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献唱《好久不见》,对部队机关蹲点工作有何启示?

日期,在阿里巴巴主办的云栖大会音乐节上,马云惊喜登台,献唱了黄家驹的《海阔天空》和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完了还不忘自嘲:“唱得不好,不能退票哈!”尽管被网友戏言“难为了伴奏”,仍然引得一片好评。

无独有偶,王健林在万达年会上也曾献唱崔健的《假行僧》、张宇的《单恋一枝花》。互联网大佬们,在公司年会往往会放下架子,陪员工一起“玩”。

看着现场员工们发自真心的笑声、呼声和掌声,干事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又是年终蹲点时,我们的机关领导干部,

你的“五同”做得比马云强吗?

马云献唱《好久不见》,对部队机关蹲点工作有何启示?

早在1958年,毛主席曾发出号召:将军要下连当兵。并很快得到全军干部响应,从此形成了我军的“与兵五同”制度,即同吃、同睡、同劳动(操练)、同学习、同娱乐。

眼看着又到了年终工作总结的时间,按惯例,基层又将在年终工作总结期间,迎来各级机关领导干部的蹲点、调研或者说“下连当兵”。

但事实上,“当兵”期间,真正做到“五同”的,其中有多少呢?

有多少领导干部坚持睡在班排睡在战士的床上的?还是以机关工作忙为由,从来没有住过一晚的?

有多少领导干部是跟班里的战士围着一张桌子吃大锅饭自助餐?

有多少领导干部从来没上过训练场,连汗都没出过? 就算去了,也是叉着腰在旁边谈笑风生?

有多少领导干部在全连教育课等着主官来请,而后还以工作忙、赶材料为名不参加?

有多少领导干部只顾着玩电脑、玩手机,从来没想过和战士玩一玩、聊一聊?

你真的把自己当做一名下连的列兵了吗?

噢,有人提醒干事:我们单位1号和3号喜欢打篮球,2号喜欢打“双升”,4号喜欢玩“够级”,5号喜欢下象棋……他们下连哪次不是跟基层官兵玩在一块儿?

可是,那为什么我们发明了一个特有的名词叫做“政治球”“政治牌”呢?

首长的球技那么好吗?每个球都要传给首长来投?首长的牌技那么高超吗?永远是胜利的一方?首长的棋艺那么高深吗?总是找不到对手?……

是我们的基层官兵,太把首长当首长,战战兢兢汗不敢出?还是我们的领导干部,习惯了高高在上,忘却了自己“下连当兵”的初心?

举个例子,下连第一餐,连队让开了小灶,如果首长口里说“不要不要”,在主官的谦让下来个“下不为例”,那么,恐怕就会下餐就会“照例继续”。

相反,假如首长您直接将小炒的菜都亲自端到战士的桌上,分到战士的碗里,自己端着饭碗和一身臭汗的战士们围在一张桌上吃饭,那全连上下,是不是立马感觉到,连队真来了个“新兵”,而不是来了位“首长”?

马云作为“BAT”的三大巨头之一,没觉得和普通员工一起唱唱笑笑掉了份儿,可我们的领导干部,有几位在单位的晚会上,将自己当做普通团队的一员,上台表演过节目呢?

马云敢当着阿里巴巴广大员工的面自嘲“唱得不好,不能退票哈!”

我们的领导干部,何时也能在“当兵”时真正“当兵”?无论吃、住、练、玩……都将自己当做战士的普通兵战友,而不是有距离的首长呢?

投篮被盖帽不丢人

打牌被关不丢人

棋盘上被杀得丢盔弃甲也不丢人

唱歌跑调走音也不丢人……

因为,您是首长啊,研究的是指挥作战、考虑的是部队建设大局。

往远了说,有宋徽宗赵佶,他自创一种书法字体被后人称之为“瘦金体”,他热爱画花鸟画自成“院体”。是古代少有的艺术天才与全才。最后却落得个被俘被辱的“靖康之耻”,被后世评为“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耳”,那才丢人!

眼看着,又是部队老兵退伍季,又是年终工作总结时。

可不可以?领导干部效仿下马云,在即将举行的单位退伍老兵晚会上高歌一曲,拉近下与官兵的距离?

可不可以?下连的领导干部,拒绝连队准备的副职(副连长、副指导员)房间,拒绝连队准备的喝水杯,拒绝连队点名后“请XX领导讲几句”的谦恭,真正打上被包入住班排,真正把自己当做一名普通战士,去感受下基层的冷暖?

可不可以?下连的领导干部,真换上列兵军衔,上交手机,远离机关公文,去端端战士的碗、睡睡战士的床、闻闻兵舍里的臭脚丫子味,找找一名军人的初心?
……

你们觉得难吗?你们单位的蹲点是个什么情况?

来源:第一干事 军旗猎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