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退伍季,迷彩方阵身后的队伍

那天在听着手机里随机播放的音乐翻书的时候,脑海里竟莫名地好像想起了爸妈,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音乐的名字叫做“Awlays with me”,更让我坚定了果然是在想念远在故乡的二老。

又是一年退伍季,而这却是我即将踏入军营的第六个年头了,每年放假回家都会觉得父母在一年年老去,作为儿女的陪伴爸妈的时间太少。

我还记得六年前他们在武装部送我离开的场景。我和几个女生一起,穿着没有衔的荒漠迷彩,胸前挂着大红花,手上提着迷彩袋子,列着现在想来并不整齐的队伍上了车,果然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我就要成为一名军人了,虽然我知道即将要去的那个地方在祖国的西北大漠深处——新疆马兰,但我依旧很是兴奋。我记得当时自己坐在大巴的最后一排,一回头隔着玻璃窗户向车身后的同学爸妈以及不认识的家长们一起挥着手,那个时候不懂离愁,只有就快实现当兵梦的兴奋。

直到汽车开动,车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姑娘们的啜泣声,车在大院内开得很慢,后面的家长就一路跟随着汽车,不知是天气太冷还是走得有些热,我看着人群中的爸妈,不断地呼出哈气,默默地望着我,张开口好像要说什么似的,但又闭上了嘴巴,只是一个劲儿不断的挥手,我这才突然有了即将远去,舍不得分离的地感觉。

时光果然是个很神奇的东西,看似今天与昨天并没有很大不同,但日积月累,二十五年下来,爸妈怀里那个肉嘟嘟的我成长为了高高壮壮的大人了。这二十五年,他们见证了我的哭闹,调皮,叛逆当然也有成长。有时候我在想,当爸妈看着我时,会不会在某个时刻眼前浮现出我小时候一点一滴的画面呢?

我记得老妈曾经这样告诉我,在我当兵第一年的那个春节,家里一下显得冷清了很多,老爸把家里柜子里多年没动的老相册翻了出来,拿出照片一张张跟老妈一起回忆着照片背后的故事,有我小时候张着小嘴睡觉样子,有吃蛋糕满脸奶油的样子,还有我慢慢上小学,中学的样子。不知怎地,老妈说爸笑着笑着竟然抹了把眼睛,“时间过得真是快,跟变戏法一样,那么小的样子好像就在眼巴前儿,这会都走到那么远当兵去了。”

听着妈跟我讲的这些,自己竟然鼻子一酸,流下泪来。我问妈:“您舍得我走那么远吗?”妈说:“舍不得,在身边呆了二十年哪舍得让你就一个人去新疆呢,但你这是去当兵,出息了,要是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会把你送去入伍,你是在为国家干事,家里不需要操心。妈一辈子没为国家做点啥,我家孩子去当兵,我也觉得脸上有光!”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起这些,我的眼睛就情不自禁红了。妈觉得这辈子最光荣的事就是送我去当兵,虽然会和爸在家里不住地回忆与想念,有时候也会念叨着:“新疆离家远,苦了孩子了。我也愿意你能天天在我们身边,但我更愿意你能为更多人做些事,人活着要有意义,一想到我家孩子为祖国活着,我都觉得光荣。孩子,在部队好好干!”

如今我很是感激与敬重我的父母,他们就这样朴实的想法,却让我觉得他们的形象一下高大了很多。万家灯火中,虽然自己不能在家中陪伴,但远方的那些灯盏里有我站岗守护的身影。远在边疆的我也会想,我守护的这些灯盏里,一定也有像我爸妈一样,将自己孩子送礼当兵的父母;而家里的那些灯光下,一定也有人像远在他乡的我一样,替我日夜站岗守护着我的家。

想来,我们这支迷彩方阵身后,有一个更加壮大的集体,是这些军人父母亲人站成的队伍,他们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祖国的大江南北,离开自己的家,去守护更多的家!

国防科大9-3-1-13

作者:王思敏;本内容系作者授权“军校学员”发布