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就是你开始抗拒,慢慢习惯,最后离不开

一、气氛?有一些!但不多。

每年这个时候都是军转干部回来算账的时节。天寒地冻,北风呜咽,给依依惜别平添许多慷慨悲凉的气氛,让人忍不住想要高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不知道为什么,给他们回部队算账到去地方报到办手续的时间总是很紧,有些人想请吃顿散伙饭都轮不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今年自主的H老哥开玩笑说,可能是为了大家身体考虑,让他们少喝几顿酒。而事实上,在禁酒令的高压之下,往往是走的人喝点酒,送行的人以茶代酒,内心再激动,现实还是得面对,如此一来气氛上不去,酒也下不多,全然没有前些年的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豪迈。

不过这个时候能坐在一起的也算是大浪淘沙后的知心人儿,一般情况下都是由走的人来沙场点兵,想要叫哪些人。已经离开部队了,就不用再去顾忌什么或者讨好哪个,把自己觉得不错的、能交的人聚在一起。

大家聊聊在部队的往事,转业、复员的人们再说说回去后的触动感想,大家一起为他们祝福宏图大展,温暖又贴心。送了这么多年老转,有一个规律性的发现:回去的人再回来,他们的气色和精神状态后会好很多。

二、感动?有一瞬间!一辈子难忘记。

许多年前,国家说可依托地方高校给军队培养人才。部队像公司一样到各大高校去招人,现在送走的以及还在的很多都是这样来到军营的。

还记得干部部门的帅哥干事和我一起去院办签协议,院办领导一遍遍跟我核实,你确定要签吗?要不你再考虑考虑?你有没有看过今天的老黄历适不适合签约?据说他很了解部队,也去过我要去的那个地方。

我不喜欢选择,还很怕麻烦,既来之则安之,死活签了吧。问干事签几年,他掰着指头算,正连两年、副营三年、正营三年……你就写个8年吧。听上去着实有点儿戏的感觉。

就这样,我签约了8年,可是至今已服役16年……

我们都是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离一个合格的军人还差的远,必须要经过集训实现两个转变。就这样坐了汽车坐火车,下了火车又上大篷车,一路来到湖北广水接受再教育,真正体验到军营的感觉,也结识了许多和我一样的战友。

带兵班长阿W一顿饭吃五个白面馒头,军事素质杠杠滴,对现在整天背着电台到处跑的岗位非常不喜欢,总向往着能到作战连队去。他说这叫“虽死犹荣”。无论训练还是劳动,他都带头干,对我们要求也很严。

一个晚上熄灯后,他在门外很严厉地叫我的名字,我穿了衣服慢吞吞地跟着他出去,脑中快闪着白天的一切,分析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搞到要被罚跑五公里。

来到操场上,他从一个废弃水泥洞子下面拿出一暖品开水,两桶方便面,袋装鸡腿卤鸡蛋啥的,末了还摸出两瓶啤酒用牙咬开,那天是我生日,他竟还记得。

皎洁月光下,我们喝酒聊天吃长寿面。这让我第一次对战友情深有了很深触动。

三、战友?有一些!兄弟情深、难舍难分!

爆裂飞哥是个大块头,头发直立、脑有反骨,最是不畏强权。当时连里指导员是个年轻小伙子,据说背景很深,经常在队列前面用各种脏话讲评我们的表现。

一次,在他讲评的时候,飞哥在队列里动了一下,那指导员就开始问候飞哥母亲,飞哥直接跟他对骂起来,要不是大家拉开,两个可能要进行一场生死决斗。事后,我们虽然都在党小组会上说飞哥的不对,心里却是默默为他叫好的。

连长明哥个头不高,看上去有些羸弱,完全不像军事主官,但听说他可是拿过比武前几名的。他和老婆两地分居,我们集训期间嫂子带着孩子来了一次队,孩子两岁左右的样子,第一天就在他脸上抓了好几条伤疤。

每天晚饭后,明哥都会和老婆带着孩子在营区里散步,很温馨美满的感觉。家属来队时间已满,明哥送娘俩走的时候,孩子哇哇大哭,嫂子也在掉泪,明哥眼圈也红红的,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两地分居这么无奈和残忍。

温柔买哥干什么都很轻柔、很温吞,他来报到就晚了一个星期,在队列中总是踩不到一二一上,集训结束时的阅兵都没有参加。我和买哥很巧的分到一组站岗,第一次在机关楼站岗的时候买哥就给我讲他的故事,大学时候就在外面接了编程的活,一月能挣不少钱,毕业后本来几个同学要一起搞个公司,但是在家人的劝说和自己性格因素作用下签了部队,现在连电脑都不让用,他的技术看来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机关楼道里面有一部IC卡电话机,再一次站岗的时候我守着,他偷偷跑去给女朋友打电话,得到却是分手的消息。是的,那天我劝他:很多女生很难承受两地分居的。

一次我们在营区站岗,听到厕所那边有声响,跑过去一看一对夫妇正在偷粪。连队也有菜地,粪是有限的,他们把粪拉走了,就意味着菜地无肥可施,之前连长也专门强调过站岗的人要看好粪。
那对夫妻惊恐地望着我们,让我们不要叫人,买哥问我怎么办?我说你说怎么办?买个说还是你说吧!两个重度选择困难症患者就这样你推我让,最后我说让他们走吧,都不容易。买哥拼命点头,这也正是他想说的,只是他先说不出口。

集训结束后,大家分道扬镳,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仍在部队还是已经离开。

四、离开?要命的是自己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

有一次,我和一个年轻干部散步,他望着夕阳和路上稀稀落落的人悠悠地说:我决计不会像你们,即便发挥不了所长、也不算多热爱还在这里呆那么长时间,我会下定决心走的。到如今,他也还在这里,走着许多人重复走过的路。

刚开始觉得很不适应,认为自己还有能力有激情在外面做一番事业,哪怕净身投入尘世也能沿着梦想的道路康庄前行。可是不让你走,而你的性格又不是杀伐决断类型,能为了认定的目标不顾任何人感受,杀出一条血路,在别人的劝说、家人的羁绊以及自己的宽慰下就这样挨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你又觉得不能这样浪费光阴,责任感还让你整天加班加点工作。

年岁大了,家人催、组织关怀、别人介绍、荷尔蒙撞击,你找了个老婆,经历爱情的甜蜜和婚姻家庭的温暖,或两地分居或随军,无论哪种情形都有了更重的责任在肩。

很快有了孩子,这是你的心头肉,你不想让他受一点委屈,要给他安全可靠的成长环境。或许这时双方的父母已病态渐现,身体上小毛病不断,或一住院就花去你大半年的工资。家庭已承受不起任何动荡。

更要命的是自己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出去还能适应吗?

能做什么?在那么凶险诡异的世间你能干得过别人吗?for语句怎么写已经不记得了,薛定谔的猫是只什么样的猫也想不起来,写篇能让年轻人喜欢的文章都费劲的要死,拉格朗日函数也不会推了,况且年轻人比你干得更好。

你开始害怕出去了,心里想这辈子这么过去也没什么吧,那么多人都这样。咱们开始憧憬退休后的生活,孩子也送出去了,父母大都驾鹤西去,再去自己曾经想去的地方,吃自己曾经想吃的东西。
正如《肖申克的救赎》中瑞德说的:体制化是这样一种东西,开始你抗拒它,慢慢习惯它,后来离不开它。

五、自主?转业?我听从内心的选择!

自主的T老哥说,刚开始很害怕,这种完全的自由应该怎么消受。这么多年一直都有组织的关怀,突然就是个自由人了,凡事都要靠自己,总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一段时间以后也便习惯了,开始会享受这种自由,虽然凡事都要自己去考虑和操心,但一切都是在为自己而做,在照着自己的想法前行。那种感觉真的很棒。

转业的M老哥说,千万不要放弃你的行政职务,做个党的人,还是安全保险。虽然从严治党好多年,相信也会继续下去,但根子上中国还是人情社会,在体制内、认识人什么事都能好办一些。而且地方上不会像在部队那样天天加班,下班就是下班了,生活总算是有些质量了。业余时间很多,只要你想,还是能做自己的事情。那种感觉真的很棒。

其实,这说明无论哪条路都可以走得通、过得好。地球诞生50亿年,人类诞生400万年,从人类诞生到现在一共有790亿人在地球上活过或者仍旧活着,《三体》中一个冷冻醒来就是几百年后,无论我们能力再强,觉得自己再牛逼,终究还是沧海一粟。

我们所经历的已有千万人走过,我们所幸福的已有千万人享用,我们所恐惧的已有千万人克服。无论过了怎样的一生,结束了也便结束了。不用觉得对不起自己或对不住别人。
所以跟着自己的心走吧,自主、转业或是留下皆是自己的抉择。

★本文由三剑客微信公众号原创;作者:韩有财,16年的老兵,喜读书,爱写字,《好玩的书》作者。作者有个公众号:韩有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