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二胎政策出来,为啥军人家庭难要二孩?

从戎军考

军人家庭要二孩?想说爱你不容易!

——某部官兵冷对全面二孩政策的调查与思考

军人二胎政策出来,为啥军人家庭难要二孩?

军医卢翀(左)和妻子曾晓燕幸福甜蜜的一家三口。(李唐 摄)

【调查背景】

2015年12月27日下午,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全面二孩将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12月30日,全军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办公室积极跟进,下发《关于认真做好<军队计划生育条例>修改前生育登记(审批)衔接工作的电话通知》至基层各单位,明确全面二孩政策落实到军营。

然而,政策出台数月后,某部300余名符合条件的官兵,仅有4人就生育二孩到计生办进行了备案。对50名军人(男)和50名军嫂的调查显示,军人(男)明确考虑生育二孩的仅有5人,占10%。军嫂的意愿更低,明确考虑生育二孩的仅有3人,占6%。

这是一个令人心情沉重的数据。为解开谜底,干事采取问卷调查、当面座谈、微信交流……追寻背后的答案。

01.拒绝二孩:养不起和没人带是主因

这天,某自动化站助理工程师老J眉头紧锁走进了计生办。一周前,妻子到医院检查证实了怀孕。接下来,两个人就陷入了无休止的纠结、讨论和争执之中。

一开始,是妻子主张不要:为了去年的新房,欠下朋友30多万的债务;儿子刚上小学,补课费、兴趣班、生活费等,正是花钱的时候;自己在私企上班,休产假就意味着家里又少了一份工资……想到生活品质的急剧下降,她丝毫没有再次成为母亲的喜悦。

老J则拼命劝说妻子:困难都是暂时的。咱俩都是独生子女,小时候的孤独都深有体会。这几年,我连续工资上涨。习主席还一直强调要提高军人待遇。再想想去年我爸慢性肾炎、你妈胃出血住院,两个人两头跑都累得要死。难道我们老了后也成为儿子的负担吗?我俩都快40岁了,错过这次将来后悔都没得弥补的机会……

一周后,也许是老J的思想教育工作收到了成效,也许是女性生来的母爱占据了上风,妻子翻开了儿子初生时的各种照片,边端详边开始各种幸福的憧憬。

老J自己却退缩了:“裁军30万”的声音犹在耳畔,自己作为一名军龄满20年的初职技术干部,退役时间已搁上日程表。离开熟悉的军营,下一份工作能否有稳定的保障、体面的收入?马上要出去随部队驻训小半年,父母远在湖南老家,岳父母身体都不好,接下来谁照顾已是高龄产妇的妻子和儿子?宝宝出生后,身在基层部队的自己能顾家的时间很少,妻子哪怕辞职也难以同时照顾两个孩子……

军人二胎-“二孩”调查结果柱状图

“二孩”调查结果柱状图

“想,但是不敢。”老J的话,戳到了众多军人家庭面对二孩政策时心中的痛点。专管计生的干部S姐告诉记者,二孩政策刚施行就有不少官兵前来咨询,但在与家属、家人沟通后基本打消了念头。问及原因,最主要的就是养不起和没人带。

“对我们这样远离市区的作战部队,生二孩真的是一种奢侈的梦想!”S姐表示:尽管近年来国家一直致力于改善军人福利,但被动和滞后的政策调整很难跟上时代变化的步伐。与地方百姓一样,工资增长跑不过房价物价,公寓房建设跟不上改革步伐,夫妻聚少离多、子女无人照看等问题,都制约着二孩政策在军营开花结果。

某营职干部老L育有一对龙凤胎,在别人看来都是羡慕,但只有他和妻子知道背后的艰难。眼看着帮忙照顾儿女的老人累病,为了孩子的成长中拥有父亲的陪伴,本是单位骨干的妻子毅然辞去了工作带着儿女随军。现在,老L一家6口人蜗居在两室的公寓房,全靠他一个人的工资供养,日子的拮据可想而知。

“这两年父母身体还健康,孩子也都没上学,还可以维持……再往后几年,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真不知道怎么过。”说道自己的顾虑,老L七尺高的汉子也犯了难。而对众多好不容易拿到一把一室房钥匙的连职干部来说,要二孩就更加是奢望了。

02.怎样才敢要二孩?

军嫂亟盼权益得到关心保护

“谁不想家中热热闹闹?谁不盼儿女绕膝成行?”某营主官老F的家属“星星”,为了照顾双胞胎女儿辞去工作当“全职妈妈”已6年。在她看来,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军营遇冷,折射的是当前军人这个特殊职业缺乏特殊关怀、军嫂这个特殊群体缺乏特殊保护。

记者走访了20余名基层官兵家属,她们的诉求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继续提高军人工资待遇。

家属“糖豆多”,在宁夏老家有房、有车、有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为了儿子不当“单亲留守儿童”,两年前她辞职来到老公偏僻的驻地,过上了早晨送儿上学忙、晚来洗手作羹汤的主妇生活。

事实就是,虽然近年军人工资“几连涨”,但如果你认识到一名军人的工资收入(这个特殊的职业不允许兼职,并且繁重的工作、突发的任务和缺乏自由的时间,也杜绝了你兼职的可能)几乎就是家庭的唯一收入来源这个客观事实,再承认军人也是血肉之躯也吃五谷杂粮,他们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面临着房贷、养老、育儿等各种压力,你就能体会到二孩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多么沉重的话题。

无论是约1000元的随军补助(某单位是部队600余元加驻地400余元),还是工资收入中每月300元的异地分居费(很多人连回家的交通费都不够)、150元的保育费(“奶爸”不能不说一句:远远不够奶粉钱啊)等补贴,在物价指数不断上涨的今天,明显名不副实。

延长军人军属婚育假期。

“因为老公假期不够,生女儿时提前两周剖腹,满月还差五天人就走了……”孩子已经快上小学了,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军嫂说起生头胎时的苦涩,仍是无法释怀。

据报载,为与新计生法相适应,推进“全面两孩”政策落地,多个省份已修改了本地区的计生条例,其中山西婚假最长为30天,北京女职工产假最多可达7个月,广西、宁夏的陪产假最长达到25天。而部队当前普遍实行的是婚假10天(婚假3天+晚婚假7天)、陪产假30天。考虑到基层部队多数军人家庭夫妻分居两地,这短短的假期显然远远不够。

能否以法律形式延长“军嫂”这一特殊群体的产假和男军人的陪产假,而不是让产后体弱的军嫂很快单独承担上顾老、下带小、家与单位两头跑?

切实保护婚育军嫂权益。

雨,淅沥沥打着窗。望着蹲在地上玩耍的儿子孤独的眼神,再生一个给儿子做伴的念头又一次涌上家属“哈心福”的脑海。可一想到怀孕就意味着脱离当前的工作,当年四处求职碰壁的记忆又涌上心头。她的老公Z是一名连队主官,哪怕营区与家属区就隔着一条马路,一周能回家的次数也屈指可数。生二孩就意味着家里少了一份收入也罢了,她更舍不得刚有起色的事业和心中的梦想。

虽然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不得辞退怀孕女职工,但事实是对部分在私企工作的军嫂来说,休产假就意味着没有工资,甚至连五险一金都只能靠老公帮忙继续缴纳。曾在外企工作的军嫂“木兰”建议:抓紧出台《军人军属权益保护法》,对军嫂生育期间的权益特别是经济利益予以特殊关心和保障。

“像我之前所在的外企,普通女性痛经假、病假都可以全休在家拿全额工资,小孩生病时公司派车帮忙送医院检查,哺乳妇女可以提前下班……我们应该借鉴这些文化。”

03.如何提高军营二孩意愿?

部队可以开展“暖心工程”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在与官兵和家属的交流中,笔者发现,他们生育二孩的“后顾之忧”,某些其实属于“人为”。只需要部队各级机关和领导创新观念、转变作风、拿出为基层服务的真心热心,就能减轻他们的顾虑。

比如,帮“爸爸”回归家庭。

军人是要打仗的!嫁给军人,就意味着承担家庭更多的责任。军嫂们对于这些,都有充足的思想和心理准备。

但她们不能理解的是:明明并没有急难险重任务,基层带兵的,为什么就忙到一周都回不来一两次家?机关任职的,为什么每天都加班到深夜两三点?

她们没奢望老公像地方某些单位一样,周五下午就能回家陪伴妻儿。但事实是,常态化的“5加2”“白加黑”,让双休日能一家团聚逛个公园都成了梦想。
好不容易盼来个法定节假日,除了战备,某些单位领导一句话:训练。7天假就成了3天,3天假就成了1天。

而对于分居的军嫂们来说,她们的要求更简单:老公的年假能分两次休吗?不要再一年“守寡”11个月。

比如,让“妈妈”感受温暖。

3月初,S姐在家属微信群发布通知:驻地XX会计学校愿意给军嫂提供免费培训机会,培训完自愿报名参加考试,合格者颁发相关证书。

她没想到,迅速接到了20余人咨询和报名。除了家里确实有困难、时间上错不开的,家属们迸发出高昂的学习热情。

“长期在家带孩子,脱离了社会。现在想再就业,都不知道求职简历上能写什么。”家属“哆来咪”的话,让很多军嫂感同身受。她们亟盼部队能多提供这样的免费技能培训机会。

比如,给“孩子”多些关爱。

“家属区能修个滑滑梯么?孩子们可喜欢那个呢!”
听到干事不断征求意见,家属“spring”小心翼翼地提道:“上次去机关大院体检人家就有……”语气让人莫名地心酸心疼。

军嫂们亟盼,部队家属区能参考某些先进社区,普及托儿所,聘请受过专业培训的职工和志愿者,帮助照顾照看生活尚不能自理的幼儿;建立儿童图书馆,让远离市区的孩子,放学回来能有阅读、学习的场所;修建跷跷板、滑滑梯等儿童娱乐设施,让孩子们的童年除了子弹壳和军号,多一份缤纷的色彩。

比如,送家庭一份温暖。

“我都快把房顶也打成柜子了,我家只要是墙的地方都是柜子。”家属“teresa丹”直言道。

当前部队的公寓房都建在“计划生育”的年代。二孩政策放开后,如何吸引军官长期服役?显然,新建一批宽敞明亮的公寓房已成当务之急。

“部队每年都要出去驻训几个月。”家属“泰山妹”提出:“老公在外驻训、上学、出差时,部队能否开通电话热线?比如遇到半夜小孩生病这种突发情况,部队派车帮忙送到医院?或者军医上门就诊?”

尾声:职业化改革距我们还有多久?

去年夏,该部青年军官小Q奉命赴东欧参加一场与白俄罗斯军队的联合训练和演习。第一天晚上就开了眼:

白军参演分队指挥员、营长谢尔盖穿着军装、拎着公文包从点完名的部队旁路过。他冲中方干部们微笑挥手:“大家休息好,我先回去了。晚安!”然后转身就走了。这个举动,瞬间惊呆了中方集训的官兵。

“白军实行的就是军官职业化制度。干部每天晚上9点就下班了,平时的训练和管理都是士官长负责,晚上最多留一名值班的连长即可。”

小Q和战友们期盼,即将到来的军官职业化改革,能让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梦照进现实。那一天,基层的军官们,能真正自由选择“二孩”。

PS:

据报道,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将于本月29日至9月3日在北京举行。朋友,这一次,请您帮忙转发一次。或许,能让哪位委员看到,在提交议案时加上几句话。
代表所有基层官兵、军嫂和军娃,感谢你们!

【版权声明】来源:军旗猎猎,作者:第一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