,因为从列兵到军士长,本身就是一段传奇;

16年,军旅生涯的光辉荣耀无需赘述,因为4枚军功章上的光芒,就是一种证明。

16年!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留给了部队,挥洒于军营,在即将离开之际,老李却没有心情回忆往昔,而是讲述了自己对部队的无限忧思。

以下为老李亲述,剑心整理

1

有多少人把强军事业当成自己的事在干?

退役之前,工资上涨,在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谢。

说到工资,很多人的兴致就突然会高出很多,这实属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但是,若某些人整天想着涨工资、调职或者转业,那会一种怎么样的情况呢?
我依稀记得,每次涨工资的时候,工资条上会把每一笔钱写的特别详细,补多少钱,补几个月,一共补多少,都会列的清清楚楚。最后一般会加上一句“希望战友们继续为强军事业努力前行”之类的话语。

但是,事实上,却是很少有人把强军事业当做自己的事在干。在某些人的脑海里,调整工资才与自己有关,转业或调职才能让他们提起兴趣,否则就是熬过今日熬明天,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有的时候,甚至连钟都懒得撞了!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渴望强军梦可以早日实现,特别是中国军人,但是,却不是每个人愿意为之经受岁月的砥砺,为之付出艰辛的汗水。因为,在实现强军梦的征程上,实在太累,太难,耗时太长。这一点,从历史中就可以看出来。

强军梦的提出,触碰到了多少人内心的渴望,这是好几代军人的梦想。

从1927年建军之初,这支军队的军人就在为军队的生存、荣誉和强大而战,如今已经走过了89个风雨春秋。

南昌城楼的起义,汾水两岸的鏖战,三河坝的喋血,于都河畔的转移,吴起镇的会师,那时的军人是为了保存革命的火种而战斗。纵然后有追兵、前有围堵,即便敌众我寡、敌强我弱,也依旧内心笃定,战斗不息。

平型关大捷,百团大战,上甘岭战役,那时的军人是为了军队的荣誉和国家的存亡而战。纵然装备落后、后勤不足,即便天寒地冻、处境艰难,也未曾后退一步,丢土半寸。

后来呢?战争的硝烟逐渐远去,但是威胁和恐吓从未远离。从核讹诈到太空技术封堵,从战斗机的代差到航母的缺失,我们一直为外界所压制。

直至99年驻南联盟大使馆的一声爆炸,刺痛了我们最为敏感的神经;01年的81192再未返航,激起了我们内心深处的耻辱。

那句“中国造不出航母我死不瞑目”的嘱咐和誓言犹在回荡,我想那位老人一定看到了辽宁舰的劈波斩浪。

然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我们这一代的军人就是要走好“中国军队由大到强的长征”。

假如军官只想着调职和转业,士官总想着套改和退役,义务兵就想着舒坦和退伍,那么究竟谁去想改革和强军呢?

作为军人,特别是现役军人,每一个人都对军队的未来负有责任,也就应该为改革和强军尽自己的义务,贡献自己的力量。

此问题亟需解决,因为改革强军,事关重大,非少数几人之力可以达到预期目标。恰恰相反,它的实现,需要每一个人,每一茬官兵戮力同心,砥砺前行。

2。

克敌制胜?我们知己知彼吗?

兵法有云:“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但是,现在的部队,当代的军人,在“知己知彼”方面似乎都出现了一定的问题,而且问题还不小!

比如说,基层官兵对自己手中武器的性能有多少了解,对武器在不同战场环境下使用时的注意事项以及威力又清楚几分?

注意!这里的了解并非指死记硬背理论知识,而是指在战时,能否发挥出手中武器的最大效能?

反过来讲,我们对对手的武器有多少了解,两相比较,各自的优劣在于何处,又该如何扬长避短、克敌制胜呢?

这些都属于知己知彼的范畴吧!

举个例子,就说几乎所有军人都曾使用过的武器——步枪。对于步枪,你可能很清楚它的有效射程,枪管寿命,导气箍的选择等等。但平日里,你是不是只对100米的固定靶进行射击,如果是不定距离呢?80米?120米?200米?300米?这些距离,你还知道如何瞄准吗?还能指哪打哪吗?

不一定那么有底气了吧?这就是我说的不知己!

而这仅仅是一个极为细微的地方。
不能够知己知彼,如今在很多方面都显现了出来,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近几年的跨区机动演习。

近几年,实战化训练如火如荼地开展,制敌求胜的欲望愈发强烈。从朱日和的硝烟到山丹的炮火,从青铜峡的交锋到确山的较量,中国军队已经走过了3个年头的跨区机动对抗演习。

突破以往“红胜蓝败”的惯性认识,破除曾经“按部就班”的演习套路,中国军队的实战化对抗演习走出了一条令人耳目一新的道路。

每一支被抽中参演的“红军”都心存忐忑,因为内心深处对自身的实力没有底,我们姑且将之理解为“不知己”。

每一支走进演习场的“红军”都血性勇气有余,制敌招数却显得不足,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不知彼”。

在这样的既不知己也不知彼的对抗中,我们是不是可以对朱日和蓝军2014年的6胜1负、2015年的10战全胜稍微释怀呢?
然而释怀可以,但是我们不能释然啊!

释怀意味着可以理解这差强人意的战绩,知晓如此惨败的原因。

而不能释然则是我们不能认同这样的战绩,不能对这样的惨败无所谓,不能如某些指挥员在开赴朱日和之前说的那样“只求别败太惨”。

求胜尚且不一定能胜,更何况是只求别败的太惨呢?

军内举行的实战化对抗尚且不知己不知彼,那么我们未来所要面对的战争呢?
我们知道未来的对手是谁吗?我们知道对方的作战理论、作战方式吗?上至军种兵种,下至营连排班,我们把对手摸透了吗?

反观自己,我们把自己搞明白了吗?我们是否想过如何更好地发挥手中武器的最大效能而不是纠结于其中的各类不足?我们自己的作战编程又何时能够达到最为合理呢?

诸如此类的问题还有很多,问的越细,挖的越深,越接近于“知己知彼”,隔在我们和对手之间的那层迷雾将会越薄。

朱日和可以作证,一支敢战、能战、胜战的军队从来不是喊出来的,而是打出来的!

数千年的中华战争史可以作证,知己知彼需要用心、用力、甚至用血才能达到的!

回到跨区对抗演习上,红军欲要求胜,知己知彼是最基本的要求。

知己知彼,笔画不算复杂,但是想要书写完美,对于今日的中国军队,还有一段路要走,并且需要走心、用力!

最后这段写给老李

3。

老兵,感谢你的辛勤坚守,感激你的深重忧思

每一个忧思都直指时弊,每一个忧思都饱含深情。

你用16载的军旅诠释了坚守、奉献、担当的含义,你用一个士兵的辉煌讲述了士兵所能达到的高度。

一次次大项任务当中,总是少不了你忙碌的身影;一次次荣誉或事故面前,总能看到你推功揽过。

即便离开,你也如此与众不同,用一名军士长的积淀、思考和勇气,给我们指出问题,寄予希望,鼓舞力量。

老兵,感谢你的付出、坚守和担当。

老李,感激你的冷静思考和忧虑。

坚信你日后的路会更加辉煌,让我们在彼此的道路上继续努力,捷报频传。

原创 :剑心 一号哨位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