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哥哥,部队那么好,你为啥不开心?

1

又到年终岁尾。

“排长,营里催着交总结了。”排里班长老赵给排长小赵打来电话。

本来就在为通宵达旦“憋”稿子而犯愁,如此一来,小赵内心便更纠结了。

排总结?本来是总结一年来排里工作得失,给来年定个规划。例行工作,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

然而,想来也是可笑。2016年,小赵好像没几天待在连队。上半年3月份休了个假,下半年就开始了漫漫的帮工生活,先是在A处,后又到了B处。排里几个人都快搞不清楚了。

排总结?怎么写?

2

“阿翟立功了,赶紧让他请吃饭。”惆怅间,老孙又兴冲冲打来电话。

要说这仨人,那可以说是无话不说的好同学、好同事、好朋友。三个人在大学的时候就是一个队,现在又在一个营。

老孙属于那种能力素质极强的,尤其是基层部队最需要的两件宝:管理能力和体能素质。因此,从大一起他就开始当骨干,副班长,班长,区队长,一直到毕业。

阿翟属于那种默默奉献的,虽然没有老孙那样风风火火的性格,可是干活标准绝对是没得说。上学那会,基本是哪里有公差,哪里就有他,也是队干的得力帮手。

小赵呢,好像是延续了高中的作风,学习至上,其他的都靠边站。于是,首位表彰有他,各类学科竞赛拿奖的有他,当然,队里年终总结也少不了小赵的名字。

可想而知,这样的三个人在部队,命运也在悄然间发生着改变。

老孙,在各类比武考核中屡获名次,带的排也是风生水起,毕业第二年便立了个三等功,年底又调了副连长。

阿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和战士打成一片。虽然没有特别出类拔萃的成绩,但老天也从来不会亏待老实人,今年,三等功终于给了他。

而小赵,从毕业以后就开始写新闻、写材料,从连队写到营里,最后写到了机关。

当然,只是帮工。

3

隔天,指导员打电话过来,问小赵对年底评功评奖有没有什么想法。

今年,“先进排”给了小赵的排。本来应该高兴,可是,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班长能力强,排里兄弟给力。而自己,充其量只够为人家鼓鼓掌、喝喝彩。

至于个人的表彰,小赵是一个都没捞到。

要说不在乎,那是假的。有句话怎么讲,人活脸,树活皮。军人更是视荣誉为生命。况且,这也是对自己一年工作表现的一个总结。

可是,回头想想,一年来,自己没有为连队出过几分力,排里建设就更不要说,全是几个班长在撑着。凭什么要把这有限的表彰给你呢?

可话又说过来,这一年来,自己加班加点,就没睡过几个安稳觉。开始是给营里写各种材料,后来又到机关熬得两眼通红。年纪轻轻,硬是搞出个腰间盘突出。这又怎么算呢?

小赵在反思。究竟自己哪里不对呢?

4

要说小赵,在别人看来真的是顺风顺水。

从毕业起,就开始了自己的漫漫写作之路。从开始的各级政工网,到后来的军区报、解放军报,再后来转行新媒体,直到现在成为单位公众号编辑,一路走来,也算是表现不俗。

于是,毕业第二年下半年便被机关借调,开始了机关生活。

要说这机关生活,可真的是让小赵开了眼。以前在连队,看惯了参谋干事一个个趾高气扬,就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到机关,威风一把。

然而真到机关,一切却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加班加点,甚至通宵达旦,为了写个材料,真的是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久而久之,一个个都成了近视眼、鼠标手、老驼背。最要命的是,挨批更是家常便饭。

还好,小赵只是个帮工的,大项工作也不会交给他。他也只是写写材料,打打下手。
就这样,几个月的帮工生活,小赵瘦了十几斤。

5

那年底,上级直属单位需要调小赵这个专业的排长过去,而那恰恰是老孙和阿翟所在的单位。
“你想好了吗?现在在机关,肯定比过去当排长有发展。而且你现在要面临调职,过去就没机会了。”干部干事劝小赵留下。

小赵也是那种一根筋的人,认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面试,考核,再加上三个月的试用期,小赵和两位老同学再次相聚。

后来的生活,大家就都知道了。

6

手机猛地震动了一下。小赵打开微信:“赵老师,你现在混得不错啊,刚发过去的稿子帮忙指导指导。”

丫的,又调侃我……

- END -

来源:一号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